網頁連結:台灣人確定是閩客化的平埔族(閩客人是漢化的百越族)
附在這網頁末:解開台灣人祖籍之謎的幾把鑰匙

心身作用的原理及關於靈的一些思考 1995

Y.D. Tsai of NCKU

ABSTRACT

•建議用「目錄在左」的雙視窗閱讀

•關閉目錄視窗

本文分二部份共七節:

第一部份: 意識狀態、幻覺與心身作用–
一個關於夢、經絡及其它相關現象的理論
Part I: A Psychosomatic Theory of Dreams

(1)我提出一個極其簡單的腦工作模型,解構所謂通靈經驗,包括見到或聽到鬼神、靈魂出竅、鬼神附身…,並進而以此模型解釋催眠、多重人格、氣功、見到飛碟…等等很多原本看似難以理解的現象,它們都是由夢所衍生出的意識異常狀態。(2)提出人作夢(rapid eye movement, REM)的目的、氣功治病的機制、禪定、假懷孕等心身作用及中醫針灸、把脈的原理。(3)討論有限度、有神經基礎的超感知覺從本文的模型來看是合理、可能的。

第二部份: 關於靈的一些思考
Part II: Some Thoughts on the Existence of Soul

(4)討論通靈、算命應是不可能的,純意志的力量應是不存在的。(5)討論靈魂概念的荒謬性,並從哲學認識論的觀點解釋它是不必要的。人會要求靈魂的存在乃是源於理性邏輯的超限使用所引起的〝超(於經)驗(的)錯覺〞(transcendental illusion,或先驗錯覺)。(6)從量子物理討論自由意志的存在並不要求〝靈〞的存在。(7)最後討論〝宇宙中心感〞、〝唯一感〞等乃是人腦中一個程式〝我〞的內部概念(而無外在客觀的証明),這些概念是人類一直相信有靈魂在生前死後存在的最根本原因。
超驗錯覺、通靈經驗(有些可能含有些許超感知覺)及對自然現象的不了解(物理的、生理的、統計的)共同促成了各式各樣、各說各話的宗教。




第一部份(Part I):意識狀態、幻覺與心身作用–
一個關於夢、經絡及其它相關現象的理論

理論摘要:

  目前學界流行的一個看法是:夢是腦在作資訊處理時所釋出的一些神經衝動造成的,故與人的慾望無甚大關係。至今尚無實驗證明或否定這看法,但我提出一個非常直覺而簡單的理論,它不僅說明夢確實是由幻想產生的,還可解釋許多流行的夢理論無法觸及的不尋常現象。

  本文的假說主要有三(互相獨立):
(1)剝離假說–人腦內有一個遍佈全意識腦的程式〝我〞,它統合、協調各類意識活動(意念、幻想、感覺、運動、思考判斷…等等),並監督記憶儲存(非提取)。許多怪異的精神現象(意識狀態),包括催眠、多重人格、及一些經常被歸於鬼神的,其實是起因於某些意識活動的與〝我〞分離(〝精神剝離〞,例意念剝離、感覺或運動剝離…等等)。而從一些現象判斷,情緒性的意念(甚至幻想)可能有兩個以上。
(2)模擬假說–自主神經除接受來自感覺神經的真實訊號外,也接受來自〝感覺幻想〞的模擬訊號(根源於感覺記憶),但其接受管道只在幻想剝離時接通。幻想訊號被接收之前有〝感覺回饋〞,造成作夢、通靈、幽浮、氣功等等幻覺。回饋有引導、增強或穩定幻想的作用,也能引起與真實情況類似的情緒反應(恐懼、憤怒、愉悅等等)而再間接地影響自主神經。因剝離幻想具有驅動自主神經的功能,它或許可以解讀一些通常只會引起自主神經的反應而不被意識感知的〝超感覺〞神經訊號,故有限度、有神經基礎的超感知覺是合理、可能的。
(3)經絡假說–局部受傷時除了會自動釋出某些物質進行修補外,也有自主神經的參予。自主中樞內的〝修補神經〞(其作用之一是擴張微血管,即放鬆微血管前端括約肌增加血流量)與痛覺神經及壓覺神經直接連接,與壓覺的連接(以保持血流暢通)能解釋人作夢的目的及氣功幻覺能治病的原因。修補神經在腦中(及脊椎?)的排列形成中醫〝經絡〞,而當某些修補神經因痛感或壓感而發出修補訊號時,也會連鎖地擴及同經絡上的其它修補神經,故經絡上的其它地方也能受益。經絡連鎖反應存在的一個目的是讓肌肉運動及體表(尤其是腳底及手掌)所受的壓揉帶動內臟的滋補,故愈運動壓揉,內臟也愈健康。

  而作夢正是在生長激素升高時,模擬極密集的運動壓揉訊號,利用經絡擴張微血管修補身體或促進身體成長。模擬可確保身體不同部位的微血管是以適當比例擴張,而不是均勻擴張。作夢目的:(1)修補(可能有積極的意義,而不只是彌補睡眠時的運動缺乏);(2)達成心身作用。精神剝離與經絡存在的主要目的分別是為了夢的製作與功能。雖然作夢期間可能也有記憶強化的作用,但這應與夢境的出現無關(只是身體修補與記憶強化兩件事同時進行)。經絡的存在被中國人發現而用來以針灸、刮痧或按摩治病。中國人所謂的〝氣〞是一種脹脹(壓)麻麻(痛)的幻覺,它能促成微血管的擴張。中醫〝把脈〞也可解釋為,心臟壓縮時,因經絡上微血管脹縮所引起的阻力分布不同,而有不同的腕部脈搏類型。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Hallucination and Mind-Body Interaction
--- A Theory of Dreams, Meridians and Other Related Phenomena

Y.D.Tsai
National Cheng-Kung Univ., TAIWAN
1995

A popular view in today's science is that dreams are resulted from brain's off-line processing of information, hence they have little to do with the dreamer's deep desire. While there has been no experiment to prove or disprove this, I suggest a very intuitive and simple theory that can explain not only how dreams are actually a product of imagination, but also a wide array of unusual phenomena which can not be explained by the popular theory of dreams.

The major independent hypotheses in this article are threefold:
(1) Dissociation Hypothesis - Inside each brain, there is an ubiquitous (i.e. distributed over the entire conscious brain) program "I", or conscious self, which coordinates various kinds of mental functions (cortices), such as thinking, imagining, sensing, moving, reasoning, etc. (see Fig. I). "I" also supervises memory storage (not retrieval). Many bizarre phenomena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including hypnosis, multi-personality and those frequently attributed to gods and spirits, are actually the results of the dissociation of certain mental functions from "I" ("mind dissociation", e.g. thought dissociation, sense or movement dissociation, etc.) There are clues suggesting that there might be more than one set of thinking (and imagining).
(2) Simulation Hypothesis - The autonomous nerves receive not only the real signals from the sensory nerves but also the simulated signals from imagination, which draws the needed material from the sensory memory. However, the receiving channels for imaginative signals are open only in the state of "imagination dissociation". Before the reception of these signals, there is a "sensory feedback", which results in hallucination such as dreams, hearing or seeing spirits, sighting of UFO, "Tsigong" (or Qigong氣功), etc. (see Fig. II ). Feedback can guide, strengthen or stabilize the imagination (mainly for dreaming). It also stimulates mood responses such as fear, anger or joy as in real situation, and hence once more affects the autonomous nerves in an indirect way. Since the dissociated imagination has the function of driving the autonomous nerves, it might be able to decipher some "extra" sensory signals which are normally only responded by the autonomous nerves but not taken in by consciousness. Hence, the existence of some limited and nerve-based extra sensory perception (ESP) is reasonable and possible.
(3) Meridian Hypothesis - When a body part is inflicted, its repair involves not only the automatic release of some biochemicals, but also some actions from the autonomous nerves. The "repair nerves", one of whose actions is to expand the blood capillaries by relaxing the precapillary sphincters, inside the central autonomous system connect with the compression nerves and the pain nerves. The connection with compression (to keep the blood flowing) can explain the purpose of dreams and why "Tsigong" hallucination can cure bodily disorders. The repair nerves in the brain (and spine?) are grouped into many serpentine chains which are called "meridians" (Dzingluo or Zingluo經絡) by the Chinese school of medicine. When some repair nerves are prodded by pain or compression from some part of the body to send out their repair signals, a chain reaction spreads out to set other repair nerves in the same meridian into action, hence other parts of the body can also be benefited. A purpose of this chain reaction is to allow the muscular movement and compression on the outer parts of the body, especially on the palms and soles, to bring along the daily nourishment of internal organs. As a result, physical exercises would also make healthier organs.

And dreams (rapid eye movements, REMs) actually employ meridians to repair the body, help it grow and develop, by simulating very intensive movement-compression signals to expand the blood vessels when the level of growth enzymes go high. Simulation can ensure that the expansion of blood vessels in different parts of body are in right proportions, not uniformly. The purposes of dreams are: (a) to repair body (probably more than making up the deficiency of exercise during sleep); and (b) to effect mind-body interaction. Mind dissociation and meridians exist mainly for the making and function of dreams respectively. Although it is possible that long term memory is consolidated during the dream period,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appearance of dreams. Body repair and memory consolidation are conducted at the same time. The meridian chain reaction was utilized by ancient Chinese who began, without knowing the reason, the seemingly bizarre practices like acupuncture, scratching (刮痧) and massage. The so called "Tsi" (or Qi) by Chinese is a hallucinative sensation of swollenness (compression) or tingling (pain), which can cause the expansion of blood vessels. The "pulse-feeling" diagnosis can also be explained as that a change in the distribution of resistance, caused by the expansion or constriction of blood vessels along meridians, will change the wrist pulse pattern when the heart pumps.

P.S. Some points for those who can not read Chinese:

(a) "I" Doesn't Think, yet "I" Exists
Some Buddhist monks can experience a state in which they lose all senses and have no thought, yet they are not asleep and feel themselves melted with the universe (have no sense of body boundary), and they remember this experience. This is the pure state of "I", which exists as these monks can attest. "I" is the conscious self or awareness.

(b) Examples of Mind-Body Interaction through Hallucinations or Dreams
Some monks can voluntarily change their body’s temperatures as follows: First they imagine themselves in some very cold or hot environments, then their imaginations are dissociated to create hallucinations and their body’s metabolic rates are changed.
Another example is the pseudo-pregnancy in some women. Women with an extremely strong desire to be pregnant often have dreams or hallucinations of being pregnant, and their autonomous nerves respond to these hallucinative sensory signals to prepare their bodies, hence they experience the true pregnancy symptoms such as widening of the abdomen, enlargement of the breasts, etc.

(c) An Explanation of Hypnosis
When a person is hypnotized, it might be that his/her imagination is dissociated and sends the imagined content back to the sensory cortex, resulting in dreams or hallucinations; or some of senses are dissociated, resulting in hypnotic anesthesia; or motor function is dissociated, resulting in immobility; or reason is dissociated and he/she obeys the hypnotist’s orders; or thought is dissociated and not controlled by reason, hence strives to straighten out his/her body between two chairs. A command can also be planted into the hypnotized mind and acted out accordingly long after the session of hypnosis, as follows: A person obeys the orders of reason in normal state, but when hypnotized, his/her reason is replaced by the hypnotist's command to make decisions or believes, and he/she will be very uneasy if he/she does not do things as decided or his/her belief is contradicted. Hypnotherapy is also based on this principle.

(d) An Explanation of Multi-Personality
Every cerebral cortex area has its own function and associated memory. The thought area has the memory of events and emotions. At some stage of his/her life, a patient of multi-personality disorder created a new thought subsystem and dissociated the others, and then grew up with multiple subsystems alternatedly.

一、一個簡單的精神模型–
論夢、通靈、催眠、多重人格…等等現象

  每個人都會作夢。夢中有場景、有對話,這些人或物或意念相對於夢中的〝我〞都是外來物。然而這些場景人物其實都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一些印象記憶的拼湊,意念也是源於自己腦中。故人在睡眠狀態會有一種〝精神剝離〞現象,一部份的想像與意念會被當作是外來,而另一部份則仍屬於〝我〞。或許這是腦不同部份間的對話。能各自產生意念、想像的腦區不只一個(即能執行這些程式的腦區有二個以上,左腦與右腦﹖或雖糾纏一起但系統分明的數個不同神經群﹖),而在精神剝離狀態只有部份腦區的輸出與〝我〞的意識(conscious self,註1-1)連接,而於其它部份(〝剝離腦區〞)發生的意念、幻想則相對於〝我〞以外來的意見或圖像出現。剝離腦區輸出的幻想或意念訊號未被送到〝我〞處理(見圖Ⅰ)而被送進了視覺區而成影像,送進了聽覺區、觸覺區而成聲音、觸感(有目的的,參見第二節)。幻想力就像訊號模擬器,它把取自記憶的視聽覺訊號作拼湊後再輸出,而腦部電激實驗早已証實記憶被釋放時就像影片重播(但平時被送到〝我〞的只是概念式摘要)。人在清醒時所有訊號會被送到〝我〞(以下稱〝統合能力〞,在一般狀況下是不隨意的),因而會清楚意識到任何想像與意念完全來自這個〝我〞,但在睡眠中這種統合能力消失。思考判斷能力亦然(理性剝離),故夢境發展無論如何荒謬,我們在夢中都不會去質疑。

  若剝離意念把訊號直接送入腦的運動區,指揮了身體的活動,則成〝夢遊〞(或〝鬼魂附身〞)。因是沒有〝我〞參予的,故醒來後不會有記憶。記憶的儲存須經過〝我〞的監督處理(consciously),否則人會被沒〝親身經歷〞過的突來回憶驚嚇到。腦內應也有一些未受〝我〞直接監督而存在的記憶,但它們必需無法被意識取出。據觀察,人每天晚上都會花約1/4的睡覺時間作夢 (REM),但幾乎都不記得。一個可能是:因為大部份時間只有剝離意幻在活動,〝我〞沒有參予,故沒有記憶。另一可能是:雖然〝我〞全程參予,但只能形成極短期記憶,短到只足夠引起情緒反應,若夢者不及時醒來便會被忘得一乾二淨。

  心理學上有所謂〝多重人格〞,不同的人格有不同的情緒反應,且有各自不同的經驗記憶,但有相同的智力與詞彙。這顯示每個腦區有各自專屬的記憶體。意念幻想區有關於情緒與事件的記憶(是幻想資料的來源),而在剝離後,〝我〞無法存入或取得資料。〝多重人格〞是不同意念區的輸出訊號因〝我〞的程式出問題而輪流被阻斷(未被〝我〞接收,也未被送到感覺或運動區),因而有不同的人格、不同的記憶交替出現(一般所謂〝內心的掙扎〞是否就是這些不同的意念區在爭辯?)。多重人格的案例似顯示這些人在成長階段可把整個舊有的意念區剝離而創設新的意念區,然後交替成長。另外思考區有關於邏輯推理的記憶,運動區有關於運動執行的記憶,感覺區則有感覺記憶(是幻覺訊號的來源),它們分別儲存一個完整事件的各個不同面相(故記憶是遍布全腦的)。

  作夢時〝我〞雖無法取得存於剝離意幻中的過去經驗,但會得到〝與過去記憶完全符合〞的假訊號,故不覺夢中的一切是突然出現。而這種夢中必備的假訊號偶而也會在清醒時引起一些怪異的、對陌生環境的〝似曾相識感〞,但有人將這種相識感解釋成前世記憶。

  精神病患是即使不在睡眠狀態也有〝精神剝離〞現象,統合與理性能力消失(控制作夢與清醒的開關出了問題,〝我〞的程式亂掉了),故時而自言自語,與自己剝離出去的意幻對話並完全聽從其命令(因理性剝離)。剝離意幻模擬的場景或意念被輸入視覺區及聽覺區以外來者的姿態出現,而成幻覺、幻視與幻聽。對他們而言,這些景象、聲音都是真實不過的,就像我們在夢中所感受的那樣。而我們聽不到看不到這些異象,他們會認為那是因為我們是凡人。人的視覺(或聽覺)的形成是一串複雜而有規律的腦電刺激過程,例如自貓狗身上散射來的光投在視網膜的特定相關位置上,再由個別的神經送到腦部組合而成貓狗的形像。精神病患或藥癮者腦部的胡亂放電不可能造成一系列與視覺過程近似的訊號,故他們的幻視應是來自想像的〝被觸發〞,而這些想像模擬出來的訊號未被送到〝我〞而被送入了視覺區以外來圖像出現,其機制與作夢一樣。

  精神病患是重覆地陷入那種狀態而無法自拔。但有少數精神特異的人可以憑自己的意願或外來的暗示而進入那種狀態,並能自其中出來。而且這種能力可以由訓練得到(〝靈視〞或〝靈魂出竅〞或〝被神明附身〞的能力就看〝修鍊〞境界的高低,訓練就是在修改〝我〞的程式,使它能放棄對意念幻想的控制)。他們把在那狀態下所看到聽到的一切(總不出他們的經驗範圍)解釋為神的啟示(就像有人認為夢是鬼神在〝托〞的),因為他們以為只有鬼神才會來無影去無蹤,而沒瞭解到那些其實是來自心中,復歸於心中。他們自認具陰陽眼,因在他們睜著眼睛所看到的真實世界中會重疊上一副瞬間即逝的景象(一場錯綜複雜的夢可在幾秒內完成,和意念飛過的速度一樣快)。由於這種〝精神剝離〞現象普遍存在,故世界各地皆有所謂通靈人,而宗教也紛紛產生。當然宗教形成的原因不只一個,而筆者是宗教實用主義者,也不希望她消失。就像音樂雖不是〝真的〞,但她能愉悅人,豐富人生活。而宗教對文化的貢獻更是多方面的。

  有人能玩所謂〝碟仙〞、〝錢仙〞,但大部份的人玩不起來。〝錢仙〞的玩法大致是這樣:在一張紙上畫上錢的起始位置,及要問的問題的答案(例〝是〞與〝否〞)。玩者先呼喚祈求一番,然後問問題,請錢仙透過他的手將錢移到答案的位置上。可以因意願、想像及自我暗示而進入精神剝離狀態的人,他剝離出去的意念會把錢推到某一位置上,而〝我〞的這部份則確實感到(不是說謊)是另一意志力量在推而不是自己在推(這與腦中胼胝體被截斷病人的經驗類似,左腦不知右腦想作的事),所以錢仙確實回答了他。開始有這種經驗的人通常會感到狂喜,竟然通靈是真的,而不疲地玩。但這些人精神本就較特異,有不少人有不穩傾向,再經不斷練習而加速了精神的永久剝離、崩潰,開始自言自語,這就是一般所謂〝走火入魔〞,玩者通常會被告誡。其實這與魔無關。

  有些人能被催眠,能在受催眠者暗示後意幻剝離而出現夢境,或理性剝離(或意念剝離而不受理性控制)而完全聽從催眠師命令(命令也可在催眠時被植入意念中而在催眠解除後發生作用,其原理是:意念平時聽從理性的決定,但在催眠狀態中催眠師取代了理性,而人在無法照已被決定好的事作、或既定觀念被違反時就會覺得不安、難過),或感覺剝離而對外界刺激沒反應,或運動剝離而使肌肉不聽使喚(若在睡醒時發生則叫〝鬼壓床〞),或意念剝離後被送入運動區而使身體僵直平放於兩個椅子上,但大部份的人不能。有些人把夢中所見稱為〝回到前世〞。有些人能從想像口中有一條魚開始,最後覺得口中確有一條魚─-他剝離出去的精神送了一條魚在他口中(剝離幻想模擬出來的訊號被送入了感覺區)。而練氣功的人會有〝氣在流動〞、〝聞到香味〞(香功)或〝身體自行拍動〞的感覺,應也是剝離現象。曾有練過功的朋友教筆者試著這樣開始:靜坐時想像〝氣〞自下腹升起,流到前胸、頭頂、後背再回下腹,如此週而復始地想;而要練〝靈魂出竅〞的人也要不斷地〝觀想〞。但這種氣功經驗並不因而變得毫無意義,它似乎能以一種〝人在睡夢狀態中修補身體〞的機制(見第二節)治癒疾病。其它與精神剝離有關的尚有:生理上查不出任何問題而可用安慰療法或催眠治癒的心理性病痛、及見到飛碟(古人的通靈對象只有鬼神,現代人則多了外星人,註1-2)…等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

  因人人皆有夢的經驗,故精神剝離現象是存在而不難理解的。如果精神病患或藥癮者的幻視、幻聽、幻覺是真實的感覺,而不是胡說八道,則〝幻想力是感覺訊號的模擬器〞似是無可避免的(且腦部電激實驗也証實記憶釋放就像影片重播)。類似〝幻覺是意識把一些隨機的訊號樣本統合成對他有意義的知覺〞的講法似太過牽強(訊號樣本與有意義的知覺之間應仍有某種關聯,故應不會是無序的,故較可能是某些精神活動的結果而不像是無意中被排放出的〝有序的垃圾〞)。而一旦接受了本文的模型,作夢、夢遊、催眠、多重人格、精神病患的幻覺與自言自語、有外來意念或聲影的通靈經驗、氣功(宇宙能、生物能)經驗、心理性病痛、見到飛碟……等等皆可輕易獲得理解。

註1-1:對涉獵很多哲學與心理生理學的人來說,本文主張的〝我〞可能讓他們感到不安。神經生理學的結論是你不能移去腦中的任一部份而使人失去自我的感覺,但本文中的〝我〞是遍佈全意識腦的一個程式或一組神經,故並不抵觸任何科學事實,至於哲學家的議論只是意見。這個〝我〞並非腦中扮主宰角色的小人,它是對分屬不同腦區的各種意識功能作傳達協調的工作,並監督記憶的儲存(沒有與〝我〞連接的意識活動不會被存入記憶)。〝我〞可協調理性功能來制約情緒意念功能而成正常狀態,或任令理性功能剝離而讓情緒功能任意發揮而成作夢或瘋狂狀態。靜坐的人可以達到一種狀態,他的感覺(包括体覺)完全消失,使他有一種與宇宙完全融為一体沒有肉体邊界的感覺,而且他沒有任何意念,但他並未睡著。那種狀態就是純粹的〝我〞的狀態,哲學家可能難以理解,但經常靜坐的修行者常有這種斷絕一切感覺及一切過往經驗的奇妙体驗。佛教認為人除了六識(眼、耳、鼻、舌、身、意)之外尚有末那識及阿賴耶識等共八識。其中的末那識是除去了所有感覺及意識(即前六識)之後那個〝恆審思量〞、永遠伴隨前六識存在的識,我認為那就是本文理論中的〝我〞(至於阿賴耶識則是連末那識也除去之後那個用來作輪迴的東西)。故佛教徒早已体認到這個純粹的〝我〞的存在。這個〝我〞區別了來自我或來自非我的意識或動作,夢中的鬼是不與〝我〞連接的幻想功能所製造出來的,而與〝我〞連接的情緒功能則會被外來的鬼嚇得半死(我們常在夢中想跑卻跑不動、想快卻快不起來,就是因為剝離幻想與未剝離意念之間沒有配合)。但這個程式〝我〞可能不是與生俱來的,就像其它的意識功能一樣,它是在人出生後與環境的互動中漸漸成形的。但一旦成形,它是可以獨立存在的。

註1-2:有人提出飛碟照片證明它的存在,但這些照片若不是誤認就是偽造的,就像也有很多人提出鬼神的照片(這些人一邊宣稱只有特殊的人才能見到鬼,卻又一邊宣稱鬼能讓底片感光)。曾有一位幽浮學會理事長教導民眾如何觀測幽浮:「首先可以觀察飛行方式是否獨特,如鋸齒狀飛行、飄忽不定、突然消失又出現等….」這似是幻覺的典型徵狀,是人造飛行物不會有的行為,而正是這類怪異飛行物被稱作幽浮。看到飛碟的事件多發生在晚上,這是因視幻覺在黑暗中最清晰,因此撞鬼事件也多發生在晚上(而此時也最接近人睡眠作夢的時間),而鬼魂乃被認為是陰間的東西,是見不得太陽的(而人死後又正是被埋在地下)。而且越黑越令人恐懼,而越容易發生幻覺。除非外星人是夜行動物(但工作時需開燈),否則見到飛碟應是幻覺。

二、作夢、氣功、禪定、假懷孕等心身作用
及中醫針灸、把脈的原理

夢與氣功的聯想

  很多人宣稱練氣功治癒了他們的頑疾,這或許不是全然無稽的,或可有個解釋(就像也有很多人宣稱遇見過鬼,而他們也確實看到了,不過可用本文的模型來解釋)。一些練功的動作雖也有運動的效果,但這種〝物理治療〞可能不是那麼重要。且讓我們先別認定那是〝心理治療〞,看是不是有其它解釋法。既然〝有氣在體內流動〞、〝聞到香味〞(香功)或〝身體的某些部份自行拍動〞等都是精神剝離的現象,那氣功為何能治病﹖筆者試作如下的猜想。人睡覺時約每二個小時會有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有眼球活動(REM)等作夢跡象。為什麼人要花約1/4(嬰兒更達1/2)的睡覺時間作這種似是無聊的事﹖或許這是有意義的,而不只是因為腦子中途〝半醒〞過來(應也不是如有些人認為的腦在作資訊處理,因夢境都是紛亂不合理且常與前一日或數日的生活無關的)。其它不作夢的3/4時間可能只是放下所有活動而使體內聚積的廢物能完全排出(恢復疲勞),但作夢的1/4可能是用來修補身體。人腦自主中樞神經內可能有命令身體修補的神經。人每天活動都要造成一些(微觀的肌肉、關節、臟器等)傷害,而主要就是在精神剝離的狀態下(而不是睡眠的全程),修補神經會命令末梢自主神經釋出、或促進分泌、或加強吸收某些生化物質作修補身體的工作。此時剝離意幻直接與感覺區連接溝通(見圖Ⅱ),它先聽取來自各處的〝災情〞,再加強送訊號到掌管各災區的修補腦神經(人腦內其實預留了幻想影響自主神經系統的管道,此管道在幻想剝離時接通),腦神經再送到末梢神經,使其釋放或加強吸收修補物質。有傷治傷,沒傷則補身,這些修補訊號經常被廣泛地送到全身(練功的人則會感到受傷的地方氣會自動特別集中)。而此時若〝我〞恢復活動,則從感覺區得到這些模擬出的假訊號,並與剝離意幻互動而成夢境(屬於〝我〞的意念可直接流過〝感覺及其意義理解〞區,再流入剝離意幻而得到反應,故〝我〞想轉頭時就會出現轉頭時的景物改變;而剝離意幻的意念則只能透過感覺幻想所造成的幻聽、幻視被〝我〞得知)。這些訊號都只是為了外送而被自感覺記憶取出,一大片一大片地往(感覺)修補區覆蓋,故其組合常是人物時空亂置,夢境發展總是荒謬不合理(若人在夢中也會質疑的話,這修補工作可能就會被打斷了),而有些潛意識也可能在此時被釋放出來。這種自體修補是不會醫藥的其它動物的唯一依賴,它對日常的傷害已足夠,但對頑疾則仍嫌不足。而練氣功(每天二、三小時)則大大延長這修補的時間,且能更有效、密集地將修補的命令送到指定的地方而能把病治癒。若生醫界能證實自主中樞內確實存在修補神經,能命令末梢神經進行局部修補(可能是一串複雜的動作),則可解開氣功治病之謎。但若答案是否定的,則氣功治病應只是心理治療(精神容易剝離的人可能也較易得心理性病痛),中國人白忙了幾千年(還不如找巫醫簡單),而人作夢的目的仍是個謎。

  而常幻聽幻覺的精神病患也常處於精神剝離狀態,他們排除行為傷害後的患病率是否比較低﹖或傷病之後復原是否較快﹖筆者不知道,只覺他們有的餐風宿露,似乎特別勇猛,有的甚至可兩、三天不睡覺而不現疲態(如躁症患者)。若確實較低(較快),則以上的治病機制便顯得很可能。但若沒較低(甚或更高)也沒關係,因也有可能是因精神病患經常處於思慮雜亂的狀態而抵消了治療的效果。

  〝外氣〞治病又是怎一回事﹖若有成功的例子,筆者認為那是因為被治療者本身雖不知如何練功,但具有〝慧根〞,能在氣功師的引導暗示下也進入某種程度的剝離狀態(因他一開始就相信有氣正向他襲來,而由想像開始,最後變成真實的感覺)。至於其它也被歸為氣功的斷木碎石、利刃刺喉等等筆者猜測可能是在修補物質的作用下,肌肉收縮時能得到更高的強度。但更重要的是練這些功夫的人在平時的肌肉訓練之後都會練功療傷(〝氣〞會自動往傷處集中),使肌肉經常暴露在修補物質的作用下而變得極為強健(以此推理,運動員應也適用)。而表演前先運氣凝聚修補物質的目的可能是在防傷及利於事後療傷。

  以上猜測的治病機制似相當合理可能,若能被證實,則目前仍持懷疑態度的人不會再裹足不前,氣功將成常規的自體治療方法(但只適合〝我〞的程式較弱或可被修改,容易剝離的人;自我太強的人〝業障〞太深,無緣獲益;學習氣功前或許可先用〝玩碟仙〞或催眠測試〝慧根〞),而這將是中國人對世界醫療的重大貢獻。中國人已找出許多種不同的精神剝離法(功法),以便能更有效地將修補命令送到指定的地方以治療不同的疾病。

針灸、經絡與把脈

  針灸應也是依賴修補神經治病。中醫認為〝氣〞會沿著某些〝經絡〞走,其實這些經絡代表的是修補神經在腦中(及脊椎?)的排列。當一個〝經絡〞的某處受刺激時(例如用針刺),相對於該處的修補腦神經會最先發出修補訊號,然後連鎖地擴及在同經絡上的其它神經,因而也能治療在同一經絡但不同地點的病。這連鎖反應可能是人體的一個巧妙設計,讓容易受刺激的體表(特別是手掌與腳底,針灸常用的十二正經都始於這兩個地方)帶動內臟的日常滋補,因內臟受刺激的機會較少。這是經絡存在的最初目的,但卻被中國人發現而用來治病。

  修補神經對新傷的反應可能較敏銳,而對舊傷較麻木。但更重要的,〝穴位〞可能是感覺神經(或在腦中所對應的修補神經)較聚集的地方,故受針灸傷的穴位比發病的內臟更易激發通過他們的經絡而能把病治癒。而氣功治病則除了利用經絡外,〝氣幻想〞也會先聽取〝災情〞再加強送訊號至災區。針灸修補可能〝主要〞仍是在作夢(REM)時進行,針灸的傷應會維持幾天幾夜。在平時當然也有修補在進行,但不像作夢或練氣功時那麼密集。

  中醫把脈又如何解釋﹖當一個經絡被病痛激發時,經絡經過之處會因修補物質或自主神經的作用而使微血管擴張(微血管前端括約肌放鬆)以增加血流量(練功時〝氣〞集中處的溫度可能也會稍微上昇)。這些經絡並不與血管平行,全身血流分布會發生微小改變,心臟壓縮時所遭遇的阻力分布發生變化,而出現不同的脈搏類型。【或剛好相反?身體會帶慢性病或許就是因為通過它的經絡失常地不活躍(例如因急症期的過度刺激而疲乏),即〝氣不足〞,故同經絡上的其它地方也容易跟著發病。〝氣不足〞的結果是該經絡通過的地方血流普遍不足而影響了全身血流分布。】這理論或許可藉電腦模擬與實際觀測的比較而加以驗證。

  中醫幾千年來把氣與血看得幾乎同樣重要,應不會是毫無根據的迷信。一個代表營養(血),一個代表修補(氣)。若針灸真能治病,它必是一種自體治療。而這治療不應只與溶在血液內的物質有關,因針必需下在相關的經絡上才會有效。故下針的地方與待治的內臟必有某種聯繫,而這種聯繫不可能是透過肌肉血管等,因很難相信有任何機制可解釋這些多而窄的〝共振帶〞或〝導電帶〞。故必是透過神經進行的。故筆者相信修補神經是存在的。

心身作用的直接管道

  大家都知道幻想能影響自主神經,其步驟為幻想→我→恐懼、憤怒、愉悅→自主神經。但人腦內其實預留了另一幻想影響自主神經系統的直接管道,此管道在幻想剝離時(即幻覺發生時)接通。故作夢的目的有二:(1)修補;(2)達成心身作用。因而筆者更進一步作如下猜想。並不是所有剝離出去的幻想都促成修補。〝氣〞的幻想可能是一種腫脹或擠壓感(覺得有東西在體內移動),而自主神經對腫脹感的反應就是進行修補,把它當病處理(壓感神經直接與修補神經溝通)。針灸造成的持續腫脹感成了〝氣〞的來源,而生病的內臟可能較缺乏這種腫脹感,故針灸在這方面也可幫助。而穴道按摩也是壓感的來源,故按摩療病也是有道理的。而且經絡存在的目的可能就是讓體表所受的壓揉(尤其是腳底與手掌)及肌肉運動來帶動鮮少受刺激的內臟的滋補,故愈運動壓揉內臟也愈健康。而 REM的主要目的就是在輸出運動壓揉感,就是利用經絡修補身體。其訊號輸出比平時真實的訊號密集得多,因一個漫長的夢可在數秒內完成(由此可見人的時間感是由感覺順序而來,而不是來自一個內在時鐘)。因人的幻想幾乎都離不開景物(而人在其中運動),故REM是意念在牽動眼球〝觀看〞感覺回饋所送來的景物(或只是幻想的伴隨動作?人閉眼幻想時是否也有眼動?)。但眼球快速運動(因夢境發展極為快速)只是反射式動作,其實並無訊號自眼球傳入。作夢時其它運動都已必要地被壓抑,眼球運動卻未停止,可能是因不會干擾睡眠或造成危險(但浪費能量,使肌肉不得休息,或許仍有其它意義)。不受理性壓抑的剝離意幻的超強幻想力與回憶力可能是得自感覺回饋的誘導幫助,尤其是圖像,故雖然視幻覺並不直通自主神經,但有很大的作用。超強回憶力可能不應讓我們太過於驚訝,因感覺記憶(儲存於感覺區)本就是極精細的,只是平時得不到釋放而已。

  另外〝熱〞(或〝冷〞)的幻想則可使自主神經降低(提高)生理代謝率,而這或許可解釋〝禪定〞狀態,在此狀態中高僧可數日不吃不喝。筆者猜測他是〝發生〞了(未必是事先有意的)全身發熱的幻覺,欺騙自主神經降低代謝而進入〝冬眠狀態〞。但這需要有禪定經驗的高僧來證實。宗教界的很多神祕行為是研究神經精神學的寶庫。

  另外更複雜的幻想,如幻想懷孕時的種種感覺症狀,騙過自主神經,使其作出一些懷孕的準備動作,而使肚子真的變化隆起而成〝假懷孕〞。諸如此類,例子不少。而這些效應,都是在幻覺發生時進行的,不管是睡或醒。

  至於意念被送入運動區則有輔助修補的作用,即在修補進行時(或前後)也讓身體動一動。而睡覺時能自動改變身體姿勢對健康也是很重要的。但卻也造成了夢遊或鬼神附身。

雜項補充與釋疑

  筆者最近(1995.1.24)在電視科學頻道上看到這則關於激素的知識:「人入睡約90分鐘後體內生長激素上升,進入身體修補階段」。睡後90分鐘正是REM開始時,故前文所謂的修補物質或許就是生長激素,而末梢自主神經的作用(在腦修補神經的命令下)乃是加強吸收利用這激素,提供某種物質上或動作上的配合。作夢時不僅修補訊號比平時密集,而且因生長激素濃度升高而更為有效。而氣功態或其它精神剝離態中生長激素是否有上升是個應加以研究的問題。氣功研究者宣稱觀察到的穴位及內臟的漲縮(若是真的)可能是自主神經作修補的諸多動作之一。而修補也可能升高局部的溫度,放出更多紅外線。

  另外記憶很可能也是在REM時期被〝深化〞(記憶痕跡的強化,或儲存位置的深層化﹖),因每當筆者接觸新的音樂時,總要在隔夜之後才會開始有感覺,產生質變。而白天不管連續聽多少遍,都沒有類似的效果。但這深化的過程應與夢境的出現無關(只是身體修補與記憶強化兩件事同時進行),因筆者天天聽音樂,但似從未夢過音樂或任何與它有關的東西。聽音樂多是靜態的,很少有〝運動壓揉〞,故 REM 中很少出現。

  失眠、熬夜會使免疫力降低,故 REM 的修補可能也對提升免疫力有所貢獻(但不是全部)。人心情愉快時,夢境會較明快而運動量高,修補較佳。而鬱悶時夢境會較灰暗,運動量偏低,免疫力下降。

  人在經過一段激烈的運動後,疼痛感會漸降低,使運動得以繼續進行(以趨吉或避凶)。故運動壓揉除了會帶動內臟的滋補外,也會在某些經絡通過腦部時使腦分泌止痛物質endorphin,這就是針灸麻醉(而病人仍清醒)的原理。針灸endorphin止痛靠的是降低痛覺神經的衝動,而催眠止痛靠的是感覺剝離,故二者的原理是不同的。

  我們很難相信尚未出生的胎兒(或一些小動物)也能幻想。胎兒到了某個階段出現了有神經輔助的生長模式,他們具有的應只是一些簡單的先天程式及記憶庫,而能輸出訊號(〝先天之氣〞)。這些程式及記憶庫因成長經驗的加入而豐富成了我們所知的幻想力。

  任何關於幻覺的理論均得承認感覺記憶的存在,可能的差別只在:被儲存的究竟是那些能引起感覺的初級神經衝動(例如來自不同波長感受器的視神經衝動)或是被引起的那種感覺(例如色覺與立體感)而已。目前流行的理論似認為是後者,但無法解釋腦費力儲存這些感覺有何目的。本文的理論則認為:能直接驅動自主神經的感覺如冷熱痛壓麻等,被儲存的是尚未經意識作用的初級訊號。而不直通自主神經的,例如能誘導幻想並能引起情緒反應的視幻覺,則任何層次的訊號均可。

  作夢時剝離意幻只是盡責地隨興幻想而已,即使前後不連貫都沒關係(其實它對剛幻想過的事也很快就忘了)。潛意識是平時被壓抑而被遺忘的想法概念,但仍常會有一些若隱若現的蛛絲馬跡。意幻偶而會捕捉到這些痕跡並即席地予以〝概念影像化〞。故夢中的象徵手法並不是為逃避意識檢察,如弗洛伊德所認為的那樣。同樣的潛意識可能會數次被捕捉到,而數次以不同圖像手法表現出來,而我們記住的只是其中的一兩種而已。象徵、聯想應與個人的學習經驗有關,故愈熟知〝夢的解析〞的人愈能以這些理論來分析他們的夢。

  筆者偶而會在剛睡未睡時猛然發覺自己正在零亂散漫地幻想一些東西,逼真得幾乎要看見,和夢頗類似(有人稱此為迷你夢 mini dream)。腦應不會在剛睡未睡時就開始進行所謂的〝資訊處理〞或〝程式修改〞。所以這似乎提供了一個線索:幻想和作夢有關,它常在人放輕鬆時自動地活躍起來。那作夢時幻想真的需要剝離嗎?有沒有可能只要極深度的幻想就能產生幻覺呢?從作夢者或發生幻覺者總有受制於外的感覺來看,〝意幻剝離〞似較符合。而且許多精神現象(包括先前已提到及本文第三部份及附註3-2將提到的)都可因此得到簡單自然的新解釋。

筆者的初步氣功體驗

  氣究竟是甚麼感覺?似乎大部份練功的人皆故作神秘地不願說清楚。為一探究竟,筆者在1995年暑假自練氣功而得到些許體驗(據說是危險的,可能反傷到身體或練出精神病)。筆者首先發現讓手完全癱瘓時,會漸漸出現脹麻感(已先確定血液暢通無礙)。這可以這樣理解:把手運動意念〝放空〞,使無任何感覺訊號由手輸入大腦,但卻注意手上的感覺(〝意守 〞,是〝感覺〞在〝我〞的驅使下熱切地期待訊號的傳入),如此有助於引導手感覺幻想的剝離而輸出手臂被束綁時會有的脹麻感(若您覺得手運動、手感覺的講法太牽強,尚有其它解釋法,請見本段末)。故若能將全身真實感覺排除,並〝意守〞,則可造成全身性幻覺。筆者採取的漸近順序是雙手、雙腳、頭、最後是軀幹,逐步〝開疆拓土〞。最難的是軀幹,因大家都有手、腳、脖子被束綁而產生脹麻感的經驗,但軀幹則無。平躺可以消除肌肉的緊張感,故對練新部位時很有幫助(但此時背部受壓而無法練背部)。而一旦某個部位出現了脹麻感,以後就會很容易出現,甚至想不出現都不容易。【這現象使筆者產生另外一種看法:或許圖Ⅱ中的幻訊合成所受到的壓抑會在〝感覺〞熱切地期待但卻無外來訊號傳入時漸被減低而輸出脹脹麻麻的雜訊,這種低層次的幻覺可能不需幻想剝離來指揮,有些類似電視被開在空頻道時出現的雜波。

軀幹的脹麻感首先由手與脖子擴散而來,但再來則是靠意守向下開拓。軀幹出現脹麻感後(主要出現在前後中軸線附近,即所謂任督二脈),全身皮膚表面會出現一些飄忽不定、瞬間即逝的電麻感及蟲蟻爬動感(但以肉眼近距觀察卻看不出任何皮或毛的變化;內丹功或丹田的〝丹〞不知是否得自這種大小如綠豆般的感覺?)。此時適度而和緩的手或頭的運動可增強手或臉上的電麻感,這可能就是太極拳的基礎。而曾有連續兩個晚上,筆者經驗了自發的、大幅度的頭、手及軀幹的擺動,一些練功的奇怪動作可能即由此發展而來(輕微的〝氣動〞可能只是運動剝離而不受控制的結果,而有複雜動作的氣動則是意念剝離而指揮的運動)。若幻覺再升級,可能就會有〝身體飄起離地三寸〞之感,或見到異象(入魔),但筆者功力太淺,尚無緣見識。

  這些脹麻感也可能有小部份是真實的,因腫脹幻覺驅動的修補會使微血管擴張。而麻幻覺(與修補神經接通?)也能擴張血管,因為當手部受壓迫而循環不良時會出現麻感而加速血液的流通。因脹麻感的強度可因意守而瞬間改變,且修補的效果與感覺的強烈程度不成比例,故可確定絕大部份是幻覺(筆者常在午夜夢回練功時感受到最強烈的脹麻感)。截肢者應也有類似感覺。

三、關於超感知覺

  不少超心理學者宣稱他們作的心靈感應實驗顯示有明顯的統計意義,而練氣功後會出現超感知覺(或超能力)的說法也甚囂塵上。這或許是應加以思考的問題:會不會真的存在一些超於已知的感覺形式的另類〝超感知覺〞(extra sensory perception, ESP)?台大一位研究人體特異功能的李教授對ESP的解釋是「身體皮膚表面所收到的很多信號,都在腦幹及下視丘的網狀活化系統內被平均掉了,無法也不需要送到大腦意識中心去認知,而直接由下視丘來調整身體狀況以應付外界環境之改變。但現在練功以後,這種感覺也許有機會被送進大腦感覺中心…」筆者雖對太神奇的ESP存疑,但極為贊同這想法,並進一步以本文第一及第二節中的腦工作模型解釋此〝超感訊號〞是如何〝被送進大腦感覺中心〞的。一些極微弱的訊號或其它形式的感覺可能確是被自主神經感知的(見圖Ⅱ),例如同住的女人常會有月經同步的現象(但這現象也有可能透過非ESP的方式來達成,見附註3-1)。而這訊號其實也被送入〝感覺(及其意義理解)中樞〞。在平時,〝我〞並不接受這些訊號,當然也不驅使感覺中樞解讀這些訊號,因它們會干擾日常生活,故讓自主神經自行作某程度的處理。但在精神剝離時,剝離出去的幻想因負有驅動自主神經的功能,故這些〝超感訊號〞應也可包括在內,而剝離意念可能會驅使〝感覺〞作解讀以作出更好的處理,因而出現了ESP。但ESP發生時,〝我〞仍不知這些感覺是什麼,只是突然得到一個意念(〝靈感〞)或聽到一個意念(〝神諭〞,是剝離意念透過語言幻想送過來的)或看到一些影像(是視覺幻想製造出來的,以圖代話)。我們並不十分清楚意幻在脫離〝我〞之後如何運作,只知它有超強的幻想力與回憶力(見第二節末的討論)而可以在夢中即興地作出一幕幕極怪異或極美麗的影像(甚至夢到參觀畫展而讚嘆畫者的天才),口若懸河地作一場演講(例夢到某偉人的演說),或裝神弄鬼等等(請見附註3-2)。而剝離意幻的〝特異功能〞在氣功態中似很明顯,它能探知身上一些潛在的傷(是〝我〞不知道的)而加強送訊號並加以擺動。據說練功深入以後會漸漸出現ESP,而催眠時也據說較易出現ESP,這由本文的模型來看是完全合理可能的,問題只是究竟〝超〞或〝特異〞到什麼程度(或許可作個實驗:把女人催眠,看她們是否能猜出其他女人是否來月經,或感知某種化學傳遞物質費洛蒙在空氣中的存在)。另外若超感訊號有被儲入記憶,以備心身作用時提供給自主神經,則作夢可能也有超感知覺。而即使記憶裡無超感訊號,作夢也可能有將平常資訊反芻分析的能力。

  但念力則不知如何解釋,難道剝離的意念除指揮運動外也能驅動自主神經,使產生極強大的電磁場﹖其機制為何﹖李教授的想法是紅血球產生磁鐵效應。微弱的電磁場是可能的,但要強到能彎曲湯匙則太玄了。而其生理意義又何在﹖是為電磁療身﹖或只是數億人口中的變異﹖若這些變異人出現在遠古時代,他們是否可用念力殺死情敵,而使後來的人類全具有念力,就像電鰻一樣呢﹖

附註3-1:甲女以平常方式知悉乙女來經而夢到自己也來經。若此時甲女尚未排卵,則延後排卵;若甲女已排卵則不受影想響,但乙女的下一週期會因乙女作夢而延後,故有機會漸漸達到同步。 ─ 姑妄想之,這種〝作夢法〞不如〝自主神經的ESP並直接作用〞簡單。但作夢法也可能透過剝離意幻的ESP。筆者建議作個實驗:把女人分成三組,讓她們在排卵前用同樣長的時間嗅聞會造成月經同步的化學傳遞物質(根據新聞報導,科學家已知這種物質,而且知道其接受器在鼻內某處),一組是在睡覺REM期,一組是在睡覺NREM期,一組是在清醒時,看何組出現月經延後的現象。可能會有極有趣且重要的結果。

附註3-2:剝離意幻的職責就是在假造一個完全外來的世界,即使是把自己嚇得半死。精神病患或通靈者的〝身份妄想〞,或被催眠者的〝年齡回歸〞,妄想自己是六歲小孩,其實就是來自這種精神功能的不當發揮。在夢中的〝我〞也常有這些現象,例成年人會回到自己的學生時代為考試答不完而慌張不已,而完全不知自己生涯的後來發展。故在夢中的意幻,不論是否與〝我〞分離,都有記憶部份開啟的現象,這部份開啟有助於夢中的角色扮演,不論是扮主體或扮客體。





第二部份(Part II):關於靈的一些思考

四、通靈與念力

通靈

  除非精神病患的幻覺或作夢本來就是鬼神在作功(所以人人都能通靈),否則有外來意念或聲影的通靈經驗應只是精神剝離現象(見第一節)。夢是不是通靈?在有些個例中,夢似乎正確地預測了未來(有些命案因而偵破),但那可能是人在放鬆狀態、意識如脫韁之馬時(或許再加上作夢可能有的〝超感知覺〞或〝資訊反芻〞,見第三節),有時反而能看清事情的另一面及其後發展,或因不合理的思考(清醒時不敢有的)而湧現高明的意見或至少提供一種全新的想法。而有時只是巧合,即使是在科技的領域,理論上發生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的事也會發生(似乎是上帝在懲罰不是百分之百嚴謹的科學家或工程師),而令人瞠目結舌。而一般人常會對一生中偶而一兩次應驗的夢牢記不忘並津津樂道,但對其它上萬個未應驗的夢則不予追究。而這些應驗的夢都是事後才加以追想並迂迴解釋的,且常是自前幾晚的好幾個夢中精選挑出的。故夢應只是單純的生理現象,與靈無關。而各式各樣的通靈經驗只是由夢意外衍生出的意識異常狀態。

  但若算命的真能正確地預測未來,真能不問而知道一切,則通靈現象顯然不是那麼簡單。究竟生辰八字能不能定出一個人的命運,筆者認為是不難檢驗的。只要把全台灣在嬰兒潮時期同一時辰(年月日時均同)出生的人的資料收集起來(每組應會在百人以上),或從現在起追蹤在全台灣的醫院出生的嬰兒,三、五十年後分析他們的資料,必會發現他們並無相似的地方(最像的可能還是他們自己的兄弟姊妹或父母),而且有人一出生就死了。而中國人和歐洲人,或白人與黑人,或災亂與非災亂時期的人,或遠古人(財源廣進,官運亨通?適合當教師或秘書?)與現代人(可擁有三妻四妾?),則更不可能相似。這些以生辰(或其它〝固定資料〞)算命的技術據較理性的人說是古人〝經驗累積〞而成,但古人絕無如此高明的統計能力,資訊閉塞也無法讓他收集到足夠大的樣本。信古人不如信自己,何不讓我們用電腦統計重新訂出一套算命術﹖古人把一天分成十二個時辰其實是頗任意的(顯然與一年約有十二次滿月有關),他們也許念頭一轉而將它分成十或二十或甚至三十個時辰(一個月約有三十天),也可能把午夜十二點整定為子時的起點而不是子時的中點,他們那裡會想到竟會有人宣稱子時開始前與開始後出生的人的命會不一樣。這種算命法也不能用人出生那一刻與太陽的相對位置來解釋,因在同一時間中國各地與太陽的相對位置並不一樣。而且事物的改變是依〝量子機率〞進行的(見第六節),並非由起始條件完全決定,除非有神明的干預。

  以生辰論個性的書都會把各種個性說盡,而其中就會有幾項是符合你或討好你的,而令你很窩心,而覺〝滿準的〞(其實人的個性是多面且多變的),而把不準的忘得一乾二淨。這就是算命的〝藝術〞:要找出所有個性、際遇的類型,然後把它們平均地分成幾組,使不管是用那組答案(若是面相則再加臨場的察顏觀色作適當調整)給你,都會有一部份符合你而另一部份討好你的。即使完全不符也沒關係,因這世上不相信算命的人本來就很多。

  故根據〝固定資料〞而算的命是絕不可信的,除非發明者確係受神明的啟示,而神明也信守了這套約定(神明為什麼要這樣作﹖)持續幾千年對個人命運進行干預。但會不會有人不是根據固定資料,而是透過卜卦(也是一種神與人約好的溝通法)、抽籤,或他本人能穿越時空,或能派遣小鬼替他打探而〝確能〞探知過去未來(不是預測十次對一次,或講的事總是部份對部份不對)﹖這樣的人還沒出生過(若有,請您務必告訴我)。鐵口直斷的算命仙通常會先閃爍地提出最普遍的身體疾病或家庭狀況,再以非常熟練的技巧套問天真的問命者,而製造出他早已算出來的假相。甚至他也可大膽地告訴你身上長瘤,因其衝擊絕不如醫生告訴你的來得大,而你若因而去作了健檢,則也是好事一樁。而若沒查出瘤,你又好事地回去質問,他又可說根據命理他算得沒錯,但你可能曾作過某些好事(應該有吧﹖)而把厄運解掉了。

  的確有很多事巧得不可思議,但這些都是極難得一見,都是確有機會發生的。例美國有一嬰兒出生,他的生日與父、母、祖父與接生醫師相同,真是〝有鬼〞,但別忘了這是〝世界新聞〞。但問題是沒受過統計訓練的人都會直覺地以他週遭的人口作樣本,而覺〝不可能這麼巧〞。但也有很多事只是因當事人無適當的知識儲備或思考能力而被認為是不可思議,並繼而被以其熟悉的鬼神信仰來輕鬆理解,而且因為相信鬼神無所不能而下意識地將一些不確定的情節予以確定化、扭曲化,改變了記憶而不自知。再加改編潤飾後的聳動性,自己也得到一些滿足(連自己都毛骨悚然,自己嚇自己)。而二、三手傳播者也會因自己對聽來的故事細節理解及記憶不清而再自行加油添醋(例幾乎每件新聞的細節各〝大報〞均會有所不同)。於是一個精彩的故事就這樣流傳開來。而有時則是有人突發奇想,為推廣他的信仰而虛構故事(鬼神文學汗牛充棟,隨處可得),甚至製造証據(如照片等),作〝善意的欺騙〞(或譁眾取寵)。人的精神狀態千奇百怪,有很多是我們難以理解的。

念力

  有沒有所謂念力(憑意志的力量將物自一密閉容器中取出,或不碰觸而將湯匙彎曲或移動)﹖任何只憑意志的力量或純心靈的感應都意味著物理定律的破壞(〝有靈〞)或新物理的存在,故物理學家必是比誰都感興趣的,因這是他們超越前人、推展新研究而揚名立萬的大好機會。念力其實是非常容易檢驗的,因可利用〝光干涉儀〞測量物體的微小移動(這是最簡單的念力作用了),但為何號稱站在時代尖端、對新事物反應最敏銳的科學界不承認它的存在?科學界也變得反動保守了?事實上(中國時報寰宇版1994.12.12)自上個世紀以來已有多位物理學者作了數十年的努力想找出一件確實的事例,但至今未能成功(否則今天的物理學就大不一樣了)。甚至有的祭出重賞,雖然有心奪賞的人超過百位,但一個一個地都被拆穿是戲法。世上宣稱見過超自然現象的人何其多,而這些物理學家卻找不出一件,其原因當然是他們總是〝頑固地〞能對所見或所聽的事象作出一般人想像不到的解釋。其實不必等物理學家去找,有念力的人應都知道有個叫諾貝爾獎的東西(即使他原先不知道,別人看了他的表演也應會提醒他),只要他邀幾位受敬重的物理學家為他作見證,證明他確實破壞了物理定律,則諾貝爾獎應非他莫屬,這筆獎金及其後必將伴隨名聲而來的財富必能讓他享用好一陣子,他又何苦繼續靠表演賺取生活費呢﹖所有宗教的經典都不厭其煩地記述他們的教主是如何地施展神通救人助人,所以神通是所有宗教信心的基礎。如果有個人,只要有一個人,證明了神通的存在(結果經確認而登上SCIENCE、NATURE、PHYSICAL REVIEW … 等一流學術期刊),則全世界數十億人會立刻幡然悔悟,革心向善,而他所能獲得的供養更是無窮無盡。他如果有能力為世界、為自己作這麼好的事,他未何不作,而要講一些諸如〝懶得與俗人爭辯〞、〝不需別人來肯定〞、〝不要太重視神通〞、〝佛陀不准人用神通傳教〞(非佛教徒呢?新宗教的教主呢?)… 等等的話來推拖呢?其原因不言可喻。

  那有沒有〝集合的念力〞(很多人一齊想望,使想望的事成真)﹖若有,則身為中國的領導人應是最危險的,因只要有一成的中國人反對他(或反對他的人比擁護他的人多一成),就有集合了一億人的念力在促使他下台甚或生病死亡,〝民意〞的力量可達到極至,不須流血革命。或許念力的發生須一群人同時想望。假設這反對的一億人在每天清醒的16小時(約一千分鐘)中有一分鐘想望,每一分鐘裡仍有十萬人在想望他下台,如此每天連續16小時。若每人十天才想一分鐘,每分鐘裡也仍有一萬人。若一萬人每天十六小時的想望都不能湊效,更別提其它湊不足一萬人的念力了。或許念力須一群人聚在一起,持續不斷地想,那革命軍或任何交戰中的軍隊不要把所有兵員投入戰場,只要抽調其中一萬人(以精神稍異、有宗教信仰者為佳),不必想望戰勝(因那要〝念死〞很多人),只要想望對方領導人病發而不能視事(不必把他〝念死〞),或(更簡單地)改變他的心意就行了。似乎沒有這麼便宜的事(否則古人必早已發現而加以運用了),所以除非真的有一傾聽並回應人類願望的神,否則集體想望(即聚沙成塔,個別意志的力量或許微弱,但若大量聚集且持續或可成一不可忽略的力量)應是不會產生任何結果的。

  不過等一等,或許念力須實施數萬年才會現其功效,而這或許是促成人類(或其它生物)演化的另一原因﹖但除了現代的人類,沒有任何生物知道他們的體質是由基因決定的,更不知何謂基因序列,那念力怎會知道去改變這些序列﹖其實不是學醫的人也都不確知人是如何生病的,又如何用念力治病或致病﹖不知政治如何運作的人又如何把政客〝念下台〞﹖所以要實施念力前勢必需把整個物理的過程研究清楚。要降低辣椒辣度的人需知道他只能改變其中某個蛋白質的結構而不可動到其它的蛋白質以免它變酸變臭。難道念力的進行是只要〝希望強壯〞或〝希望改變〞就行了,它自然會找到作法﹖這可真令人口服心不服。

五、關於靈魂

  人會意識到〝我〞是不能消失的,若會消失,則一切會變得非常荒謬,何以古往今來千百億年中只有這瞬間被〝我〞這個〝宇宙中心〞意識到而顯現出存在的意義,而在我出生之前及永遠睡覺之後卻要〝莫名其妙〞地存在。所以人應有靈魂,永遠眷顧這世界,使其有意義。而且死後有靈魂人生才有意義、目的。

  但若靈魂是精神狀態的延續(這是大部份鬼魂的故事中所宣稱的),則人應在壯年時自殺,因為此時的精神狀態最佳。嬰兒如一張白紙,容易受騙;老人則常是昏昏沈沈,消極退縮(如一張已塗滿的紙,已無空白寫字),壯年自殺可確保死後靈魂的優越地位。而且不要在發瘋,或因腦部受傷變成智障或喪失理性如一頭野獸之後才自殺(為何原是精明有禮的靈魂可忽然改變﹖)。靈魂是永存而不變化的,人會老化、受傷都是因為這軀體是物質的。(未完待續)

  或許靈魂不是精神狀態的延續(例如我們對出生之前的狀態毫無印象),但是是〝我〞這個意識的延續(不然靈魂就和另外一個人沒兩樣,〝我〞還是消失了)。就像人自一場夢中醒來,有些靈魂〝夢到〞他曾是一條狗,有些〝夢到〞自己曾是一個人,而有些則〝夢到〞他被撞了而成白痴或受到刺激而瘋狂,這些記憶都留在〝我〞裡面,但〝我〞已和那夢境完全脫離,再也回不去了,但不管怎樣,〝我〞仍繼續存在。但如果一個人的智慧曾經歷了嬰兒的混沌期、青壯年的明亮期及老年人的灰暗期,各種不同智慧、性格都對應到同一個靈魂,那表示靈魂的本質就只是〝我〞這個意識,不包括智慧的高低、品德的優劣…,這些都是腦袋的職責(所以有隻狗的前生為人,非常會思考,但因今生是狗,所以就不會思考了)。而所有的人(或甚至所有的生物),不管智慧如何、性格如何,他們的靈魂也應都一樣(就像所有的電子都是一模一樣的)。

  但還是有問題。有些人記憶超強,有些人就是記不得剛發生過的事,或有些人被撞了硬是喪失了記憶,記憶不也是腦袋的職責,也是智慧的一部份﹖靈魂怎麼會〝記得〞曾有過的〝夢〞﹖所以靈魂應只是純粹的〝我〞,連過去的事也不會有印象,因而也沒有時間感─ 一個何等的怪物,比〝我的消失〞更荒謬難解了。

  再說靈魂不是物質,應是不佔空間,因而也不被空間限制的,他怎麼會〝在我身體裡面〞﹖但也不能因此就說他是無所不在,因那意謂他〝充滿整個空間〞。而也不能說〝宇宙間只有一個靈魂(叫〝上帝〞)而我是他的一部份〞,因〝一個、兩個〞或〝部份〞等都是物的概念。想到這裡,理性已完完全全地崩潰了。

  真的有必要引出這樣一個令理性崩潰的靈魂怪物嗎﹖哲學史上曾有一支引人入勝的學問叫〝形上學〞,它曾被認為比物理的位階還高,叫 metaphysics。 而這支哲學在兩百年前被判了死刑,因哲學家理解到那些形上學討論,例上帝存在的証明(及前面所作關於靈魂的討論),乃是〝把(純粹)理性用在不該用的地方(超限使用)〞。而人會覺〝我的消失〞〝非常荒謬〞,或若沒靈魂則〝人生無意義〞,應也是這種理性的超限使用。和手一樣,人的心智結構是一種競爭的利器。〝萬物的運行(即使是在遙遠的星球上的)會依人的邏輯所推演的(發生在這顆小腦袋裡)〞是件極不可思議的事(見註5),而人就是因此而能有效地運用自然。這些邏輯及概念(包括凡事要有因果或目的等等)是要用來處理〝能被客觀地經驗〞的事物的,而不能用到自身的存在上,就像眼睛是用來看外物的,而不能用來看眼睛自身。

  所以〝我的消失〞沒有荒不荒謬的問題。世界上絕大部份的人或地方(例太陽或超新星內部)我都沒看過,但他們存在得好好的,一點也未因〝沒有我的眷顧〞而有任何遺憾。我們每天有 1/3的時間睡覺〝消失〞,醒來時也不覺有何損失或覺不可思議(其實是很不可思議),而這世界一點也沒停下來。〝我〞在台灣睡覺時,在美國的各色各樣人等正清醒地在認定自己是〝宇宙中心〞。如果〝我睡覺〞這件事沒有荒謬不荒謬的問題,〝我的消失〞當然也沒問題了。

  而也不該問〝人存在有何意義、目的〞。愛因斯坦發現了相對論,他似有他存在的意義、目的,但那是指他〝在人類社會中的意義〞,是把人類知識發展當研究對象(是可用理性邏輯處理的事物)時所作的結論。而更高層次的〝目的〞,例宇宙存在或生命存在的目的則不能問。是因存在了才會有我的思考,而不能再回過頭來問為什麼要存在,因那就像想用眼睛看眼睛自身。

  但即使明知不對,人必不斷地陷入這些錯誤思考中,因這是一種transcendental illusion(超(於經)驗(的)錯覺,或先驗錯覺),是人無法超越的迷障,是人有理性能力這利器所必需付出的代價(豬就沒這些煩惱,牠不會想為什麼生來只是為了讓人吃)。故仍會有人基於某些〝理性考慮〞而堅持要有靈魂,而也會有人不同意有所謂〝理性的超限使用〞,因那似乎只意味想不通的事就不要去想,不是作學問的態度(這些人不妨再想想,植物一生都沒意識,它們〝為何要〞存在?)。所以以下就讓我們再繼續作〝理性的超限使用〞,既是為了理性上的滿足,也是為了好玩。(只憑〝信心〞的人本來一開始就不必作任何討論,反正有就是有。有靈魂信仰讓人覺得活著是有意義的,所以是件好事。但就如〝相信我比愛因斯坦聰明〞會讓我覺得很快樂,是件好事,但並不會因我信而成事實。)

  如前所述,用理性思考靈魂的唯一〝合理〞結論是:靈魂只是純粹的〝我〞的意識,沒有記憶,因而也沒時間感,而且也不佔空間;而我們也只能假設他們以某種方式察覺其他靈魂的存在(不然類似又聾又瞎又無觸覺,太可怕了)。但不管怎樣,讓我們自由地想、天真地想,而且讓我們假設靈魂是精神狀態的延續,因這是大部份人的直覺。

  若人有靈魂,智障者當然也有。若智障者有,那智慧勝過智障者的天才狗或天才猴(同是哺乳類,由同祖先演化而來)也應有,不然就〝天道無常〞了。若天才狗有,似乎笨狗也不應說沒有(不然天才狗死後就太寂寞了,當然狗與人的靈魂也有可能是完全一樣的,但若堅持人的智障者有靈魂,那基於〝狗道〞也應相信智障狗有)。笨狗都有,那豬、免子、小白鼠也應都有,因必可找到一系列的物種,他們的智慧分佈有重疊的部份。人與小白鼠的精卵細胞類似,只是其中決定後來發展的基因序列不同。老虎的基因給牠們利牙利爪,人的基因給他們利手利腦,這些都給了他們生存競爭的優勢。在自然媽媽(Mother Nature)的眼裡,一隻癩皮狗和愛因斯坦有同樣地位,只是愛因斯坦想吃狗肉時他吃得到,但狗想吃人肉時牠吃不到。若哺乳類的小白鼠有靈魂,何以雞鴨鵝沒有﹖啊,原來蟑螂蚊子也都有。小動物都有,為何年齡兩、三千年的大檜木沒有﹖原來小草、小洋菇也應都有。難道說生命體要達到某種複雜程度才有靈魂,至少要有某種思索反省能力(這些能力其實只是競爭的利器)﹖但為何〝低等生物〞可以存在,而〝低等靈魂〞就不能存在﹖若只有高等生物有靈魂,那死後不是太無聊了嗎﹖無花無草無小白兔,難道上帝會給這些靈魂打安非他命(的靈魂)讓他們在沒有外在刺激時,也能快樂異常﹖而若生物沒有靈魂也能存活,為何堅持我有靈魂,只因我聰明得會主動希望永存不朽﹖所以若人有靈魂,其它生物(尤其是具有明顯求生意志的動物)也應都有。

  為何氣候適宜的時候就有很多靈魂來到這世界,氣候差的時候就少得多﹖靈魂熙來攘往是為什麼﹖在遠古地球環境仍未適合生物居住時,或時間仍未開始、空間尚未存在時,有沒有靈魂﹖若有,他們當時不是過得好好的,後來為何總喜歡到生物體上住一陣再回去(所有宗教都指出靈魂也可直接受懲罰、考驗而不必投胎)﹖若遠古沒有或數量少得多,那生物體是製造靈魂的機器﹖但當機器發生意外碰撞時產品品質會降低﹖同卵雙胞胎的靈魂也是一分為二嗎?靈魂與生物體是完全不同的材料,為何不能直接製造﹖若靈魂有時間上的起點,為何不能有終點?恐龍的靈魂還在嗎﹖牠們是不是仍覺自己很大﹖被牠們吃掉的小動物在六千五百萬年後是不是還恨牠們或怕牠們﹖或只當以前發生的事是一場笑話而握手言好﹖自然媽媽製造了生物體而讓他們腐朽消失(以便演化而愈造愈好),為何製造出的靈魂不也讓他消失﹖而製造出不朽的靈魂是為了什麼﹖如果上帝的存在能提供人類與宇宙存在的原因與目的,那上帝存在的原因與目的是甚麼?

  基督徒會說〝人無法瞭解上帝的偉大計劃〞,這只表示他們對自己的說法也不能理解而只好找句話搪塞。上帝給人理性,而唯獨對〝信仰祂〞這件事卻要我們放棄理性而用純粹的〝信心〞(真是虐待人),這太矛盾了。套個形上學的論證:上帝會破例(行使神蹟不遵守自己所訂的物理規律也是破例)且虐待人表示〝上帝不是完美的〞,這與〝上帝是完美的〞矛盾,所以不可能。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靈魂〞比〝有靈魂〞問題少得多多多,因只要接受〝睡覺不荒謬〞或〝人的種種對生前死後的迷惑只是來自理性邏輯的超限使用,是人無法擺脫的超驗錯覺〞就行了。所以我想我沒有靈魂,你有沒有﹖

註5:!〝自然是可理解的〞這現象或許可這樣作一初步的(不完全的)理解。人類悟性的最基本條件(康德所謂〝先天概念〞及〝先天判斷〞),例如〝事物必以在時間、空間中排列的形式存在,必是可一個、二個或1/3個地計數的〞,或〝若p(a=b且b=c)則q(a=c)〞……等等,是由安裝(hardwired)在腦內的固定線路及其附屬程式執行的。若正確地使用〝腦筋〞,當輸入這程式(線路)的是〝p〞時,它的輸出必然是〝q〞,因而〝非q〞是人無法〝理解〞接受而會被認定是〝錯〞的,而且所有人都會同意是錯的,因為所有人都有同樣一付線路及附屬程式。因而人會以為〝若p則q〞乃是〝天經地義〞、〝放諸所有智慧生物而皆準〞的,甚至是〝存在於自然界中〞的。但這些線路其實是人類在演化過程中產生的。萬物的運行有某種規律。當人類的祖先由一些突變而發展出這些線路時〝意外地〞得到運用自然的能力而使生存競爭力大增,因為此線路及其所支持的程式能與物的運行規律契合。至於其它不能契合的線路則被淘汰掉了或仍存在其它生物身上。或許豬腦內也有一套線路,但因未能與自然規律契合,而使牠們顯得渾渾噩噩(當然最可能的還是因牠們尚末發展出像人類這麼成熟的線路;而野豬的機靈是獵人熟知的,牠們並不笨)。或許人類擁有的是唯一一套能與自然完全契合的邏輯,但人卻無法排除有其它邏輯形式的可能。人無法〝理解〞其它形式的邏輯,甚至無法想像其〝存在的可能性〞,因人腦內並沒有能執行其它形式邏輯的線路。或許某些智慧生物的線路即與人的不同,他們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理解世界,他們的〝數學〞比我們的更簡明易懂,而能更有效地發明創造。
  數學邏輯來自人腦的神經結構(在這種意義下,數學定理是被發現而非發明的),而物理學的理論、觀念則是人類把自己的數學結構強加在自然界的一種發明。至於〝物自身〞,則如康德所主張的,是不可知的。世界是唯物的,但物理是唯心的(The world is physical, but physics is spiritual)。物理學是人類的發明可從這樣的事實看出來:常有一些物理現象,物理學上可有不同的觀念來處理。例如行星繞太陽這件事,在牛頓的觀念裡是由與距離平方成反比的〝力〞造成的,但在愛因斯坦的理論裡則是因行星在太陽造成的彎曲時空中作最短距離的運動,並沒有〝力〞的觀念。後者的數學包含了前者的數學,故後者的適用範圍更廣。其實物理學的發展就是這樣,當理論能解釋所有已知的現象時,大家會樂觀地把理論當真理。等到有不能解釋的現象出現時就開始絞盡腦汁去建構一個數學上可包含前者,但觀念上全新的理論,使理論能走得更遠。所以物理理論基本上是人發明來整合物質世界的工具,是人從紛雜的自然現象歸納出的一些實用規則(只存在於人心中,但總讓人有〝真理〞的錯覺),其整合的範圍愈廣就愈成功。故只要是好用的理論就有繼續存在的價值,就像牛頓力學在工程上仍是標準工具,而中醫的一些陰陽五行理論,若是不導出嚴重錯誤的結論的話,仍可以是某些人工作的好幫手(至少能幫助記憶)。
  康德對物自身的不可知論在量子力學中得到一些支持。例如關於電子在原子中存在的情形,量子力學只告訴我們電子在某一區域出現的機率,而任何把電子想成一個質點以連續軌道作運動的想像都是錯的,甚至把電子想成從某一點消失而同時在另一點出現的想像也是錯的。電子究竟如何存在是不可想像、不可知的,我們只知道當我們作位置或動量或能量的測量時會得到某個值的機率。不過這種〝人類認識極限之外的不可認識〞與康德的不可知論仍有差別。從康德的觀點,〝電子存在〞的理論或量子機率理論背後所代表的物自身是不可知的,甚至連〝存在─不存在〞也只是人類的概念而不是物自身的屬性。
  但演化的事實仍不能令人滿意地完全解釋〝為何自然是可理解的〞。人腦是在古典力學即能處理的世界中演化的,只要能有效地取得食物、逃避獵食者並爭得配偶就能生存下來,這些都只需古典力學的技巧,那為甚麼人能夠進一步發展出量子力學而製造出遠超過生存所需的工具?這與〝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這是人類能在智慧上把其它動物遠遠拋在後頭的最主要原因)是源自量子計算〞的事實會有關係嗎?這宇宙間的規律是如此地緊密嗎,一種動物只要能清楚地處理它部份的現象(古典的)也就能處理它全部的現象?或〝為何自然是可理解的〞是不是個該問的問題呢,因為想用理解力來理解理解力畢竟是荒謬的?人類想用理解大自然的方式去推敲意識是如何由基本物理原理產生出來的努力必然是徒勞無功的,因為如前所討論物理是人類意識理解大自然的方式,而不能用到意識自身上。雖然人類終將找出某類形的腦神經衝動與〝我存在〞的思緒有關,但將無法理解這麼真實的主觀感覺是如何產生的。

六、自由意志與靈

  古典的物理以為物質是以確定的軌跡運行的,它以後的狀態是可由現在的狀態依物理定律推演給出的。所以古典物理的世界是一個命定的世界。但每個人都會清楚感到自己有〝自由意志〞(例如你要我伸出右手,我偏不伸或故意伸出左手),絕無法接受我的一切動作都是千百年前就設定的。但這〝非命定〞是如何成為可能的﹖難道是有個〝靈〞在不斷地讓體內物質不遵守物理定律(行使神蹟,見註6)﹖非也!現代的量子力學告訴我們物質的狀態是依機率進行改變的。每一個改變都有幾乎是無限多種的可能性,而真正出現的狀態則是依據某一可計算的機率被〝任意〞選出的(故算命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對相信有〝自由意志〞但又不相信〝靈〞的人是個大好消息,他們應不會覺〝量子機率〞有何艱澀難以接受的。但再進一步想,似乎仍有問題。既然量子的選擇是〝任意的〞,那人的行為怎會是〝理性的〞、〝意志的〞﹖故似乎仍必須有物理以外的〝東西〞來作〝意志的選擇〞,而這似是〝靈〞必需存在的有力論証。如果再繼續思考下去,生命應是由〝靈〞與〝物〞構成的,缺一不成,雖然這靈未必即一般所認為的靈魂,它可能只是構成生命除了物以外的那一〝必要的部份〞。就如〝現在構成我這個身體的物質可在我死亡分解後再去構成另一身體〞,靈可能也是以類似方式構築生命。不過靈是不能一個、兩個地數的,人腦雖已發展出一套非常成熟可處理〝物〞的邏輯線路,但並未發展出理解靈的線路,因那與生存需要無關。而類似〝物〞之間有交互作用,〝靈〞也可能有交互作用,而這就是心靈感應。

  好極了,似乎所有人都能滿意了,宗教與科學必需是並存的。但筆者要指出,這樣的靈物二元論也是不必要的,因腦其實是一部〝量子計算機〞。兩個粒子在自由空間中交互作用後可能的狀態有極多,但被放入一堆物質中時,他們的可能態就減少很多,而若被放入極端複雜的腦結構中則其可能態更少。那些是這些剩下的可能態﹖即那些是腦最後可能的選擇﹖就是〝對我最有利的〞、〝最合我個性的〞或〝符合我作人作事原則的〞等等。這些剩下的可能狀態是人類祖先在與自然及(更重要的)與自己的同類競爭中經舉族無數次的嘗試錯誤而篩檢下來的,是祖先的生存經驗被轉譯成複雜的腦結構而限制了可能的量子狀態。所以作意志選擇的〝靈〞是〝祖先的經驗〞。除非是出了毛病,否則人不會作出對自己不利又對種族無益的事。而只有在各方評估後仍無法決定好壞的情況下才會出現〝任意〞的選擇(評估的過程則是〝意志〞的選擇)。的確是非常不可思議。但能維持自身生命的身體也是同樣的不可思議,若人能發展出這麼複雜的身體,必也能發展出這樣一付腦,只要生存競爭有需要。若那一天人的社會只有天才才能生存下去,那以後的人類就會全是天才(不過可惜不會是我們這些平常人的後代;其實現在的人已全是人猿時代的天才之後代了)。〔註:您一定是位能接受演化論的人,否則您早就看不下這篇文章了。〕

  現有的電子計算穖是〝古典的計算機〞,它是用0與1根據確定的規律進行的。同樣的輸入,即使作千萬遍,其輸出都一樣(即使是〝亂數產生器〞,輸入的種籽數字一樣,出來的〝亂數〞也都一樣)。但〝量子計算機〞的輸出則可有極大不同(邏輯線路除外),可依〝個性〞、〝心情〞、〝作人作事原則〞等等因素作出各種不同的決定,也可〝順其自然〞(不作決定讓它隨機發展)。故人若要製造一部〝有意志的計算機〞,則需研究如何運用量子機率。雖然要了解目前計算機中所用半導體的工作原理也需用到量子力學,但計算本身並未用到量子原理,例如用真空管也能造出計算機。

  基督徒會說〝上帝是存在的,就看你接不接受〞,我想說的是〝科學是必能解釋一切的,就看你接不接受〞、〝不被違及的物理定律是存在的,就看你接不接受〞。在只知有古典物理的時代,尚未被發現的量子現象會被歸為是〝靈〞的工作,等量子機率被發現後,〝靈〞已無存在的必要。同樣地,我們目前尚無法用計算加以確定或尚不知如何理解的事(雖然基本的定律可能已具備)也常會被歸於〝靈〞。但隨知識的進步,靈存在的空間必愈縮愈小而最後歸於〝零〞。這是基於〝自然是可理解的〞的信仰,這信仰是經各領域無數科學家的觀察檢驗的。當然也可以說宗教是經無數宗教家的體驗而確立的。若是純內心的體驗,我們承認宗教家比誰都在行,他們可盡興建構他們的內心世界,享受他們的宗教生活。但若與〝事物〞有關,最好還是讓科學家去操心。講到生命的起源,應是讓証據說明一切,而不是靠一本二千年前某部族所寫的〝聖經〞。(還好中國沒發展出一個被嚴格信奉的宗教,否則中國〝神經〞第一章的〝盤古開天〞必與西方〝聖經〞的〝創世記〞對上,而使世人更加迷惑。)

註6:康德可能就是因無法解決〝牛頓物理世界的命定〞與〝意志的自由〞的衝突而提出他的〝純粹理性〞與〝實踐理性〞的說法,前者被用來處理可經驗的現象(phenomenon)世界,而後者被用來處理意志的〝本體〞(noumenon)世界,各有各的領域,互不相犯。因意志是自由的,故有責任概念的產生(若人無法自由地決定自己的行為則無責任可言),因而有道德的問題。所以實踐理性處理的就是我們的道德經驗,它有它自己一套不同於純粹理性的先天概念與原則。道德的先天原則以一種命令語式命令我們履行我們的責任(但人有不遵行的自由),這就是康德有名的categorical imperative(斷言命令)。康德如此地論證靈魂應該存在(實踐理性的〝應該〞與純粹理性的〝必定〞相對應):聖潔是實踐必然地被要求的,但沒有任何理性動物在他存在的任何時刻能夠達到聖潔,所以它只能在某一繼續到無窮的進展中被發現到,所以必需靈魂不朽,我們才能完全實現道德原則的要求。所以實踐理性要求(不是證明,證明是純粹理性的工作)靈魂的存在,我們應該相信它的存在(也應該行為得好像它是存在的)。這種論證雖然美妙卻有瑕疵而甚少具說服力,已引來許多批評。在我看來,康德似乎是一開始就認定必需有靈魂,而想盡辦法要論證它的(應該)存在。如果康德知道量子物理,或許就不會那麼執著於意志的〝本體〞世界了。

七、令人迷惑的〝我〞─人腦中的一個程式

  我們不知自何時起即幸運地發現〝我〞是個人,受層層保護,衣食無虞;而流浪狗則無奈地發現〝我〞是隻狗,非但覓食不易,還常要被人踢趕。狗及其它動物的智慧不如人,不會算數學或作詩或為其它生物設身處地地想,但〝我〞的意識可能與人的一樣鮮明(﹖),牠們可能也都覺自己是宇宙中心,似乎自己應就是上帝(只是不知道為何這世上有那麼多他們遇上了就不得不逃命的動物;而也確有很多瘋子相信自己是天神下凡),其它生物都不過是出現在以牠為主體的世界中的一些動來動去會製造噪音的影像而已。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竟然每個微不足道的生物,不管是被人獵殺只為取樂或進補的熊,或被斬首只因有人要在神前發誓的雞,不管是長壽或短命的,是住在深海裡或下水道裡的,都覺得自己是〝宇宙中心〞。而同樣不可思議的是一個〝唯一〞、〝真正〞的中心竟然就落在我身上,而這個中心要永遠被限制在這個身體之內,必須永遠自這個角度看世界,而無法變到另一個中心去經驗感覺它。看到一個不知自那個世界冒出來的人,或一隻在死亡邊緣的動物,我常會迷惑我怎麼不是在他體內﹖

  這個〝我〞經常令我迷惑不已。當然這〝迷惑〞也是源於理性的超限使用,也是一種超(於經)驗的錯覺,明知是錯誤的思考,必仍要不斷地陷入,這是擁有思考能力的人類必須付出的代價。事實上,心理學上認為〝我〞的意識是〝人在與環境的互動中產生的〞(有人把這發現比美哥白尼與達爾文的)。所以它就像放在電腦中的一個程式,不管你覺得多真實(這是必然的,因這程式的作用之一正是造成這種感覺,使你會盡全力保護自己;人體是由許多複雜的工作共同維持的,而意識只是其中的一部份)。嬰兒出生時只有硬體(及少量本能軟體),〝我〞的程式尚未成熟,就如一部電腦沒有有效的工作系統(operating system)。而且不僅沒有〝我〞的意識,嬰兒的神經也都尚在試用階段(懷孕就像閉門造車),他仍需花約六個月的時間接受環境刺激,形成必要的神經連結。而將負責執行軟體程式的腦區也在與環境互動下開始編寫、試用一些程式,完成必要的硬體連結。最後則將多餘的(未用到的)神經細胞(約佔出生時總量的1/6)清除(死亡)。在接下來的成長學習過程中 ,更多更複雜的程式編寫與擴充一直在進行,最後才成一個有自我、會解讀感覺訊號並進而幻想思考的人。人因大量使用軟體(這是心理學家研究的部份,硬體則屬神經學家),所以能經由訓練得到一些技藝,如騎腳踏車、打網球等等。訓練就是在寫程式,而氣功訓練則是在修改〝我〞的程式,使它能在意願下放棄對意念與幻想的控制。而小孩的〝我〞較弱,可能較易發生通靈或超感知覺。

  故這個〝我〞只不過是個程式(及執行它的硬體),是腦在與環境的互動中自行寫出的。那其它生物的〝我〞有沒有像人的這麼鮮明﹖沒人能確切知道,但這種〝中心感〞、〝唯一感〞,甚至〝不可消失感〞都是〝我〞這個量子程式在與外界比較下產生的內部概念(而無外在客觀的証明),故應與智慧有關。我們應注意意識並非生存的必要條件(植物就完全沒有),而它需要極複雜的神經結構來執行。所有動物都需覓食與逃避危險,而這些動作看起來與我們出自意識的行為如此像,故人很容易以為牠們也有意識,習慣於意識思考的人類很難想像這些複雜行為(尤其當你發現牠會注視你時)可以只是反射動作。既然動物意識的問題可能永遠無解,故筆者只能用〝信仰〞來處理(在吃肉或撲滅害蟲時需要它),筆者相信絕大部份的動物都沒意識(這也是大部份心理學家相信的),動物以我們無法想像、理解的狀態存在,我們不應把我們的存在狀態理所當然地推廣到其它動物。與人類最接近的哺乳類或許有某種程度與我們類似的意識,但魚類、青蛙、蟑螂等應與我們完全不同。你能想像完全依賴嗅覺或完全依賴溫度而沒有我們熟知的視覺及聽覺的世界是怎樣的嗎?更何況還有許多人類沒有的感覺存在。

  我在前面把我的困惑感覺極盡心力記錄下來(要描述這些感覺並不容易)想傳達給你(或告訴你我也想過),因我相信(我只能相信因我無法變成你)你的〝我〞跟我的〝我〞一樣真實。但不知你是不是也有過這些迷惑﹖或你到底有沒有弄懂我前面在迷惑什麼﹖那天我消失了,你或可拿著這篇文章想一想,這個曾經那麼真實地迷惑過掙扎過,而你正走在他心路上的人最後仍是消失無蹤了(和雞鴨沒兩樣),不管這世界還要存在多久。你可能又再次感到極度困惑,對將來也必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覺得無法相信,因而又開始相信有靈魂(事實上自古以來人就是因著這樣的超驗錯覺而一而再、再而三地認定有靈魂)。但我再次提醒你,你的困惑只是理性的超限使用,〝中心感〞、〝唯一感〞、〝不可消失感〞等等都只是〝我〞這個量子程式的內部概念(而無外在客觀的証明),你消失之後,世界一切如昔。




Google因反對言論審查而退出中國的搜尋市場。用Google能輕易地搜尋到網頁<
台灣人確定是閩客化的平埔族>,但用Yahoo或Bing則幾乎搜尋不到,除非已約略知道標題或網址。因此把該網頁的部份內容附在這裡,希望不用Google的人也能看到。本文確定了台灣人的身世,無法反駁。へへ2012-12-5


解開台灣人祖籍之謎的幾把鑰匙 - 2013

Y.D. Tsai of NCKU
可列印的 4頁版http://myweb.ncku.edu.tw/~ydtsai/taiwanese/pingpu-print4.doc 2頁版pingpu-print2.doc

幾萬篇的論文與書籍,都在錯誤的預設下,不斷述說閩粵人如何勇猛拓墾荒地而原住民如何怯弱避走深山的故事。明明滿清禁止移民來台(打工則須申請照單,直到1875年),閩粵當地文史也沒有幾十萬人移台的記載,為何台灣還會出現那麼多閩粵人?我終於找到解開台灣人祖籍之謎的幾把鑰匙,原來是大墾戶或官員把自己家鄉的或他們查得到的村社及其姓氏編派給散居的原住民,散番是社番的10倍以上。攤開番社分布圖,社與社相距遙遠(少於8社的有高雄0台南6嘉義2雲林6南投2新竹1桃園4社),中間真的是空無一人嗎?荷鄭清初殖民者徵稅用的人口統計,都只含社番,不含難管理的散番,番社像小城邦city state,才是征服的目標。台灣史學者所謂的社域,頂多只是社番仗勢欺負散番的地域,而不是域內只有社番。1875年前,因滿清的禁入、禁墾、禁買番地令(買後被告發者「田仍歸番」),使閩粵籍大墾戶或官員把散居的原住民虛報為自己的同鄉,如此將來田地才能買賣並可防止已賣田者反悔告官(宜蘭、桃竹苗),禁令成了加速同化的手段(子孫則都說墾戶回鄉招來親族或鄉人,但海峽黑水溝十分凶險,兩岸陸路都靠雙腿,路險人更險,加上政府禁令,一去不知是否能回或何時能回,哪有那麼多冒死也要吃好逗相報的大好人?)。1875年禁令廢止後,官員全面編派祖籍給台灣人(枋山車城恆春、埔里魚池國姓、桃竹苗),向世界,尤其是日本,宣示台灣已是清國人的天下(本來是想招來大量閩粵農民但效果太差),不要再妄想。又1895年以前台灣人口增長緩慢(1811→1897年人口180→257萬),無男嗣的就收養、招贅,因此過了5代就不易確定自己是親生子孫,要確定祖籍更不容易。

【1】1811年台灣人口179萬與1829年泉漳州人口450萬、福建族譜顯示的渡台比率少於1/20:即使沒有禁渡台、禁入番地、禁娶番婦等禁令,假設1683年台灣有各種估計中最高的閩粵人15萬(基因10萬)、1683~1811年有 1/20泉漳男人渡台(安溪、南靖、平和在高峰期將達1/9以上,另還有往南洋者)且4成入贅(二戰後來台華人須娶台女者的成功率約34%),即有 1/50在台傳下後代,並以兩岸閩粵人有相同的年增率 1.0%推算,台灣人的閩粵基因也不會超過3成。若假設台灣原住民與中國閩粵人有相同的年增率,且移民娶妻比率與在原鄉時相同,則泉漳男人450/2萬的1/20是11.3萬,是台灣179萬的6.3%,加上非泉漳後是6.3*1.25=7.9%(若男女移民人數相同則是15.8%),再加上1683年最高估計10萬閩粵基因的貢獻9.3%後是17.2%(25.1%)。而若以史料中可查得的數字(1683年閩粵人5萬、雍乾三次開放接來的眷屬共3萬、接眷者加未接眷者也估為3萬)作計算,則少於1成。
へへ單一鄉鎮單一姓氏來台人數最多的詔安官陂張廖(活廖死張,全台開基祖有95人)族譜顯示,最大的「日享公派」有人來台的2房中只有57人約1/24渡台(此2房中渡台比率最高的第14世也只有1/20),考慮另有4房無人來台,全派只1/38渡台,而渡台者中成為開基祖的只有39%(22人,以此比例推算張廖氏渡台者可能有95/0.39 =240人)。另平和縣心田賴氏、南安縣陳氏各有94、156人渡台,成開基祖的各有36%、31%,都在4成以下。另漳州現已查知的族譜有400多部,從中統計得6895人遷台,平均每部只有17人;來台最多的南靖縣每部有22人,其中75%在康雍乾嘉來台。而遷台超過100人的家族只有28個,平均也只有249人。保有古譜的家族應都不小,在康雍乾嘉的4~5代中少說也有500男人(一族男女老少400人),而數代人中卻只有17人(南靖22人)遷台,佔不到17*0.75/500 =1/39(南靖22*0.75/500 =1/30)。

【2】荷蘭據台前,台灣已產很多稻米:西班牙人在淡水發現稻米多到可以裝滿一艘軍艦與四艘大舢舨,而且據說尚有近五十艘船的米可以搬運;荷蘭人在攻入台南高雄交界的塔加里揚社、宜蘭的奇力板、掃笏社時,都發現眾多裝滿米的穀倉或家戶,掃笏社被「水田」圍繞;宜蘭人與屏東人都以稻米向荷蘭人繳稅。台南科學園區在4200~4800年前就已有粳稻與小米,1700年前已有鐵器、大量稻穀及其它穀物;台北芝山岩在3000~3400年前有粳稻;根據陶片上的印痕,台中大肚在1500~3500年前、屏東墾丁在4000年前都有秈稻。台灣的稻作從未中斷,粳稻、秈稻、粳糯、秈糯都有,只是效率較低。閩粵人應只是引入水利設施、農具、高產早熟耐旱的越南占城稻,所謂的「拓墾」其實就是建水圳。西班牙人還記載了北部原住民已有工人與商人,靠替人蓋房子、鑄箭、縫衣服、製作大刀、轉販琉璃珠與瑪瑙的方式換取稻米。

【3】小琉球:1630年代屏東小琉球被荷蘭人殺死或俘虜的原住民有1119人,貧瘠又無河流的珊瑚礁島的人口密度達165人/km2。以此密度推算,當時台灣西部平地至少有7000 km2,可有116萬人,還未計4000 km2以上的丘陵地人口。又荷蘭人在小琉球沒看到船隻,只有二條捕魚的竹筏,故應是以農業為主,有美麗又整齊的農地與存糧食的農舍,種椰子、蕃薯、玉米(milie栗米?)、香蕉、豆子、anjames、oubis、milge(粳米?)及其它作物,還有養豬,開發得看不到一個地方沒有種植,甚至於在礁岩之間也都開發了。由此可見台灣在荷蘭時代就已有滿滿的人,且農業相當進步。特別的是,小琉球沒有河流,見記載的泉水只有三、四口。若當時有石灰岩洞可儲存大量雨水,這種岩洞須夠普遍才能支援全島農業。若是已會挖井,則當時台灣原住民已能離河而居了,成為面的分布。台灣在2800~2000年前的大湖文化烏山頭時期就已有水井。
へへ清代小琉球是化外的禁地,直到1875年。1788年「祗有泉州民人三十八戶」;1894年有2~3000人;1926年有4400人,已全是泉州人。但據1904年的戶籍資料(存於琉球鄉戶政所),508戶中,能追溯祖先在清代以前來自福建的只有79戶,與1788年的38戶相當符合,佔15.6%。因小琉球曾被清空再吸引移民,故其閩人比例可能反應了高屏沿海的閩人比例。而依父系是15.6%,依全體基因應是少於8%。

【4】宜蘭:在吳沙率1300人進入14年後,當宜蘭還是不准民人踰越的番界時,1810年出現42500漳人(泉250粵140熟番990化番4550),再4年又增加至少1.2萬,卻幾無泉人。但當時北台灣泉人較多,大甲溪以北漳人不到8.5萬(或5萬,若據1926年比例推算),大台北不到6萬(或3萬,多在中和板橋士林內湖一帶),其中東北海岸帶的金(包里)雞(籠、三)貂堡不到1萬。故至少有5.3萬的漳人應來自散番,是原住社番4550的10倍以上,人口密度也達每平方公里(5.8~7.0)萬/320 =181~219人(1810→30年又非自然增加2.4萬)。而貧瘠又無河流的珊瑚礁島屏東小琉球在1630年代的人口密度就已達165人/km2。

【5】枋山、車城、恆春:開山撫番14年後,或恆春知縣大嘆「招墾尚無成效」的11年後,1889年出現15953閩粵人,22社4102社番幾乎全在山區,車城恆春平原9646人中只有3社431社番,但在之後的3年全縣卻僅增加492人,並無大量移民。1888年,另一恆春知縣說「招墾應募者多係衙外胥吏及其親友……於獲准開墾之後,轉賣他人」,可見13年裡來拓墾者很少。撫番統領吳光亮<化番俚言>中有一條是「改社為莊,以示區別」,《恆春縣志》案說莊民均係閩粵渡海而來,官員的操作已可確定。全縣散番是社番的3.9倍,平原區則是21.4倍(因22社比瑯嶠18社略多,故番社漢化改為莊的可能不多)。

【6】埔里、魚池、國姓:水沙連六社,1847年共有社番3020,其中熟番2000全來自埔里社;開山 2年後的1877年有社番6600,並湧現閩粵人2600;再38年後的1915年,閩粵人增為7.8倍20192而番口減為0.8倍5197,閩粵人佔埔里、魚池的73%、95%。是什麼樣的嚴苛淘汰能讓一個原應有1萬多人(依1811年噶瑪蘭人的密度估計盆地內人口,或由盆地內散番應是社番3020或6600的數倍估計,再加上盆地外)的原住民在1877~1915的38年內(實際或許也在14年內,因前 2年就增2600閩粵人)只剩熟番5197、生番62人?而且若不是因埔里社大到難以撼動,熟番應也會所剩無幾。國姓也與魚池類似,1875年前是番界,1926年時已有閩1100粵4400人共佔約95%。但粵籍中祖籍潮州、嘉應、惠州的佔比卻與東勢、石岡、新社的大不同,國姓的粵籍來自何處?應是隨著少數閩粵人(瓶頸效應)的足跡編派而來。

【7】桃竹苗、台北:從《淡水廳志》的1841年人口與1926年日本人調查的人口推算,桃竹苗閩粵籍人口中有57%約14.0萬是1841(道光21)年後才加入的,應是番口漢化,閩粵人不可能躲那麼久。1841年前的當然也可含大量番口,1762年以前丘陵區全部是番界(含苗栗市以南約50 km^2的河谷平原、桃園台地群的湖口楊梅平鎮大溪,可見當時已住有大量平埔人)。若只考慮粵籍區則是62%約10.3萬,相當於1926年的10.3*2.18 =22.5萬,但不可能有這麼多客家人移入桃竹苗,因1926年桃竹苗有粵籍353300,其它地區共只有23.3萬(含大台北2800、中彰投10.8萬、高屏9.2萬),且23.3萬中應有很大部分也是1841年後加入的。台北各堡的總平均則是41%約11.3萬(都換算回1841年的人數),也含不少番口,但台北可能也有大量移民(1908年縱貫鐵路全線通車)與領先全台的年增率,故實際比率也可能低一些。台北至苗栗遲至1875年才廢淡水廳而設縣,算是相對落後,1926年的閩粵人口中,44%是在1811年前就有,8%在1811~1841、16%在1841~1871、32%在1871~1926年間加入。

【8】新社:台中的新社原是噶哈巫平埔族的居地,1833年才有粵人杜行修率「五十壯男」進入。據說在1862~65年的戴潮春反清事件中,沿海居民紛紛遷入新社避難,新社因而逐漸發展,1926年時有閩人300粵人6400,已無噶哈巫人。但沿海居民都是閩人,何來沿海粵人避難?噶哈巫人能舉族翻山越嶺到埔里嗎?有大屠殺嗎?其實清國相當保謢原住民,漢人會被驅逐(像埔里郭百年事件)而不是原住民舉族逃離。故筆者認為6700閩粵人大多是噶哈巫人漢化,只要照撫番統領吳光亮的<化番俚言>作就可以了,根本不必逃。新社面積69 km2,平地至少20 km2,若以每km2有150人估計,1811年平地可有原住民3000人,1926年至少可增為2倍(=392萬÷200萬),即 6000人。

【9】台灣超過千人的大家族(若Y染色體分歧,就可確定是平埔族集体漢化):1750→2000年本土台灣人口 [66~120]→2000萬,即增為17~30倍,但考慮古時人口含二代,每一壯男平均衍生34~60現代男,即男女68~120人。但台灣有許多在這250年間就繁衍上千、甚至上萬人的大家族,這些家族很多正好都分5房。在土牛溝以東(舊番界內),1798年才開庄的新竹湖口鄉就有張六和、陳四源、戴拾和、周三合、黃六成、范八茂、……,這些家族都在1800年前後才因出生數兄弟而成巨族。彰化、雲林、嘉義也有許多姓氏高度集中的鄉鎮(以1956年人數乘2.18倍估得的1990年人數):彰化芳苑&二林-洪3.74萬、彰化社頭&田中-蕭2.87萬、彰化鹿港&埔鹽-施2.88萬、嘉義義竹&台南鹽水-翁1.71萬、嘉義六腳&朴子-侯1.65萬、雲林台西-丁1.50萬、……。其中較少見的姓氏極可能都來自閩粵的同一個村,而這顯示一個普遍的模式,就是閩粵一個村來了1或數人,就能在台灣幾個村傳下近萬人。詔安縣秀篆人游東山在嘉慶年間隨族人300餘人來台(應是1人的籍貫給300多人使用),今游氏後裔約有3、4萬人。1665年從長泰縣山重村來的薛玉進有二子,分別傳衍在高雄頂茄萣、下茄萣,1979年已共有後裔38,076人。南靖縣書洋三山蕭氏在台灣的子孫有4萬人以上。1661年鄭成功的姑丈陳一桂率3子在台南學甲建家園,現在「陳桂記」已有親族數萬人。漳浦縣灌口人陳永華助鄭成功入台抗清,據說很多族人也加入鄭軍,他們的後裔已有6萬人。南靖縣長教村簡氏,明代以來遷台的共有400多人,現在在台灣有17萬餘人,而現今長教村簡氏才6千多人。詔安縣官陂張廖氏在台裔孫有18萬人。
へへ雍正、乾隆年間,閩粵因姓氏械鬥嚴重而施行〝族正制〞,在福建「族長之外,設立族正房長,官給印照,責令約束族丁」(或族正、房長?)。因此台灣的番地轉為民地時,同姓超過百人的庄就設族長、房長,但子孫卻把第一任族長當成共祖,第一任房長就當成族長的兒子,開始編族譜,因而有了湖口「張六和」等家族,也因而全台有很多1750年代開始的家族正好都分5房。這也表示〝共祖之後就分房的大家族〞一開始就有大量同姓的人存在。
へへ平和縣大溪鎮江寨的江氏族譜記載:乾隆初年,江湘「臺灣開庄致富幾十萬,捐貢生」。原來乾隆時期還有一個賺錢的行業叫「開庄」,墾戶說服一個部族接受他的姓氏與祖籍(成為他的兄弟叔伯)而也成為墾民後,埔地就成了無人異議的無主地,就可以登記為墾民所有,並能賣給漢民(多數也是更早漢化的原住民),而他也可以分到很多錢、當族長,甚至有的把土地登記在族長名下,使原住民地主淪為「漢佃」。乾隆在23年1758命令歸附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賜姓改用漢名,推測「開庄」的行業應會風起雲湧。板橋林家始祖林平侯如何在一代之內「年收租穀數萬石」一直是個謎。以1790年番屯制的租穀「一等田22石」(二18三14…)估計,年入1萬石需有450甲以上。從買賣契約看,他買地錢約3萬兩(許雪姬《林平侯父子傳》),以每甲地400兩估算,他買地不到100甲,且很少在大溪,那他為何能在大溪擁地千甲以上?筆者推測他就是「開庄致富」,土地的獲得當然無買賣契約。

【10】苗栗市的啟示–滿清的分化政策培植了桃竹苗的客語人口:1762年以前桃竹苗丘陵區與過半台地都是禁入、禁墾的番界,含苗栗市平原,偷入者杖一百,若有抽藤伐木再加3年徒刑,私墾、居住者應更重,應是越渡關塞中的潛出外境者的絞監候(入監等候絞決,當然經官方允許者無罪)。但據說1737年有6批10人同時開墾苗栗市的8個地區,並在1755年合力開鑿「貓狸三汴圳」,灌溉800餘甲土地。筆者認為這6批人〝依法〞應都是本地人,苗栗市在納入清國前就已自行建好水圳(即所謂的拓墾)。即使那10人真的是移民,僅此8平方公里埔地原來就可養原住民8*150=1200人以上,10人微不足道。水圳建好後,原住人口更是大增,納入清國後能再接受的移民應很有限。據說乾隆嘉慶1736~1820年間移民不下百戶,但100人仍是少數(1926年苗栗街有15700人,估計1800年最少有15700*(150/392)=6000人,另還有2倍的人口在河谷周邊的頭屋公館銅鑼)。苗栗人的客家話與祖籍應是借用自極少量墾戶與來了又去的客家籍官兵,不想讓自己土地將來不能賣給〝漢民〞或女兒不能嫁給〝漢民〞的都須找個中國祖籍。客家四縣離海直線100(梅縣東)~200(平遠西)公里間,應不會有太多窮苦農民能長途雙腿跋涉1~2百公里,再付可觀船資從汕頭偷渡420公里來到後龍(泉州後龍210公里),進入充滿未知的地域。而官兵的移動則很平常。
へへ1766年苗栗市納入清國時,後龍的漳、泉人應是虎視耽耽,一撲而上,為何會讓遠來的四縣人捷足先登?既然來的四縣人不可能很多,那原先應略懂閩南語的苗栗市人為何會變成四縣客語人?事實上,1762年以前過半屬番界的桃竹苗4+9+13=26、台中5鄉鎮市、再加南投國姓,除大溪、太平平地、霧峰山地(多福佬客)外,全都成了客語區(筆者推測因板橋林家林平侯在大溪「開庄致富」,而太平周邊的霧峰大里林姓部族勢力很大,故兩地成了閩語區)。客家人真的能在1762年後突然發揮神力,遠渡來台,搶在周邊閩語人之前佔據幾乎整個桃園至大肚溪的舊番界嗎?若說閩語人不愛住山,那台地(新社湖口…)與河谷(新埔芎林竹東苗栗…石岡東勢)呢?其實閩南的人也住山,甚至也有客家人,為何來的反而都是更遠的四縣人、海陸人(汕尾新豐620公里、泉州新豐220公里)?顯然有政策的介入。滿清為防漢人在台灣造反,對台實施「班兵」制度,官兵駐台每三年輪一班,且從雍正年間起規定,班兵不可派駐同籍人聚集的地方。可以想像,清廷應會在漳、泉籍旗鼓相當的後龍(1806年漳鬥贏泉)派駐客家籍官兵,甚至刻意讓客籍官員以客語「教化」新納入的苗栗市人,並引進少量的客籍移民(從高屏?)。筆者推測是這樣:1721年朱一貴事件與1732年吳福生事件使清廷注意到以客制閩的好用,因而在1766年後在桃竹苗新領土上陪植客語人口,使台灣即使要造反也難以團結(客語人還可守住山區不讓造反者遁入),而且在1786年的林爽文事件中又發揮了效用,讓清廷政策更堅定。這個分化政策至今仍深深地影響台灣。

附記一件事。1892~95年成稿、日治時被重抄的《嘉義管內采訪冊》將打貓西、北、南堡2.3萬人全記為番戶。「番戶」寫了91次(88街庄+3計共),筆者猜測有三種可能:一是此三堡(大埤南部、大林西北部、溪口、新港北部、民雄西部)拒絕官員統一編派閩粵祖籍,官員挾怨報復;二是編者或重抄者想保留一些他認為的真相;三是編者公報私仇。

更多請見 http://140.116.5.200/~ydtsai/taiwanese/pingpu.htm的原版,底下摘錄其中關於幾把鑰匙的詳情,所有計算都在 http://140.116.5.200/~ydtsai/taiwanese/calculate.xls





【1】1811年台灣人口179萬與1829年泉漳州人口450萬、福建族譜顯示的渡台比率少於1/20
1811年台灣人口 179萬(實際人口在160~200萬間)。1829年泉州、漳州總人口 450萬(實際極可能少於400萬),以年增率0.15%倒推,1683~1811的平均泉漳男性人口取為 199萬。再取活過20歲者的平均壽命 55歲、128年中有 1/20男人偷渡來台(高移民的安溪、南靖、平和將達1.5倍即 1/14 以上,這三縣高峰期又將達1.5倍即 1/9 ,另還有往南洋者,加上後出海不歸者將達 1/8以上)、偷渡成功存活且在語言不通與政府禁入番地禁娶番婦的雙禁令下能靠兩腿走入部落入贅平埔族的達4成二戰後來台華人須娶台女者的成功率約34%)、非泉漳人是泉漳人的1/4、1683年的閩粵人取各種估計中最高的15萬人(基因10萬)、用那時代最可能的生育死亡年增率0.40%(1893~96年增率是0.57%,福建是用0.15%倒推)。計算結果是台灣人的閩粵基因不超過3成。另若以相同的年增率 0.5% ~ 1.0%倒推泉漳人口與推算台灣閩粵基因數(但1683~1711年以0.4%推算),結果也都在3成以下。又若假設台灣原住民與中國閩粵人有相同的年增率,且移民娶妻比率與在原鄉時相同,則1829年泉漳男人450/2萬的1/20是11.3萬,是1811年台灣人口179萬的6.3%,加上非泉漳後是6.3*1.25=7.9%(若男女移民人數相同則是15.8%),再加上1683年最高估計10萬閩粵基因的貢獻9.3%後是17.2%(25.1%)。
或以史料中可查得的數字作計算。荷蘭長官記載的2.5萬,加上鄭成功帶來的2.5萬,不計戰死、病死、未娶與1683年後被遣返清國的,共取為 5萬;又雍正10年至乾隆26年間(1732-1761)曾有三次共11年開放接眷(二等親以內,含子媳),共來了約3萬眷屬,加上接眷者與未接眷者(兩者應都是先前偷渡或違法在台居留)後,以 6萬估計,則1811年時閩粵移民滋生的基因是該年人口179萬的9.4%,少於1成
【對照福建族譜】1992年的《雲林縣廖氏大族譜》估計,只雲林縣的張廖氏(活廖死張)就有約4.2萬,全台其它地方還有幾萬,他們都源自福建詔安官陂。官陂張廖應是單一鄉鎮單一姓氏來台人數最多的了,全台開基祖共有95位。族譜中的「日享公派」含詳細的官陂族譜(P.127~151),最具研究價值。日享公派有6房,其中2房有人來台,故有11~16世的詳細族譜,另4房則止於11世,11世中來台2房佔111/175。筆者計數其中11~14世(約在康雍乾年間)的人數,不計渡台者的後代,曾在官陂活過的「日享公派」來台2房的男人共有111+239+431+605 =1386,渡台者0+10+17+30 =57,渡台比例是57/1386 =1/24。高峰期是在14世,有30/605 =1/20渡台(10世3兄弟的14世孫中有18/38渡台,其中一組堂兄弟10/12渡台;12、13世各有一組6兄弟全渡台)。若考慮另有4房無人來台,則日享公派的來台比例可低到 (57/1386) *(111/175) =1/38(但注意不能用祖譜估計自然年增率,因明末清初曾有〝社內統一姓氏、社間結派認祖〞的運動,小姓被併入大姓,請見福建人的祖譜 http://140.116.5.200/~ydtsai/taiwanese/genealogy.htm ,台灣平埔人認閩粵祖的情況亦然)。全部57位渡台者中有33位不知所終、2位無後,成為開基祖的僅22人,佔22/57 =38.6%,而這是在已有親族聚居而娶妻應較易的情況下,且也可能含少數唐山媽(以此比例推算張廖氏渡台者可能有95/0.39 =240人)。根據漳州編的《平和縣心田賴氏淵源志》,心田賴氏渡台的有94人。但據一賴氏網站的開基祖列表,心田派有34位(另有7位不知所終,可能是出現在開基祖的族譜裡),佔34/94 =36.2%。沈建德博士根據族譜發現,福建南安縣陳氏在荷鄭康雍乾移居台灣的156人中只有49人有娶妻(31.4%);晉江縣玉山林氏在康雍乾來台的82人中,只有7人有眷屬,但在台都無後代(0%)。看來能成開基祖的都在4成以下。另林嘉書(《閩台移民系譜與民系文化研究》)從漳州已查知的400多部族譜中統計到有6895人遷台(p.248),平均每部只有17人,而遷台人數最多的南靖縣,平均每部22人(107部族譜中有101部有遷台記載,共2289人,p.220)。而渡台超過100人的家族只有28個,例如:南靖縣梧宅賴氏480人、梧宅林氏208人、梅林魏氏309人、梅林簡氏143人、樂土黃氏304人、竹溪沈氏115人、下版寮李氏230人、下版寮劉氏109人、奎洋莊氏255人、書洋金山蕭氏275人,雲霄縣何地何氏397人,漳浦縣大坑陳氏231人,平和縣壺嗣吳氏179人。 100人以上的有些其實包含台灣家族入譜者,而從所舉的例子取平均也只有249人。南靖賴氏雖有480人渡台,但據一賴氏網站的列表卻只有31位開基祖來自南靖,比例是31/480 =6.5%,遠低於官陂張廖與心田賴氏(廖、賴分別是本土台人的第17、19大姓)。南靖縣資料(p.230)顯示,在康雍乾嘉來台的佔75%。保有古譜的家族應都不小,在康雍乾嘉的4~5代中少說也有500男人(一族男女老少400,多社聯宗更多),而數代人中卻只有17人(南靖縣22人)渡台,佔不到17*0.75/500 =1/39(南靖22*0.75/500 =1/30)。由此可見,本文以「1683~1811的128年中1/20男人渡台、其中4成存活且入贅」作估計,其實非常高(泉漳男人有 (1/20)*0.4 =1/50在台灣傳下後代)。

【2】荷蘭據台前,台灣已產很多稻米
據江樹生譯的《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屏東塔樓社與武洛社以稻穀向荷蘭人納稅。1684年的《臺灣府志》記載鳳山八社是「不捕禽獸,專以耕種為務,計丁輸米於官」。鄭氏主要經營嘉義到高雄,1684年漢人尚未到達屏東平原,故在鄭氏來台前,屏東原住民已以務農為生。其實在荷蘭據台前,台灣北部、南部都產很多稻米。據蔡承豪《臺灣稻作技術變遷之研究》P.45~68,1627年西班牙人攻入淡水地區時發現稻米多到可以裝滿一艘軍艦與四艘大舢舨,而且據說尚有近五十艘船的米糧可以搬運;1635年荷蘭人攻入台南高雄交界處的塔加里揚社時,發現眾多穀倉,大部分都裝滿米;1644年荷蘭人攻打宜蘭的掃笏社時,發現它被「水田」所圍繞,攻入奇力板社時,發現家家戶戶儲滿稻穀與小米,而之後噶瑪蘭人也以稻米向荷蘭人繳稅。又據考古資料(見蔡承豪文P.34~42),台南科學園區在4200~4800年前就已有粳稻與小米,1700年前已有鐵器、大量稻穀及其它穀物,農耕已相當進步;台北芝山岩也發現3000~3400年前的碳化粳稻;台中大肚(1500~3500年前)與屏東墾丁(4000年前)也都發現陶片上的秈稻印痕。故台灣的稻作從未中斷,粳稻(米粒肥圓,例蓬萊米)、秈稻(細長,例在來米)及黏性變種的粳糯、秈糯都有,只是較少水耕(宜蘭是水耕),且可能採燒地、游耕法,收穫時用手拔,效率較低。閩粵人應只是引入水利設施、農具、高產早熟耐旱的越南占城稻(屬秈稻),所謂的「拓墾」其實就是建水圳。西班牙人還記載了北部原住民已有工人與商人:金包里社、大雞籠社原住民既不耕種,也不收割,靠著替人「蓋房子、鑄箭、縫衣服、製作大刀、轉販琉璃珠與瑪瑙的方式換取稻米」(蔡承豪引用《西班牙人在臺灣》P.158)。

【3】小琉球
據1649年1月巴達維亞(雅加達)總督的報告,自1636年的4月起,小琉球原住民被殺或自殺者504人,被俘虜送往他處者697人,1647年最後被捉獲者17人,共1119人(見程紹剛譯註《荷蘭人在福爾摩莎》P.298),其中1045人是在1636年的4~7月間(《巴達維亞城日誌》的1636/11/26;《熱蘭遮城日誌》的6/2說滅掉約500俘虜483)。而珊瑚礁構成的小琉球島僅6.8平方公里,人口密度達165人/km2,這應是荷蘭人在台灣因進行剿滅(悲哀)而作過的最完整的人口統計了(1650年屏東8社中有4社人口在1599~2160間,密度可能更高)。以此密度推算,當時台灣西部平地至少有7000 km2,可有116萬人,還未計4000 km2以上的丘陵地人口。又據《熱蘭遮城日誌》第一冊,荷蘭人在小琉球沒看到船隻,只有二條捕魚的竹筏(1630/5/13),故應是以農業為主;有美麗又整齊的農地與存糧食的農舍,種椰子、蕃薯、玉米(milie栗米?)、香蕉、豆子、anjames、oubis、milge(粳米?)及其它作物,還有養豬,開發得看不到一個地方沒有種植,甚至於在礁岩之間也都開發了(1633/11/18、1636/5/11、6/2)。由此可見台灣在荷蘭時代就已有滿滿的人,且農業相當進步。特別的是,小琉球沒有河流,二條地溝約以45度交叉於島中央而分成四塊台地(最高點分別為87、70多、70多、50多米),1900年前後見記載的泉水只有三、四口(大的每秒可湧出2708/3600 =0.75公升)。若當時有石灰岩洞底部可儲存大量雨水,這種岩洞須夠普遍才能支援全島農業。若是已會挖井(小琉球的井一般淺於10米,有只6米多的,但在台地較高處須穿透4~10米以上的珊瑚礁石灰岩),則當時台灣原住民已能離河而居了,成為面的分布。台灣掘井的歷史可溯至石器時代,2800~2000年前的大湖文化烏山頭時期就有。據1958年調查,由地面至靜止地下水位的深度(米):台北3~10、桃園5~13、新竹至高雄7~13(除濁水溪沖積扇2~4)、屏東5米。台南有一口烏鬼井,深3.48米,水位常在0.57米深處;另一口延平街古井,3.15米深、水位常在1.82米深處。
清代小琉球是化外的禁地,不准民人登島,直到1875年。1788年清國曾登島搜查林爽文餘黨,發現「祗有泉州民人三十八戶」(《欽定平定臺灣紀略》,清代文獻似乎都照例不提散番);撫番4年後的1879年有340餘戶、2000餘口(夏獻綸《臺灣輿圖》);1894年有400餘戶、2~3000人(《鳳山縣采訪冊》);1926年有4400人,已全是泉州三邑人(鄉貫別調查)。1893→1926台灣人口增為1.54倍,因此這些三邑人應是從1894年的人口繁衍而來。但據1904年的戶籍資料(存於琉球鄉戶政所,見李宗信<小琉球的社會與經濟變遷>),508戶中,能追溯祖先在清代以前來自福建的只有79戶,與1788年的38戶相當符合,佔15.6%。因小琉球曾被清空再吸引移民,故其閩人比例可能反應了高屏沿海的閩人比例(但三邑人在高屏各郡或沿海各庄除小港庄64%、彌陀庄62%外,其它都佔四成以下,原住民祖籍是編派的)。而依父系是15.6%,依全體基因應是少於8%。

【4】宜蘭
宜蘭在荷、鄭、清初並無閩粵人,1773年才有林元旻4兄弟開墾礁溪,1796年才又有吳沙率約1300人前往武力開墾(《東槎紀略》卷三:「沙所召多漳籍,約千餘」、「泉籍初不及二百人」、「粵人則不過數十為鄉勇而已」),1804年台中巴宰族人潘賢文聞風跟進,也帶約1000熟番前往,1810年併入清版圖。但1810年閩浙總督方維甸在<奏請噶瑪蘭收入版圖狀>中奏報,噶瑪蘭已有漳42500泉250粵140熟番990歸化生番4550共48430人,14年間竟已有42500漳州人,平均每年增加約3000人。而據《淡水廳志》卷4,1811年大甲溪至台北的淡水廳有人口21.5萬,若以1841年的各堡人口比例扣除客家地區的至少4萬後,漳籍不到8.5萬;而若以1926年漳人只佔22.5%算,則不到5萬【暫不管真假,桃園東部的桃澗堡2萬,多漳籍;大台北12.4萬,漳籍(1926年只佔26%)不到6萬(或3.5萬),其中東北海岸帶的金(包里)雞(籠、三)貂堡,1841年總人口11359佔淡水廳的4.0%,1811年可能只有0.9萬】。而且當時宜蘭尚屬未入版圖的番界,民人是不准越界的(設有隘寮派兵看守),而吳沙家族竟能每年招佃3000人,吸走北台灣漳州人的1/3(或1/2),卻幾無泉州人,這顯然不合理【大甲溪以北的漳人優勢區只有:台北的雙溪貢寮到石門的東北海岸帶(即清代的金雞貂堡)、士林、內湖、板橋、中和、土城,與桃園的東部】。又漳、泉人數差那麼多,如何鬥?又據《噶瑪蘭志略》卷5, 1810→1814年噶瑪蘭人口48430→62243,由「前4年仍是年增約3300人且到1926年(泉4700、漳133100)泉州人只增加4500人」來看,應仍是以漳州籍為主,難道淡水廳4年又被吸走1.2萬的漳人?故筆者認為,42500或4年後的5.5萬漳人中除了吳沙帶去的1000多人外都是原來散居而未集居於大社的噶瑪蘭人,是原住集居社番4550人的10倍以上,人口密度也達每平方公里(4.6+1.2)萬/320=181人,而若是加1810→1830非自然增加的2.4萬,則可達(4.6+2.4)萬/320 =219人(而貧瘠又無河流的珊瑚礁島屏東小琉球島在1630年代的人口密度就已達165人/km2)。吳沙家族只是對這些散番抽取「鄉勇費」,實即現在常聽聞的「保護費」,而大社則抗拒。而在1810年宜蘭各界呈上戶口清冊請求併入版圖時,如果都據實呈報為原住民,將來這些番地不能賣給漢民,而已賣地的原住民將來也可能反悔而告官(依法「田仍歸番」),故把繳「鄉勇費」的散番全部報為漳人。而且如此一來還可製造「生米已成熟飯」的假象,即既已有如此多漳人違法越番界,且違法墾番地,就無法懲罰而直接設廳了。就在宜蘭突現4萬多漳人的同時,1781→1811年台灣人口也暴增105萬(清國自1741年開始作非徵稅用的人口普查,1756年台灣有66萬)。

【5】枋山、車城、恆春
枋山、車城、恆春也有突然出現大量閩粵人的情況。這地區在鄭氏時期據說被視為流放罪犯的天然監獄,在清代則是禁止民人踰越的番界,直到1875年開山撫番才設恆春縣。但據《恆春縣志》卷7,在1889年全縣人口就達20055, 14年裡湧現15953閩粵籍的莊民,社番只有22社4102人。恆春車城平原9646人中只有3社431名社番,其它社番全在牡丹、滿州的丘陵區。但在之後的3年卻僅增加492人(至20547),年增率0.82%,略高於全台的0.57%,並無大量移民。不要以為閩粵人對後山地區早已垂涎欲滴,一撲而上,1875~79年清國還需在廈門、汕頭、香港以獎勵招募農民,結果因成效不彰而廢止。據《台灣通史》,恆春知縣稟言:「臺灣開拓後山,於茲三年,生番漸次受撫,而招墾尚無成效。」畢竟番域凶險,拓墾一切從頭,台灣西部人口又非達到飽和。1888年,另一恆春知縣說:「招墾應募者多係衙外胥吏及其親友,與衙役勾結,稔悉地理。於獲准開墾之後,轉賣他人。」可見13年裡來拓墾者很少。撫番統領吳光亮<化番俚言>32條中就有一條是「改社為莊,以示區別」,《恆春縣志》案說「莊民均係閩之漳泉粵之潮嘉等處渡海而來」,但又矛盾地說「開治以後,來者較多,土著則皆番民也」,官方的操作已可確定。全縣散番是社番的3.9倍,平原區則是21.4倍(因22社比瑯嶠18社略多,故番社漢化改為莊的可能不多)。
但1875年後禁買禁墾番地令已廢止,為何官員還要編派祖籍給原住民?這是為了向世界,尤其是日本,宣示台灣已是清國人的天下,不要再妄想。1874年,日本以1871年琉球人在高士佛社被殺為藉口登陸屏東車城,攻打牡丹等社(日兵5990人戰死12人死於瘧疾561人),主張番界不屬清國,是無主地。因而事後清國開山撫番,並在只有2萬人口的枋山、牡丹、恆春地區設縣,而不只是設廳,其宣示意味濃厚。1875~1895年間清國用來欺騙世界而全面編派給台灣人的祖籍,現在也被中國拿來要求台灣回歸「祖國」。

【6】埔里、魚池、國姓
宜蘭、恆春都在開始有閩粵人進入到第一次有統計記錄的14年內,族群結構完全逆轉,若不計外來的熟番,平原區閩粵人各佔90%、95%。全台其它地區應也都差不多,都在大墾戶進入後,或開山撫番後的幾年內散番全部漢化,〝拓墾完成〞,只是很難找到資料查証而已。
像埔里、魚池應該也是,但因只有開山2年與40年後的族群統計而難以確証。據閩浙總督劉韻珂<奏勘番地疏>,1847年出來迎接他,請求設官治理的埔里、魚池盆地內「水沙連六社」的社番有生1020熟2000多,共3020人,其中熟番全來自埔里社。據1877年夏獻綸查勘中路埔堛熙孎i,開山2年後此六社有漢民2600多、屯番6000多、化番600多【註:屯番指外來熟番,據埔堛懇f自述而官員記下,1823~4年間有中部熟番受邀入墾該社,但24年後該社竟逆轉成熟番2000生番27,筆者認為應是生番熟番化,頂多只有幾百人是真正外來】。再38年後的1915年,據日治《第二次臨時臺灣戶口調查概覽表》(見邱正略<水沙連地域客家的開發與聚落分布>),閩粵人已佔埔里社堡(閩7899粵5101熟4777生番38)17815的73.0%、五城堡(魚池,閩6590粵602熟358生24)7574的95.0%,二堡共有閩粵人20192、熟番5197、生番62,即閩粵人增為7.8倍而番口減為0.8倍。以全台灣1893→1896→1912的年增率0.57% & 1.4%把閩粵人20192回推到1877年是14510,若以開山後前2年有2600的速度,也是14年內就可達成,但二位恆春知縣的說法顯示招墾並不容易。埔里、魚池盆地共63平方公里,依1811年噶瑪蘭人的密度估計,盆地內可有生番(181~219)*63 =11403~13797人,而面積是盆地3.5倍的丘陵區應也有不少人口。而由宜蘭、恆春的例子也可知,盆地內散居的散番會是官方統計的社番3020或6600的好幾倍,也就是上萬,另再加上盆地外。是什麼樣的嚴苛淘汰能讓一個原應有1萬多人的原住民在1877~1915的38年內(實際或許也在14年內)只剩熟番5197、生番62人?而且若不是因埔里社大到難以撼動,熟番應也會所剩無幾。原住的生番不是閩粵化就是熟番化,而閩粵化的吸引力顯然大過熟番化,而且1875年後官員編派的當然是閩粵籍。
國姓也與魚池類似,1875年前是番界,1926年時已有閩1100粵4400人,閩粵共佔人口的約95%(粵籍佔1915年的69.6%、1920的74.8%、1935的78.7%,1926年應佔約76.4%)。而照理說,粵籍應多來自東勢郡(東勢、石岡、新社),但祖籍潮州、嘉應、惠州的佔比卻與東勢郡的大不同(國姓23%、64%、14%,東勢郡65%、28%、8%),國姓的粵籍來自何處?應是隨著少數閩粵人(瓶頸效應)的足跡編派而來。

【7】桃竹苗、台北
基隆至苗栗的丘陵區(乾隆27年1762以前全部是番界),更難有資料,又未與外界清楚隔絕。但還是可作一些事。據《淡水廳志》,1841年淡水廳城南二堡(後來的苗栗一堡,含後龍、造橋、獅潭、三義之間的大片地區,苑裡、通霄則組成城南三堡)有人口14158。1841→1926年全台灣人口增為不到392.4 /[160* (1.004^30)] =2.18倍1811年台灣實際人口取為最低值的160萬以免高估計算結果,因筆者認為福建通志的194萬太高),城南二堡人口自然增長應不到14158*2.18=3.09萬。但1926年時這地區有閩粵人10.04萬,故約有(10.04-3.09)/10.04 =69%是非自然增加的,若1841~1926年並沒有大量閩粵人移入苗栗一堡各鄉鎮的事實,則這地區約69%的人口應是1841(道光21)年後加入的,應是番口漢化(閩粵人不會躲這麼久)。醫界已發現,苗栗客家人與賽夏族人常見蠶豆症,但其它地區的客家人少有此症。同法算得的其它各堡的比例是(見 calculate.xls):城南三堡45%、一堡55%、廳治城廂45%、城北一堡(頭前溪北)51%、二堡(西桃)67%、桃澗堡(東桃)47%,桃竹苗各堡總平均是57%,約105911*0.57/0.43 =14.0萬的閩粵籍人口是1841年後加入的。而1841年前的人口中也可含大量番口,1762年以前丘陵區全部是番界(見柯志明的台灣番界圖含苗栗市以南約50 km^2的河谷平原、桃園台地群的湖口楊梅平鎮大溪,可見當時已住有大量平埔人)。若排除閩籍人很多的南二、廳治、桃澗等堡,則粵籍區是62%約10.3萬,相當於1926年的10.3*2.18 =22.5萬,但不可能有這麼多客家人移入桃竹苗,因1926年桃竹苗有粵籍353300(四縣168300海陸133200),其它地區共只有23.3萬 (四縣128600海陸21400),含大台北2800、中彰投107700、高屏92000,且23.3萬中應有很大部分也是1841年後加入的。
へへ台北各堡的總平均則是41%約11.3萬(都換算回1841年的人數),也含不少番口。但台北已成政治與經濟的中心,也會有很多移民,尤其在1908年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後;又首善之區台北的年增率也可能領先全台飆高,不只增為2.18倍,故實際比率也可能低一些。當然也可懷疑是1841年的統計效率太低,但清國自1757年起就有一套「每戶發給門牌,名字填在門牌內,十戶立牌長,十牌立甲長,十甲立保長」的保甲戶口清查法,已用了84年,民戶很難逃掉。
へへ台北至苗栗的廣大地區遲至1875年才廢淡水廳而設縣,算是相對落後,全淡水廳(扣除大安溪以南)的總平均是48%約25.3萬。又1841→1871的30年間,淡水廳依比例扣掉城南四堡後的人口269933→約401815,自然增長應不到269933 *(1.004^30) =304276,故有24.3%約9.8萬,相當於1841年的8.7萬是非自然增加的。再仔細算後,1926年的台北至苗栗閩粵人口中,44%是在1811年前就有,8%在1811~1841、16%在1841~1871、32%在1871~1926年間加入。鐵路通車後,確實可能有大量人口移入北台灣,但如前述不可能有大量客家人移入。

【8】新社
台中的新社原名「新番社」,是噶哈巫平埔族的居地。1833年粵人杜行修率「五十壯男」由台中大坑(而非東勢)進入,為閩粵人到達新社之始。據說在1862~65年的戴潮春(萬生)反清事件中,沿海居民紛紛遷入新社避難,新社因而逐漸發展,1926年時有閩人300粵人6400,已無噶哈巫人(1905年台中廳熟番只有282人),據說都搬去埔里了。但戴潮春事件並未波及東勢、石岡等客家區,沿海居民則都是閩人,何來沿海粵人避難?五十壯男能繁衍多少人?噶哈巫人能舉族翻山越嶺逃避而不遇阻力嗎?有大屠殺嗎?其實清國相當保謢原住民,漢人會被驅逐(像埔里郭百年事件)而不是原住民舉族逃離。中部平埔族向宜蘭、埔里移民的應只是一小部份勇壯者向外尋找更好機會,就像閩粵人一樣,而不是像許多學者所說的在逃避外來入侵者。故筆者認為6700閩粵人大多是噶哈巫人漢化,只要照撫番統領吳光亮的<化番俚言>作就可以了,根本不必逃。新社面積69 km2,平地至少20 km2,若以每km2有150人估計,1811年平地可有原住民3000人,1926年至少可增為2倍(=392萬÷200萬),即 6000人。

【9】台灣超過千人的大家族(若Y染色體分歧,就可確定是平埔族集体漢化) - 2013、2014
據一張廖網站的開基祖列表,全台10~18世的開基祖有95位(雲林的有44位),其中不能歸入「某某公派」的有16位(雲林有8位),可能是官陂祖譜中找不到。又據1956年的人口普查,雲林西螺、二崙、台中西屯各有台澎廖姓12.9萬的8.5%、9.0%、3.4%(潘英《台灣人的祖籍與姓氏分佈》)。西屯開基祖有34位,而西螺+二崙共38位,來台時間差不多,但雲林開基祖的後代人數是西屯的的 [(8.5+9)/38] /[3.4/34] =4.6倍,為什麼?是否意味雲林張廖氏有3.6/4.6 =78%來自平埔人的「認祖歸宗」?
へへ1956年時西螺+二崙開基祖每位平均有後代22575/38=594人,相當於1990年的594* (2029/931) =1295人。 1750年台灣人口66~120萬,2000年時本土台灣人約2000萬,增為30~17倍,但考慮古時人口含二代(均壽不到50歲),每一壯男平均衍生60~34現代男,即男女120~68人。但台灣有許多在這250年間就繁衍上千人的家族:桃園新屋「葉五美」家族,開基祖葉特鳳於1735年隨父來台,特鳳妻卒於1827年,生5子,1980年代有後代8000人;桃園新屋范姜家族,開基祖5兄弟(本姓范為感念姜姓養祖父而改姓,全世界的范姜都源自這五祖)於1736~1951年間自廣東海豐公平墟先後來台(竟都存活且都傳下大量後代),2005年全台有4212人(而新屋也成為鹽墩村姜與范姜二姓的聚集地,1956年新屋姜姓約有2000人,1956→2000年台灣人口增為2.38倍,2000年時推估二姓共有9千人);台南七股篤加村全村姓邱,開基祖邱乾成於1748年19歲時來台,也生5子,1956年村內設籍者有1598人,依台灣人口增加倍數算,邱氏推估有3800人;苗栗公館傅家,傅常達於1753年率5子來台,進入當時仍是番界的鶴崗村,今每年祭祖的就超過1000人;苗栗西湖劉家,劉恩寬1755年來台,定居番界內的四湖村,生有5子,現今宗族估計逾4000人;台中北屯「心田五美」賴家,賴雲從1750~1760年間來台,1761~1786年生下5子,1992年時超過3000人(而北屯也成各派心田賴氏的聚集地,1956年時共有4600人,估計1990年共有1萬人)。以上這些大家族正好都分5房。清國曾於乾隆23年1758命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賜姓改用漢名,時間正好相符。
へへ其實有數千人的大家族在桃竹苗比比皆是,您看一個新竹湖口鄉就有:「張六和」家族,張亦標1740年年輕時來台,但55歲才得1子存活,子再生6孫(應該已近1800年了),2009年族人逾5000人;「陳四源」家族,第一代陳曰勳在1740年前後來台(墓在老湖口),1800年時第四代4兄弟應在30歲以下,1894年已有500餘丁,2006年時族人估逾3000人;「戴拾和」家族,戴南珠於1788年24歲時來台,1804~1828年間生下10子1女,2006年有族人 3000餘人;「周三合」家族,周宜尊於1714年20歲時來台,僅1子存活,子收養1孫,孫生3曾孫,現在有 2000餘人;另還有羅合和、黃六成、范八茂、傅四章、廖三才……。這些家族都在1800年前後才因出生數兄弟而成巨族。湖口在土牛溝以東(舊番界內),1798年才開庄。筆者認為,開基祖與祖籍地或許都是真的,來自大墾戶或當地有名望的人,但他們真正的子孫可能沒那麼多,很多可能是來自平埔人選取姓氏後的認祖歸宗(要證明其實很容易,只要Y染色體分歧,就可確定是平埔族集体漢化)。開庄之後,漢化被認為是進步的象徵,桃竹苗許多地區還流傳原住民被以竹管擠出的超大坨糞便嚇得跑光光(以為來者是巨人)的故事。湖口絕不是特例,只因客家文化重視族譜與祭祖而進行認祖歸宗,讓我們有機會看出可疑處,而不重視族譜的閩語區則因沒有認祖歸宗,讓我們難找到破綻。
へへ但閩語區有許多姓氏高度集中,可能存有巨族的鄉鎮(整理自潘英《台灣人的祖籍與姓氏分佈》,只列高於1.2萬的):雲林四湖-吳1956年1.50萬(相當於1990年3.27萬)、嘉義布袋-蔡1.11萬(2.43萬)、彰化溪湖-楊0.88萬(1.92萬)、雲林麥寮-許0.73萬(1.59萬)、新竹市-鄭0.58萬(1.26萬)、彰化芳苑&二林-洪1.72萬(3.74萬)、南投草屯-洪0.74萬(1.61萬)、彰化大村-賴0.96萬(2.09萬)、彰化社頭&田中-蕭1.32萬(2.87萬)、彰化鹿港-施0.67萬(1.45萬)、彰化埔鹽-施0.66萬(1.43萬)、雲林斗南-沈0.64萬(1.40萬)、嘉義義竹&台南鹽水-翁0.79萬(1.71萬,開基祖不到20人)、嘉義六腳&朴子-侯0.76萬(1.65萬)、雲林台西-丁0.69萬(1.50萬)。除了新竹市-鄭,以上都在彰投雲嘉4縣,這些巨族的開基祖人數值得探究。其中較少見的姓氏極可能都來自閩粵的同一個村,而這顯示一個普遍的模式,就是閩粵一個村來了1或數人,就能在台灣幾個村傳下近萬人。
へへ再來看萬人級的大家族:◆漳浦縣東溪人陳寬仁於1703年攜妻帶子來台,在彰化二水開基,今後裔近萬人。◆開拓台北的林成祖所屬的漳浦縣攀龍村林氏,來台人數不詳,裔孫有2萬多人,林豐正是其中之一。◆詔安縣秀篆人游東山在嘉慶年間1796-1820隨族人300餘人來台(應就在吳沙1810年報的那批漳州人中,即1人的籍貫給300多人用),在宜蘭太和村開基,後歸葬秀篆。今游氏後裔約有3、4萬人,游錫?是其中之一,每位始祖的後裔約100人,正符合筆者估計的平均後裔人數。◆1665年從長泰縣山重村來台的薛玉進有二子,長子薛藏家生7子「榮華富貴由在天」,傳衍在高雄頂茄萣,1666年生的次子薛卻來生2子,傳衍在下茄萣,至1979年,已共有後裔38,076人。◆南靖縣書洋三山蕭氏(始祖蕭積玉)在台灣的子孫有4萬人以上(涌山派1萬多人、書山派2000年時有5852戶估約2.9萬人(肇基116人)、斗山派人數不詳),蕭萬長是其中之一。◆1661年鄭成功的姑丈陳一桂率3子在台南學甲的中洲建家園,現在「陳桂記」已有親族數萬人,平均每一子衍生超過萬人。◆漳浦縣灌口人陳永華助鄭成功入台抗清,大把族人也加入鄭軍,並有許多留在臺灣,他們的後裔已有6萬人。◆南靖縣長教村簡氏家族,明代以來遷台的共有400多人(全家遷台47戶,夫妻25戶,父子、母子29戶,兄弟65戶,單身110人),現在在台灣有17萬餘人(平均每人425後裔),草屯有1300多戶,南投1000戶,桃園大溪600多戶。而現今南靖長教村簡氏才6千多人。◆詔安縣官陂張廖氏在台裔孫有18萬人。 (以上除蕭、陳一桂外,都根據《海峽傳薪–漳州涉台祠堂》。)
へへ西螺二崙張廖每位開基祖的後代平均有1295人(西屯張廖281人),義竹鹽水翁氏超過800人。前述千人級的家族若不包括葉五美(每房1300人)與戴拾合(每房300人),每房在600~840人之間,總平均是758人。以每位600人推算,要傳下2000萬人口只需3.3萬的開基祖,符合來台閩粵男人應只有幾萬人的估計,相當於在乾隆時期每600*(150/2000)=45人(部族)選1位開基祖。
へへ雍正、乾隆年間,閩粵因姓氏械鬥嚴重(社內統一姓氏、社間結派認祖)而施行〝族正制〞,在福建「族長之外,設立族正房長,官給印照,責令約束族丁」(或族正、房長?常建華〈試論乾隆朝治理宗族的政策與實踐〉)。因此台灣的番地轉為民地時,同姓超過百人的庄就設族長、房長(從上段的估算似乎是每50人1房長),但子孫卻把第一任族長當成共祖,第一任房長就當成族長的兒子,開始編族譜,因而有了湖口「張六和」等家族,也因而全台有很多1750年代開始的家族正好都分5房。這也表示〝共祖之後就分房的大家族〞一開始就有大量同姓的人存在
へへ平和縣大溪鎮江寨的江氏族譜記載:乾隆初年,華章公四子江湘「臺灣開庄致富幾十萬,捐貢生」;華章公次男江巽之次子「捐監生」、三子入彰化縣為「廩生」。江巽是太學生,卒於乾隆26年,歸葬平和大溪。原來乾隆時期還有一個賺錢的行業叫「開庄」,墾戶說服一個部族接受他的姓氏與祖籍(成為他的兄弟叔伯)而也成為墾民後,埔地就成了無人異議的無主地,就可以登記為墾民所有,並能賣給漢民(多數也是更早漢化的原住民),而他也可以分到很多錢、當族長,甚至有的把土地登記在族長名下,使原住民地主淪為「漢佃」。乾隆在23年1758命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賜姓改用漢名,推測「開庄」的行業應會風起雲湧。板橋林家始祖林平侯如何在一代之內「年收租穀數萬石」一直是個謎。以1790年番屯制的租穀「一等田22石」(二18三14…)估計,年入1萬石需有450甲以上。從買賣契約看,他買地錢約3萬兩(許雪姬《林平侯父子傳》),以每甲地400(100)兩估算,他買地不到100(400)甲,且很少在大溪,那他為何能在大溪擁地千甲以上?(據李宗信〈大嵙嵌溪中游……〉的統計表,1901年林「本源」在大溪有地652甲,但資料仍有缺漏,且不含「飲水思」的。)筆者推測他就是「開庄致富」,土地的獲得當然無買賣契約。他的作法應會引起原住民的不滿,因此他在大溪建城,以拒〝番害〞,後來「飲水本思源」中的3、5房因番害的困擾而移居板橋,只留下2房與〝收養〞的1、4房在大溪。另一可能是他根本就是出身大溪的原住民(16歲來台尋父確實很離奇),認江應寅為義父,並陪義父回鄉,為了作官而充分融入龍溪籍,在當地娶妻,甚至丁憂義父的喪,妻兒也住龍溪(就像現在有錢人住美國),還讓義父以子貴而被封贈官位……,但可能性不大。

【10】苗栗市的啟示–滿清的分化政策培植了桃竹苗的客語人口 - 2014
開基祖住番界內的有新竹湖口的陳曰勳(1740)、苗栗公館的傅常達(1753)、苗栗西湖的劉恩寬(1755)。1762年以前桃竹苗丘陵區與過半台地都是禁入、禁墾的番界,含苗栗市平原(界石在貓裡山下、後壟山下),偷入者杖一百,若有抽藤伐木再加3年徒刑,私墾、居住者應更重,應是越渡關塞中的潛出外境者的絞監候(入監等候絞決,當然經官方允許者無罪)。但據說1737年有梅縣的羅開千兄弟、謝鵬仁4兄弟、謝永江,與鎮平(蕉嶺)的湯子桂、張清九;1738年有陸豐的何子報,6批10人同時開墾苗栗市的8個地區,並在1755年合力開鑿「貓狸三汴圳」,灌溉800餘甲土地,由謝家老二雅仁擔任總理(這部份應是可信的歷史)。筆者認為這6批人〝依法〞應都是本地人,苗栗市在納入清國前就已自行建好水圳(即所謂的拓墾)。即使那10人真的是移民,僅此8平方公里埔地原來就可養原住民8*150=1200人以上,10人微不足道(1630年代的無河流珊瑚礁島小琉球的密度是165人/km2,苗栗市以南河谷平原含溪面有50 km^2)。水圳建好後,原住人口更是大增,納入清國後能再接受的移民應很有限。據說乾隆嘉慶1736~1820間移民不下百戶,但100人仍是少數(1926年苗栗街有15700人,估計1800年最少有15700*(150/392)=6000人,另還有2倍的人口在河谷周邊的頭屋公館銅鑼)。苗栗人的客家話與祖籍應是借用自極少量墾戶與來了又去的客家籍官兵,不想讓自己土地將來無法賣給〝漢民〞的都須找個中國祖籍。1711年清國派兵百人駐後龍地區,1766年後龍撥兵12名駐苗栗市(嘉志閣塘)。客家四縣離海直線100(梅縣東)~200(平遠西)公里間,應不會有太多窮苦農民能長途雙腿跋涉1~2百公里,再付可觀船資從汕頭偷渡420公里來到後龍(泉州後龍210公里),進入充滿未知風險的地域。1800年以後有不少四縣人去了東南亞,筆者推測可能多是先在沿海的工商業打工一陣子後再隨商船前往,看到了機會而留下來。但來台的都是農民直接從原鄉偷渡(應募來台打工的都會回去),太難了,不會很多。而官兵的移動則很平常。
へへ1766年苗栗市納入清國時,後龍的漳、泉人應是虎視耽耽,一撲而上,為何會讓遠來的四縣人捷足先登?既然來的四縣人不可能很多,那原先應略懂閩南語的苗栗市人為何會變成四縣客語人?事實上,1762年以前過半屬番界的桃竹苗4+9+13=26、台中5鄉鎮市、再加南投國姓,除大溪、太平平地、霧峰山地(多福佬客)外,全都成了客語區(筆者推測因板橋林家林平侯在大溪「開庄致富」,而太平周邊的霧峰大里林姓部族勢力很大,故兩地成了閩語區)。客家人真的能在1762年後突然發揮神力,遠渡來台,搶在周邊閩語人之前佔據幾乎整個桃園至大肚溪的舊番界嗎?若說閩語人不愛住山,那台地(新社湖口…)與河谷(新埔芎林竹東苗栗…石岡東勢)呢?其實閩南的安溪、永春、德化、南靖、平和、華安也都是山地縣,閩南的人也住山,甚至也有客家人,為何來的反而都是更遠的四縣人、海陸人(汕尾新豐620公里、泉州新豐220公里)?故顯然有政策的介入。滿清為防漢人在台灣造反,對台實施「班兵」制度,官兵駐台每三年輪一班(不得攜眷),且從雍正年間起規定,班兵不可派駐同籍人聚集的地方,例如漳州兵不可派至漳州人聚集地。可以想像,清廷應會在漳、泉籍旗鼓相當的後龍(1806年漳鬥贏泉)派駐客家籍官兵,甚至刻意讓客籍官員以客語「教化」新納入的苗栗市人,並引進少量的客籍移民(從高屏?)。筆者推測是這樣:1721年朱一貴事件與1732年吳福生事件使清廷注意到以客制閩的好用,因而在1762年後在桃竹苗新領土上陪植客語人口,使台灣即使要造反也難以團結(客語人還可守住山區不讓造反者遁入),而且在1786年的林爽文事件中又發揮了效用,讓清廷政策更堅定。這個分化政策至今仍深深地影響台灣(真是令人擲鍵盤長嘆)。如果再「想太多」一些,桃竹客語以海陸為主,苗栗是四縣,再南的石岡東勢新社是大埔,或許也是官方的設計,這樣勢力都不會太大。


聽外國人說台灣人是什麼人

(大部份取自沈建德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an/25/today-o2.htm)

◆ 1847年(日本據台前48年)北路理番同知 史密 上書說:「全台無地非番,一府數縣皆自生番獻納而來。由諸羅而彰化,由彰化而淡防,納土開疆……。而台番最愚,一無所圖,既無大志,安有大事。」
◆ 1885年(日本據台前10年)劉銘傳說:「台灣……沿海八縣(宜蘭及西部各縣)之地,番居其六,民居其四。」「台番……各社所佔膏腴之地,… 一旦教之耕種,皆成富區。」隔年又說:「生番……盡佔腹心之地,犬牙錯處,無一不與民地為鄰,歲殺居民至千餘人之多。」經過200年發展,民番的人口密度應差不多,除了城裡。而所謂的「民」也包括已漢化的番(歸順清國稱「薙髮為民」),真正「漢民」家族中的女祖當然也多來自於番,故台灣人的閩客基因少於2成。
◆ 1896年日本人類學者伊能嘉矩在士林觀察,山上的凱達格蘭平埔族和街上的「漢人」,體格和臉形上無法區別。
◆ 1904年紐約時報稱日據前的台灣為「野蠻之島」(savage island)。1915年《台灣日日新報》的人口統計把所有台灣平地人歸為熟番
◆ 1928年7月,中共六全大會決議:「中國境內少數民族問題(北部之蒙古、回族、滿洲之高麗人、福建之台灣人,以及南部苗、黎等原始民族,新疆和西藏)對於革命有重大意義,……」。
◆ 1936與1938年,毛澤東兩度鼓勵「朝鮮、台灣等被壓迫的民族」爭取獨立。在毛澤東心中,台灣人一直是另一個民族,這也是當時全世界的普遍認知。
◆ 1947年228事件發生時,英國外交部說台灣人:「大多數是原住民,即使到了明代,他們仍很少或完全不受中國政府控制。」(The great majority are aboriginals over whom the Chinese administration even in Ming times had little or no control.)


清國涉台禁令的原文

【禁渡台】
渡台禁令的內容有些爭議,參見施志汶<……以清代渡臺禁令為例>。無爭議的有:渡台須有原籍地的照單(官員不得濫發、嚴禁無照偷渡)、不准攜眷(乾隆53年1788廢止)、未婚者逐回原籍。由後二項可知,在台留下後代的若不是非法居留的單身者就是在台包二奶的,有照單的大多會回原籍,屬打工性質而非移民。光緒25年1899《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775:「……充作客頭,在沿海地方引誘偷渡之人,包攬過台,……為首發邊衛充軍,為從及澳甲、地保、船戶、舵工人等知而不舉者,俱杖一百徒三年,均不准折贖。其偷渡之人,照私渡關津律,杖八十,遞回原籍。……謹案:此條乾隆五年( 1740)定。」卷775:「台灣流寓之民,凡無妻室者,應逐令過水,交原籍收管。……謹案:以上雍正八年( 1730)定。」被驅逐過海回籍的人臉上會被刺上「逐水」二字,甚是嚇人。

【禁入番地】
光緒《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775:「凡民人偷越定界私入臺灣番境者,杖一百;如近番處所界偷越深山抽藤、釣鹿、伐木、采棕等項,杖一百、徒三年。其本管頭目鈐束不嚴杖八十,鄉保、社長各減一等。巡查不力之值日兵役,杖一百;如有賄縱,計贓從重論。謹案:此條乾隆二年(1737)定。」卷99:「乾隆二年( 1737)覆准:臺灣民人偷越番地,該地方文武官弁如有實力巡查,……,按數遞加議敘。倘不實力巡查,至有偷越之事別經發覺,……,降一級調用;上司罰俸一年。若有賄縱情弊,……,將該管官革職,計贓論罪。」番地包括已歸化的熟番(番民)與未受統治的生番的土地。
卷775:「在番居住閩人實系康熙五十六年(1717)以前出洋者,……准其搭船回籍,……。至定例之後,仍有托故不歸、複偷渡私回者,一經拏獲,即行請旨正法(處死)。謹案:此條乾隆元年(1736)定。」此例是針對無照出洋或未在期限內回國者。清延明律,對私出國境的處罰非常嚴厲。《大清律例.兵律.關律》220.00:「若越度緣邊關塞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潛]出[交通]外境者絞[監候] ,守把之人知而故縱者同罪[至死減一等]失於盤詰者[官]各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兵又減一等,並罪坐直日者。」台灣番界屬境外,只是偷越深山抽藤伐木已是杖一百徒三年,私墾、居住者應更重,相當於私出國境,應是絞監候(入監等候絞決,輕於斬立決)。在埔里郭百年事件後,官府甚至在集集立了禁碑「嚴禁不容奸入,再入者斬」。

【禁娶番婦】
光緒《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119:「乾隆二年( 1737)議准,臺灣漢民不得擅娶番婦,違者,土司、通事照民苗結親媒人減一等例,各杖九十;地方官照失察民苗結親例,降一級調用。」番婦含已歸化的「番民」之婦,故會有土司受罰。滿清保護少數民族,也禁漢民娶苗女。

【禁買、禁墾番地】
康熙《戶部則例》:「臺灣奸民私瞨熟番埔地者,依盜耕本律問擬,于生番界內私墾者,依越渡關塞問擬,田仍歸番。」(註:越度緣邊關塞者杖一百徒三年,因而潛出(交通)外境者絞監候。)光緒《欽定大清會典事例》卷166:「(乾隆)十一年(1746)題准,閩省臺地綿亙二千餘里,近山有水之處皆屬膏腴,人力易施,種植之獲倍於內地。嗣後民人如有私買番地者,告發之日,將田歸番,照律計畝治罪,荒地減一等,強者各加一等。其有潛入生番地界私墾者,照律嚴懲。」光緒元年(1875)此令才撒消。


看清國官員如何漢化台灣人–<化番俚言> - 2013

1874年,日本以1871年琉球人在高士佛社被殺為藉口登陸屏東車城,攻打牡丹等社(日兵5990人戰死12人死於瘧疾561人),主張番界不屬清國,是無主地。因而事後清國開山撫番,廢除禁渡台、禁入禁買禁墾番地等禁令,1875~79年在廈門、汕頭、香港招募農民,想以大量閩粵人充實台灣,總共送來了2000餘人。結果發現來者「半系遊手好閒之徒,不能力耕」(胡適之父胡傳《台東州采訪冊》),緊急喊停,改由本地招募。既然不能招來真正的閩粵人,把閩粵籍貫派給原住民也能達到同樣效果,枋山車城恆春、埔里魚池國姓、台北至苗栗的剩餘平埔族就這樣幾乎全部漢化了(這波漢化構成了1926年台北至苗栗閩粵籍人口的1/3)。日本也在統治台灣的最後幾年(1937年日中戰爭爆發後)努力要將台灣人日本化,但因是後到,又時間不夠長而未能取代「先入為主的閩粵化」。

負責開山撫番的統領吳光亮(廣東英德人)在1879年頒布了<化番俚言>32條(收於《臺灣生熟番紀事》),要求「刊刷成本,頒發爾等各社、各學,以便逐日觀覽。並令蒙師於授學之餘,講解而指示之,……務將後開條款,時常誦讀,默記於心」。其中很多是在說明法律與道德,以下只摘錄與漢化有關者。

改社為莊,以示區別。查內地百姓所居之地,均稱某村、某莊,未有稱為社者。茲本軍門恩准爾等安居故土,其社名改名為莊……(筆者按:其實漳州人稱集居處為社,如《漳浦村社要覽》。)
◆ 薙髮打辮,以遵體制。……茲已化番為民,婦女當蓄長髮,男子須薙髮打辮,方見爾等真心歸順,是為遵制良民。
◆ 分別姓氏,以成宗族。……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筆者註:母系社番就這樣成了有數百數千子孫的父系大家族。
◆ 分別姓氏,以定婚姻。……娶妻不娶同姓……天朝民人,凡娶妻者……須用三書六札,父母主婚,俱要過禮受聘,……又要擇吉日,到門夫妻同拜天地,再拜祖宗、父母……
◆ 禮宜祭葬,以安先靈。……此後爾等如遇父母、兄弟、妻子死亡,須用衣棺收殮,深埋山岡之上,堆土為記。每年清明,祭拜一次…。如父母死,男子用白線打辮、女子用白繩束髮,不可穿紅著綠……
◆ 建立廟祠,以安神祖。爾番眾現已歸化,凡一村一莊、或幾村幾莊共建廟宇一座,安設關聖帝君、或天后聖母、或文昌帝君及各位正神身像,合眾虔誠供奉。又各莊各建祠宇一座,安設全莊祖宗牌位,每逢年節及每月初一日、十五日,眾備香燭虔心叩拜,必獲保佑人口平安、五穀豐熟,獲福無窮矣。(筆者註:全莊祖宗牌位當然要有個姓氏開基祖,那就編個閩粵人。


台灣人祖先確實有過半來自浙閩粵,但主要不是在近400年內,而是在2000~6000年前

約六千前,我們的百越祖先(壯侗或Daic傣語族)掌握了橫渡大海的技術,開始渡海來台(及日韓東南亞,形成環西太平洋的越文化區),但當時台灣島上早已住了講南島語的南島民族(高山族,在一萬二千年前的冰河時期台灣海峽是陸地時就已遷居台灣)。祖先一批接一批地來,持續了數千年,並可能啟動南島民族的偉大遷徙,但每一批上岸時,面對的都是眾多講南島語的南島百越的混血兒,因而也都被同化成了南島語族。經過數千年後,雖然百越在血統上佔了過半,並把百越文化(幾何印紋陶、杆欄屋、紋身黔面、鑿掉門牙、拾骨葬、……)與航海技術傳到台灣(並再傳往菲律賓等地,成為南島文化的一部分),但語言已南島化,他們就是我們真正的祖先平埔族。

因此,若台灣人Y染色體與福建人的相近,並不能證明〝不是平埔族〞;只有在台灣人與福建人大不同時,才能證明〝是平埔族〞。 Y染色體的證明效力僅止於後者,前者的最終判決只能求助於史料。


在漢化蔚為風潮的年代,藉一位墾戶或入贅女婿之名或族譜就可把幾個相關的平埔部族漢化–實例分析 - 2014

湖口「陳四源」(墾戶陳乾興)

筆者認為前述新竹湖口的大家族大多是這樣來的。例如「陳四源」家族,第三代陳乾興在1794年46歲時「聽番招墾」入墾老湖口(大窩口),故 1800年時第四代4兄弟應在30歲以下,而1894年已有500餘男丁(據族譜內的光緒二十年序文)。但1800→1897年台灣人口增為不到257/150=1.7倍,1800年陳家應已有男丁250人以上,平均每房超過60男丁。族譜說第一代陳曰勳攜2子來台,住新竹市樹林頭,1769年過世,但卻葬在番界內的老湖口筀竹林(一般是洗骨葬之後就不再遷了);據說被原住民殺害的陳乾興5幼小兄弟之墓也在老湖口,因此陳乾興可能只是回鄉參加開墾。有書契証明陳乾興在1808年向錢姓熟番買斷70餘甲地,但依法漢民是不能買熟番土地的,陳乾興可能被官方承認是熟番。陳家是不是4個相關部族以墾戶陳乾興四子之名「國泰民安」組成的?有人一開始就準備生四子並能傳下四房嗎?若中間有人夭折或沒生4個以上男孫怎麼辦?

雍正、乾隆年間,閩粵施行〝族正制〞,在福建「族長之外,設立族正房長,官給印照,責令約束族丁」。因此台灣的番地轉為民地時,同姓超過百人的庄就設族長、房長。湖口在1798年開庄時陳乾興應會順理成章成為第一任族長,子孫就把第一任族長當成共祖,第一任房長就當成族長的兒子,開始編族譜。這也是湖口有那麼多黃六成、范八茂、……的原因,而這也表示這些地方一開庄就有大量同姓的原住民存在

楊梅道東堂(佃首鄭大模)

其它在1800年前屬番界或保留區的楊梅南半、平鎮南半、大溪、龍潭(及竹苗丘陵各鄉鎮市)的大家族可能也多是這樣來的。例如桃園楊梅鄭大模家族(筆者找不到鄭家的現代人數,以下鄭家資料主要參考張益和<終戰前楊梅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1761年以前楊梅南半是番界,1785年後才准墾號入墾。據鄭家族譜,鄭大模生於1716年,1735年自廣東陸豐偷渡來台,在平鎮北勢張家當長工,約1756年成為張家女婿,獲贈分布在楊梅水尾庄、高山頂庄、草湳陂庄(今埔心里一帶)的數百甲埔地(大部份在番界內,依祖訓都由鄭家人開發),1780年過世。與許多1750年代開始的大家族一樣,也生五子,但後四子都早夭無後(據說修屋犯了神煞),僅長子仁潛有娶妻。仁潛死後,「仁潛婆」無私地為4位小叔收養4位異姓(徐黃溫鄭)姪兒,並把家產分成5份,形成5房。

民人禁入番界,張家或鄭大模如何能擁有番界內的數百甲埔地?草莽時代哪來的土地權?不是要靠一大群人捍衛嗎?巨富張家除了一位女婿沒其他男人嗎?仁潛婆只為了為4位小叔延續香火,就將4/5的龐大家產送給血緣上的外人,可能嗎?這異姓4房應也都是埔地的原擁有者。這些故事應都是在父系化後子孫為了解釋〝男祖隻身來台而家族卻能在短時間內擁有大量土地〞而編出來的,而這位長工的名字就取自1785年獲准進入番界開墾、負責實際農務的佃首(非出資的墾首)之一的鄭大模。若鄭家尚有大量埔地待開墾,鄭家人應不會再去當佃農。筆者合理猜測是這樣:「墾號將田地報官時,把部份原住民報為佃首鄭大模的親族。大模住隘口寮,分得的土地就是後來大房的土地。後來原、漢兩系鄭家人(5房與大房)協議以鄭大模為共同的開基祖,並有徐黃溫原住民改姓加入,因而出現母系社會大家長仁潛婆收養4位異姓姪兒並分家產的故事,並把鄭大模的年代往前推,族譜也不提他當佃首的事,而改稱他受贈土地。」這個猜想解決了鄭家族譜記載與史實間的矛盾,就是:真實的鄭大模在1785年才獲准入墾保留區,但族譜中的鄭大模卻逝於1780年;族譜也沒提他當佃首這件最重要的事蹟。

新屋范姜與姜(墾首范姜殿高)

桃園新屋(不在番界內)范姜族譜說范姜5祖之父范文質是姜家養子,二房祖殿高先在1736年從海豐公平墟來台,15年間二次回鄉帶來4位兄弟,父母亡故未及來台;姜氏族譜則說文質不是養子,他與10多位堂兄弟在雍正年間從陸豐大安墟來台,並各有許多後代。1956年桃園與新竹姜姓約有4400人,依台灣人口增加倍數推估2000年時約有1萬人。若依姜氏族譜,一個小小的鹽墩村(陸豐市大安鎮旱田區艷墩自然村),來了17位男人(分9大系統),竟都能各據一方衍成大族,在桃竹傳下1.4萬客家人。而平和縣心田村賴氏也在台中北屯一地就傳下1萬人,安溪縣科榜3社翁氏在義竹、鹽水傳下1.7萬人,開基祖也都不到20人。黑水溝十分凶險(汕尾新豐620公里、泉州新豐220公里),船費可觀,兩岸陸路都靠雙腿,也沒地圖,路險人更險,政府也禁止移民來台,真的有那麼多族親,3兄弟、5兄弟說來就來,還都結婚並傳下大量後代嗎?未必,來了一人之後,只要借用他原鄉族人的名字(一份族譜)就可再創造出好幾個開基祖。科榜翁的清代族譜記載有152人遷台,心田賴已知的台灣開基祖加上不知所終的遷台者共有94人,主要都分布在3~4代人,但筆者沒發現有鹽墩村族譜可佐証姜氏多人來台,且來台者竟都是第十世。筆者猜測:「姜氏族譜就是來自大墾戶(墾首)范姜殿高(范家在海豐,養祖父姜家在陸豐),他的姜勝本墾號墾地3860甲,部份原住民地主被虛報為他的親兄弟與養祖父家的叔伯。」這就是「一說父母未來台,另一說父與10多個叔伯來台」、「一說海豐,一說陸豐」的真正原因。造譜還不容易,開基祖在頂端,排出人名金字塔,再把造譜時族中的男人一個個填進去。中國族譜為了連接到名人,祖先不明的部份都是這樣編的。(以上姜氏資料主要參考姜海禮<宗族形成與變遷:……姜朝鳳宗族第三房為例>)

霧峰林家

根據林獻堂寫的家傳與林慶弧的論文

第一代林石,生於1729年,平和縣五寨鄉埔坪村人,1746年17歲(虛歲18)曾來台,遍查可耕之地,但被祖母家書召回。祖母亡後,1754年再度來台,定居大里杙。31歲(1760)時娶妻,隔年回鄉帶來2位弟弟,並把先人遺骸帶來台灣,葬在阿罩霧庄前。3兄弟經營有成,年收入達到1萬石。
【筆者質疑】前二次來回兩岸時都是單身,但單身不可能取得渡台照單,故必都是偷渡,但偷渡成功一次已萬幸,何能4次?福建祖母能把家書送到一個當時仍名不見經傳的大里杙的一個17歲的年輕人嗎?把先人骨骸葬阿罩霧而不葬大里杙,豈不怪哉?年收入達1萬石,如何辦到的?另外為何霧峰林家的祖先有的說是林江,有的說是林石?

1786年林爽文事件發生,1788年被蕩平,林石被牽連而死,400餘甲田產被抄封。林石夫人陳益娘帶6房兒孫集体遷到塗城(在大里)。長房林遜在1783年22歲受父親之命,前往平和埔坪建屋以作逃難之用,卻病死,留下2子林瓊瑤、林甲寅。但林遜妻黃端娘不見容於婆婆陳益娘(因林爽文起事後林石想逃往福建避難卻被端娘父親阻擋),遷阿罩霧,成為霧峰林家。其他各房留塗城墾植,三、四房子孫部份續往番仔寮發展。但林石、陳益娘都葬在阿罩霧。四房林棣生五子,長次子過繼給無嗣的二、五房,自留3子。18年後,1806年林棣(生於1772年)與在霧峰的姪子林甲寅(生於1782年)共同以300大元買下番界內一塊有26名原住民地主的山地(在今太平黃竹里)。但林棣在2年後退出,由林甲寅獨自經營,據學者推測可能是用來伐木燒炭販賣,因而賺了很多錢。林甲寅擁地200多甲,年收穀4千餘石,一代之間又成巨富,孫子林文察、林文欽分別成為福建陸路提督、舉人。據林獻堂,林甲寅因土地公託夢而在土地公座下拾得12金,以此營商,往無不利。林棣五子林志芳的3個兒子後來成立了墾號,開墾太平,據日據時代的登記,僅在頭汴坑庄一地就有134甲地。
【筆者質疑】為何林石、陳益娘也都葬在阿罩霧而非塗城?為何林石與子孫都能在一代內堀起?又林棣、林甲寅為何能買番界屯番的土地?依法漢民是不能買番地的,更何況是番界的,連進入都不行。若說官員怕他們的財勢,那為何林甲寅的兒子林定邦被殺時官府不能為他們主持公道而使林文察去殺人?

家族史的新解

1741年平和縣五寨鄉埔坪村人林江為阿罩霧一個部族帶來了姓氏與祖籍,部族中有一位後來叫林石的年輕人,當時12歲,父母雙亡,由祖母扶養,並有弟弟林受、林總。林石17歲時曾到大里杙觀察,但被祖母家書召回。祖母亡後葬在阿罩霧庄前,25歲時他再度回到大里杙。31歲結婚,隔年又回阿罩霧把2位弟弟帶來,從此以來台第一代自居(很多在〝漢人〞間討生活的原住民就這樣在外地成了來台祖)。到了1780年代,大里杙「縱橫皆約有五里,可容萬餘人,比內林姓聚族而居,共有三千餘丁」,包含1773年從平和縣來的林爽文一家6人(父母妻二弟三弟,父 林勸 口供稱原住小溪火燒樓,火燒樓今屬土反仔鎮,與埔坪直線相距19公里),他們所屬的二房長叫林山。林氏共擁田400多甲,年收穀1萬石。林石被官府選為族長,管理所有聚居當地的林姓人,不管是否有血緣關係。當時姓林的庄還有阿必羅庄,族長叫林家齊(據周育民〈…台灣乾隆年間的村落形態〉引用《天地會》的資料),可能是在塗城一帶(旱溪舊名阿拔溝)。林爽文事敗後,大里杙、阿必羅、阿罩霧的族長全被連坐而死,大里杙林氏的田產全被抄封。林石妻子林益娘帶兒孫投靠塗城林氏,長子林遜的遺孀又帶2子林瓊瑤、林甲寅回到故鄉阿罩霧。林石、陳益娘最後也都歸葬故鄉。阿罩霧林氏有土地200多甲,年收穀4千餘石,依大里杙的人口推估,可能有1200人以上。18年後,1806年林棣與在霧峰的姪子林甲寅共同以熟番身份買下番界內一塊有26名原住民地主的山地。塗城林氏又繼續往太平發展,把更多原住民變成姓林;而霧峰林甲寅的家族則在政商中發光發熱。

林獻堂的〈先太祖石公家傳〉寫於1936年,距1788年已148年,所記也是參考文獻與家族傳說,所寫的未必無誤。霧峰林家的舉人林文欽、三品道員林朝棟於光緒十九年1893在埔坪村修祠堂、設祭田,近來也年年有霧峰林家人去祭祖,但與其他去福建祭祖的家族一樣,錢也捐了、香也燒了、膝也跪了、頭也磕了、淚也灑了、酒也喝了、親情也敘了,什麼都做了,就是沒驗DNA(不過這也有點難,因為福建許多同姓村的父系並不純,姓氏是經過武力統一的)。


探討政治人物的祖籍–台男不知亡族恨隔海猶唱大中花 - 2014

1895年以前台灣人口增長緩慢(1811→1897年人口180→257萬),無男嗣的就收養、招贅,因此過了5代就不易確定自己是親生子孫,要確定祖籍更不容易。

李登輝的祖籍:始祖嵩文、崇文兄弟來台的時間有說康熙,有說乾隆;來台後最先居住的地方有說龍潭三洽水、有說三芝陳厝坑。但從李登輝祖父李財生 生於1874年,再以各代〝房數之房次〞2之2、4之2、7之5、4之2推算,應是約在1760~1800年間,即乾隆25年後至嘉慶初年,但此時龍潭仍是原住民保留區,故若是來自龍潭,應是原住民。從第2代到第4代都有4房以上來看,應是不小的家族,但無論在龍潭或陳厝坑,都無永定李氏的蹤跡,李當總統後也沒見有嵩文崇文的後代出來相認。而2兄弟都能成功從永定走100多公里陸路,再付船資偷渡300多公里來到北台,卻又進入窮鄉僻壤,實讓人難以相信。而且來台時間、始居地點說法紛紜,可見李家也沒確定的答案。故筆者懷疑他曾祖李乾聰搬到三芝埔頭坑(埔坪村)以前的,字輩(文發乾)非常工整的祖譜可能有問題。三芝的李姓客家大族也在埔頭坑,但祖籍是上杭。最早來到埔頭坑的是永定籍,李乾聰可能是在搬入埔頭坑後自稱是永定人,祖譜可能來自熟知永定姓氏的「譜師」或永定籍官兵。

連戰的祖籍:始祖連興位生於1681(家譜記永曆35年,永曆是鄭成功在台灣延用的年號),連震東《連雅堂先生家傳》:「越二載而明朔亡。少遭憫凶,長懷隱遯。遂去龍溪,遠移鯤海,處於鄭氏故壘之臺南。……自興位公以至先祖父,皆遺命以明服殮。」連興位出生時,漳州人已留辮子穿滿服至少1681-1661=20年(自鄭成功遠離閩南來算)或1681-1645=36年(自滿清頒薙髮令)。從小在滿清體制下長大,自有意識以來從沒作過明的臣民,怎會因痛恨異族而離開家鄉到一個更落後卻仍是滿清統治下的台灣?而康熙年間也是「渡台禁令」最嚴的時期,尤其是康熙四十年1701以前,而偷渡潮也尚未起,他如何能渡台?出生年用永曆年號,死後又穿大明衣冠入殮,被官府知道了還得了,這需何等強烈的民族意識與勇氣?故筆者強烈懷疑連興位其實出生在台南,是西拉亞人,到台南討生活時以漳州來台第一代自居。至於祖籍漳州龍溪馬崎社則來自當時一位在台南的馬崎社人(官兵或民人)。但連戰的母親是中國人,他是半個中國人無誤。

吳敦義的祖籍:祖父由南投名間遷草屯。根據名間吳氏族譜,吳敦義是21世,他這宗支的始祖是16世的吳挖,19世有吳鉛槍、吳烏來,看起來都很像是原住民的名字。而在吳挖那一頁的「祖始家族」欄目中寫有:原籍漳浦縣山城社。但這缺乏名間江氏的原始族譜作佐証,吳敦義原先以為祖籍是南靖,可見他家祖先牌位上也沒有這記載。當不知何處來的吳挖被編入名間吳氏族譜時,以祖籍漳浦山城為主的名間吳氏,自然會幫他填個同樣的祖籍,不然他家族會被視為異類。故筆者認為吳敦義的始祖應是〝來源不詳〞。而名間吳氏的祖籍與其他台灣家族一樣,8、9成是假的。

王金平的祖籍:族譜上的祖籍地寫得細到「白礁鄉上巷祠堂邊」,應是在龍海市角美鎮白礁村無誤,開基祖王文醫隨鄭成功來台也無誤。據路竹的「一甲白礁王」族譜,家族前3代單傳,突然第4代起分7房,1850年前後出生的第8代已有27 +6 +3 +11 +2 +9 +1 =59男。看來不多,但1670→1850年台灣人口只增為2 ~ 4倍(1897年台灣人口257萬)。王金平屬的第11代(1940年前後生)有153 +4 +23 +106 +19 +38 +0 =343男,估計家族人口應有2000人。筆者推測,分成7房頭是仿照乾隆時的「族正房長制」整編的,不應有人能連生7子然後前6子又都子孫興旺,且長房又單傳一代後又奇蹟似地在第6代分成9房。推測是整編時長房的多數家戶祖先牌內的祖先只寫到第6代,只有少數寫到第5代的同一人或這一人名是虛構的(王金平屬1房頭的第6房)。整編時不能排除有外姓加入的可能。王金平也不能排除300年裡他的先代有外姓加入或外姓被收養的可能。而即使真是王文醫後代,他也只有Y染色体的78基因來自王文醫,其它幾乎都來自原住民。

江丙坤的祖籍:祖父從彰化永靖遷南投草屯,父親與他自己都曾多次到彰化尋根,都未找到是從哪一個家族分出來的,只找到祖父輩在日據時代的戶籍資料,往上便無可尋。但是他們的祖先牌上有「平和」兩字,且知始祖是江肇元。根據這資料,中國方面幫他找到平和縣大溪鎮的江寨江氏。據江寨族譜記載:乾隆初年,江肇元的第十五世江巽玉、江湘兄弟,遷彰化縣燕務下堡(今大村、員林一帶),江湘「臺灣開庄致富幾十萬,捐貢生」,江巽玉次子「捐監生」、三子入彰化縣為「廩生」。原來乾隆時期還有一個賺錢的行業叫「開庄」,墾戶說服一個部族接受他的姓氏與祖籍(成為他的兄弟叔伯)而也成為墾民後,埔地就成了無人異議的無主地,就可以登記為墾民所有,並能賣給漢民(多數也是更早漢化的原住民),而他也可以分到很多錢、當族長,甚至有的把土地登記在族長名下,使原住民地主淪為「漢佃」。江丙坤出自江湘兄弟所開的庄應沒問題,但那個江家庄含有幾十幾百的原住民,江丙坤是誰的後代只有天知道。筆者推測,那個江家庄後來地賣光了,人也散了,江丙坤的祖輩去投靠永靖的「汀州永定江氏」,但最後也離開永靖。

辜振甫(惠安洋埔)、蕭萬長(南靖涌山)、吳伯雄(永定思賢)分別是台灣第5、5、4代,時間很近應不會有誤,但他們的福建血統只剩1/16、1/8。而閩粵人其實是被華北人(漢人)殖民統治的越人,他應思考光復閩粵才對,而不是幫漢人更進一步殖民閩粵人的兄弟–台灣人。據說南靖三山蕭氏(始祖蕭積玉)在台灣的子孫:涌山派現有1萬多人,書山派2000年時有5852戶估約2.9萬人(肇基116人,平均每人250後裔),斗山派人數不詳。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