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系制度是征服者消滅被征服者的民族意識的利器,因為只須先〝讓少量的男人成為對方部分人的第一代祖〞,再〝為其他人製造假祖譜〞,便可達成滅族。
基因研究已確認,福建、廣東人都是百越民族的後代。漢人先用武力征服,然後以中原名人祖譜與堂號消滅越族,越人也因自卑與虛榮而自我消滅。百越人是亡國又亡族。


〝炎黃子孫〞神話的由來

(摘錄<台灣人的族源>,收錄在2016/12出版的《台灣人的族源、夢經絡靈異、及其它》

炎帝據說是姜姓,其部族發源於甘肅(應是講藏緬語的羌戎)。黃帝據說是姬姓,其部族可能發源於內蒙或山西、河北(講阿爾泰語的北狄)。傳說中炎、黃二族曾合力在河北涿鹿敗了蚩尤的南方部族(講東夷語或苗瑤語),後來炎、黃二族互戰,炎帝族在山西南部的阪泉大敗,被併入了華夏族。華夏族首先立足在山西南部(堯、舜、禹建都於此)與陝西東部,然後東入中原。商則源自華夏化的東夷(東夷講一種具有古亞洲語底層與阿爾泰語上層之系統不明語言,可能近於日韓語)。東西爭鬥,最後是羌戎的周、秦獲勝。商朝時,羌人(意指牧羊人)的分佈很廣,從甘肅一直到中原,商王朝經常與他們作戰,甲骨文中有許多伐羌的記載,是商最大的敵人。從羌人(周、秦)的藏緬語基礎上揉合阿爾泰、東夷、苗瑤諸語發展出來的漢藏語系漢語族成了中國的正統語言。因周朝幾乎是由聯婚的姬、姜(即羌)二姓統治(「周公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但後來又有許多異姓國),又各國國君以國為氏成今日姓氏的重要來源,所以今天大部份人的姓氏皆可追溯到周文王(姬昌)、姜太公(姜尚),不然也是華夏名人堯、舜、禹、…,最後到炎(姜)、黃(姬)。
【後註:民間傳說周文王姬昌有百子,但據王森根的《細說華夏姓名學》,他有17子,多有封國,傳下沈、廖、蔡、蔣、魏、…等28姓(以姬姓封國為姓的共48姓、異姓封國的60姓)。西元前1111年武王克商,至春秋時代(770 ~ 476 BC)可考者有170餘國,小國開始被滅,存活了3百多年,較強者14國中傳自周文王的曹、蔡、晉、魯、衛則傳了6百年以上(曹487蔡447晉403魯256衛221 BC亡),國君子孫應很可觀,再傳2千2百多年至今,周文王或他的祖父「古公亶父」可能是史上子孫最多的人,應該比成吉思汗多得多。明朝276年,明末時皇族已有40多萬。即使文王17子大小封國也只傳下40萬人,就已佔戰國時代華北人口不到2千萬的2%以上。找出〝周文王Y染色體〞應是很有趣的事(可到華北人的曹蔡晉魯衛5姓中去找,尤其在封國舊地一帶),它可能多到可以作為北方人向南方擴散的〝追蹤劑〞。–2015】

中原各國的國君大都是華夏族(人民主要是東夷族)。司馬遷寫《史記》時根據周代史官修撰的《世本》(約在漢初被輯成書,記載上古帝王、諸侯和卿大夫家族世系),也把吳、越、楚的國君都說成是華夏後代。其實應是吳、越、楚的國君接受周天子賜的華夏祖譜,並載入正式文獻中。接受華夏祖譜的目的是為了北上中原稱霸。雖然吳越楚的人民非越即蠻,但若國君是自己人,中原各國的接受度就會高許多,而且可能還有驕傲感,就像日本人對於秘魯總統滕森一樣。南北朝後一統中國的兩位鮮卑(與滿同屬阿爾泰語系Tungus東胡語族)大臣楊堅(隋文帝)與李淵(唐高祖)也都搬出一套漢人祖譜,因為魏晉南北朝行士族政治,官位長期由一些豪族瓜分,人們喜歡誇耀門楣、重視身世(今日各姓氏的郡望即源於此),邊荒野種難得漢人的認同。歷代許多酋長或功臣被皇帝賜國姓時也都感到非常榮耀,吳越楚被周天子賜華夏祖譜時的心情應該也一樣。這套編造祖譜以達政治目的作法後來也擴及一般人民(宋之前的祖譜編修是由官方進行的),因對團結有利,而且也滿足人們的虛榮心(說他們是名人的後代)。世界上幾乎所有民族都曾這樣作過,例如猶太人也有個共同始祖亞伯拉罕。但廣大不知自身來歷的農民怎麼編呢?從史書上找一個片段,史上記載有某個名人曾遷至某地(至某地作官),當地那個姓氏的人就全成了他的後代,全縣的人都奉他為開基祖,他的祖先就成了大家的祖先。後來當地又出了個該姓的名人,搬到另一地方去了,於是開枝散葉遍及全國。即使找不到名人遷徙記錄也沒關係(這是大部份的情況),可到其他地方去〝分靈〞,只要說某地某個有根據的名人的第幾代的第幾個兒子搬到他們現在住的地方就行了,他們家族的事當然是他們自己最清楚。而福建人把祖先追溯到河南的標準作法則是稱他們的祖先某某某於唐代隨陳元光或王審知入閩。

所以每個人最後都追溯到某個國君,都是〝君子〞(這就是這名稱的由來),無不驕傲萬分。但很少人問(或大部份人不想去問),當時被國君們統治的那些人的後代都到那裡去了?服務黃帝的那些人的子孫都到那裡去了(你當然可以說黃帝的敵人都死光了)?唐代武則天就曾諷刺說:「諸儒言氏族皆本炎黃之裔,則上古乃無百姓乎?」

福建人的祖譜–1536年中國才准許官民祭拜四代之前的祖先,結果祖先都是名人大官帝王

(摘錄<台灣人的族源>,收錄在2016/12出版的《台灣人的族源、夢經絡靈異、及其它》

◎祖譜自古為政治工具,民間修譜明代才開始,因康熙、雍正的號召而大盛
中國人修族譜的歷史值得擁抱祖譜的人參考。宋代之前的族譜是官修的(最早是周代的《世本》),有其政治用途(選任官員),私修族譜極少,直到明代民間修譜的風氣才開始,到清代因受雍正2年頒行的康熙《聖諭廣訓》「修族譜以明疏遠」的號召而大盛,甚至有人把不修族譜看作是「有違聖祖仁皇帝(康熙)敦孝悌、篤宗族之訓」。既然曾是官修,就難逃政治操控,官方可為所欲為,捏造血緣關係,故可信度大大降低,一個顯然的例子就是司馬遷寫《史記》時根據《世本》把吳、越、楚的國君都說成是華夏後代。甚至連貴為皇帝也會捏造自己的家世,例如唐皇族應是出自河北任縣的普通農家,或根本就是鮮卑人(李淵的五世祖李虎居內蒙陰山北麓的武川,鮮卑名〝大野虎〞;楊堅的先祖楊忠也居武川,叫〝普六茹忠〞;而所有其他原籍武川的鮮卑北朝大臣都是鮮卑人),但卻攀附到東晉時在甘肅建立西涼國的李暠(暠自稱是漢將軍李廣之後),成為隴西李。李唐也廣賜國姓給大臣及外族酋長。現在南方人的漢族認同絕不只是文化上的,透過編祖譜、定堂號,南方人真的相信他們的祖根在北方,而在這民族意識改變(亡族)的過程中,政府的角色不可忽視,尤其是近代。政府讓他們樂於接受的絕招就是稱他們是名人的後代(炎黃子孫)。

◎1536年中國才准許官民祭拜四代之前的祖先
幾乎所有筆者聽過的,1950年代出生的閩語人與客語人在族譜中都剛好是第二十世左右,也就是第一世都在1950-30*19=1380年前後,即明朝初年,這可能與人們幾乎同時開始在祖先牌上寫上歷代祖先名字有關。據中國學者常建華的研究<明代宗族祠廟祭祖禮制及其演變>,明嘉靖十五年1536中國才准許庶民祭拜四代之前的祖先,之前只有皇家才能蓋廟祭始祖,官與民最多只能祭高、曾、祖、父四代。故筆者推測祖先牌上的第一代應就是1536年活著的最年長者的前四代,也就是1536-50-30*4=1366左右出生的那一代人(明朝是1368-1644),更早祖先的神主牌依禮制被撤下後應就沒再被供回。那明初以前的家族資料從哪裡來?連宋代的大文豪蘇洵都只能知道往上五代的祖先,「由五世而上得一世,一世之上失其世次」。唐末、五代因貴賤變化很快,士族沒落,藏於官府的譜碟亡佚殆盡,故在北宋時朝廷還要下詔要求官員修寫家譜。那明代以後的一般百姓怎知祖先是來自中原、傳自漢唐宋名人? 當然是人云亦云,套用普遍的說法與公式而已。也可能有人為了團結中國境內各民族而為南方的平民百姓派定中原名人祖先。

◎福建人追溯祖先到固始,是因五代十國時統治福建的閩王是固始人
福建人把祖先追溯到河南的標準作法是〝祖先某某某於唐代隨陳元光或王審知入閩〞(韓國人也同樣可以寫〝祖先隨箕子或衛滿入韓〞,但他們沒這麼作),如果你家祖譜的寫法是這樣,那並不代表祖先真的來自河南。因五代十國時福建軍政、經濟均由河南固始人把持,故許多人都自稱祖先來自固始(閩國國王王審知的故鄉,見段末附註)。不過這並不重要,福建人的父系遠祖的主體仍不能排除是漢人,但父系遠祖是漢人只代表男性Y染色體上的78個基因來自漢族,其它總數在2萬到2萬5千之間的基因(2003年的估計)則平均大約有75%以上來自越族,每個福建人都逃不掉。至於要從整體基因的比率或單純從父系(認為母系只是生產工具,對後代沒有影響)決定自己的族別,則是個人的選擇。猶太人是以母系為準,而除了最近幾千年,人類是認母不認父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的後代有黑人、有白人,你說他們同種,都是Anglo-Saxon或英吉利族嗎?絕對的父系主義竟也成了消滅他族的有力工具,不得不讓人欽佩漢人的創意。但Y染色體的主要功能只是啟動男性的發育(與製造精子),只要看看遠房兄弟間的差別就可知它對外表、性格、智慧沒有影響。
【附註:唐初(約670年)陳元光父子、唐末(約890年)王審知兄弟帶到福建的部隊只有3600人與5000人,但當時福建人口已有數十萬。據《通典》,唐玄宗天寶元年742年福建有人口54萬,而這只是有列入官方統計的(通常為徵稅),實際人口應高得多,漢武帝滅閩粵時福建就已有百萬人。固始人王審知建立了閩國,統治福建51年,故後來福建人都自認是固始人,並把首任漳州刺史陳元光也說成是固始人,各姓都在相隔600~800多年後(以明嘉靖十五年1536計算)在王、陳的官員名單中找祖先(許天正、張伯紀、…),並奉王審知為開閩聖王,陳元光為開漳聖王,對征服、殺戳自己真正祖先者感恩戴德。

◎虛構明代之前祖譜的手法
祖譜的寫法通常是一個地區裡(例如縣或其部份地區)同姓的人有一個共同開基祖,許多明代才開始編祖譜的農民就這樣認上了他們的祖宗,再往上連到所謂的「開閩總祖」,總祖之前以一篇文章交代,說他隨陳元光或王審知從固始入閩,或當高官被貶而入閩。選定一個名人當總祖後,先編出一組昭穆清楚的祖宗八代人名,再讓各家族找個自認適當的地方繼續填(想不出家族祖先好名字的就用一郎、二郎、百七郎、千八郎、萬九郎、…)。這些名人的兄弟或兒子們,及他們的遷徙作官,都不需有任何根據而大編特編(通常在縣誌或府誌裡都查不到),也不必管它看來可不可能,反正古時很少有人有資源去查証,有讀書的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一般人通常不敢亂派自己的祖先,不知就是不知,但派定別人的祖先時當然毫無困難。而只要有一代人認了某人為祖,後代通常不敢再質疑(只敢增不敢刪)。
【後註:廣東的《大欖羅氏族譜》:「『譜事重大,上世雖荒遠難稽,不可使後代有缺,汝試譜之。』雲創唯唯而退。越數日,雲創果構成草譜,攜來示余。余曰:『噫!祖宗有靈也。』再囑其聯合兩房伸紙謄正,以便付梓。」–2016

◎以福建蔡氏為例
這裡以福建蔡氏為例,說明福建祖譜攀附名門的情形。福建蔡氏號稱「濟陽堂」,以東漢至唐初連續16代至少有39人當官、出過文學家蔡邕及蔡琰的濟陽郡(在今河南蘭考東部、山東東明南部)蔡氏最後一位知名人物蔡允恭為「開閩總祖」,說他官階至從三品的銀青光祿大夫,於唐垂拱二年(686)因讜論觸怒皇帝而被謫鎮南閩,但後來又回去當宰相。他死後,閩北的說他葬在「尤溪上角蓮花山池上穴,形似下山虎」,閩南的說他葬在平和縣「大溪山角蓮池上,穴名下山虎」,另有說是「龍溪新恩里嶼頭」(大、尤、尨溪)。但《舊唐書》說他:「荊州(湖北)江陵人也。……貞觀(627-649)初,除太子洗馬。尋致仕,卒於家。」亦即蔡允恭死後約50年才是陳元光開漳州的686年,他沒被謫貶過也不可能到過福建;他也沒當過宰相(只作到太子侍從);他卒於家,應是在湖北。唐書中有傳的蔡氏只有二位,另一位叫蔡廷玉,但家世沒蔡允恭顯赫。福建蔡氏主要的又分三大派:★閩北的以南宋建陽縣四代出九儒的蔡發–蔡元定為祖,元定是朱熹大弟子,孫蔡杭為南宋參知政事(副宰相);★閩中與泉州的以北宋仙遊縣的書法家、端明殿學士蔡襄為祖,襄的家族出過蔡京等3位北宋奸相,兩宋為官者30多人,但幾乎沒人以蔡京為祖(仙游蔡姓進士兩宋39人(不含特奏)、元明清0人);★漳州的主要以五代的漳浦蔡元鼎為祖,稱元鼎後裔的出過一、二十位進士,其中一個家族在明末清初就出過乾隆與嘉慶二代帝師的禮部侍郎蔡世遠與大學士(宰相)蔡新等13位進士。應是因為這三大家族,加上晉江縣也出過北宋奸相蔡確,才使蔡氏在福建成為大姓(其他各省蔡都是小姓)。

◎名人祖先以宋代的為主,因宋代福建功名鼎盛
明嘉靖十五年1536中國才准許庶民祭拜始(遷)祖,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祖先全是名人。或許一開始只是在祠堂裡供奉同姓的名人,但後來被誤以為是祖宗;或許是為了在全村統一姓氏時可提高號召力或競爭力;或許只為了爭面子,與他姓競誇。閩南、客家的名人祖先以宋代的為主,因北宋時福建得功名的人數僅次於江西,南宋(都杭州)時僅次於浙江(據學者賈志揚依據地方誌統計,兩宋合計28933名進士,福建占7144名,達1/4),地緣接近,宣稱他們後代最合理。福建除了蔡姓多以蔡襄、蔡元定為祖外,范姓多祖蘇州人范仲淹,周姓多祖湖南人周敦頤(愛蓮堂),朱姓多祖出生講學於福建的朱熹(父江西婺源人,紫陽堂),游姓多祖「程門立雪」的程顥程頤弟子游酢(立雪堂),楊姓多祖另一位立雪弟子楊時(因程顥曾說「吾道南矣」而稱道南堂),據說楊時在海南島也有10萬後裔。游酢、楊時都是福建人。若無宋代名人,至少也要是大官,像李氏的南宋宰相李綱(祖父由福建邵武遷江蘇無錫)、客家傅氏的北宋中書侍郎(副相)傅堯俞(山東人遷河南);或出過許多進士的家族,像兩宋出了17進士的青礁(廈門)顏氏(據說是1黃帝長子昌意–36顏回–45顏真卿的後裔)、南宋祖孫三代進士的阻礙統一抗元英雄蔡蒙吉的家族(祖上成了客家蔡氏總祖福粵公)、兩宋16明12清4進士的南安傅氏與兩宋24元明清0進士的仙游傅氏(開閩總祖傅實生8子,分居福建各地)。古代只有少數人有資源讀書,進士成了這些人的家族企業,很多縣都有連出多位進士的家族,然後許多家族就會宣稱源自該家族或與該家族共祖。
【後註:閩南文化並不像很多人以為的那麼低,歷史上泉州出過進士1773人,官至宰相20人,至尚書20幾人,晉江縣是全中國18個〝進士超過千人的縣〞之一,加上莆田、福州與建甌,福建佔了4個。莆田因為宋、明出了許多進士(明進士數全國第一),而使潮汕、海南人多稱祖先來自莆田甘蔗園。事實上歷代有1/10的狀元、進士出自福建,福建人從北宋到清初引領風騷六百年,清乾隆後才衰落。進士多寡當然與地區經濟狀況及中央的福建幫強弱都有關係。但福建進士雖多,名人卻不多,因中國歷史的主場一直在北方,南方人很容易被忽略、貶低。】

◎子孫以百萬、千萬計的漢唐宋各代名人與帝王
有人估計全世界自稱是周敦頤(湖南人)後代的有一百萬人以上,北宋末年人口約有八千萬,至今人口增長十五倍左右,他家族卻能增長五十萬倍。未稱名人後代的〝張廖〞氏(活廖死張)也從明初福建詔安的一個普通男人發展至現在光在台灣就有數萬的男人。而更偉大的是〝閩粵李氏的大始祖〞李火德(有說他避唐末黃巢之亂,有說他是唐宗室南宋丞相李綱之後),他的子孫據說有三千萬,包括所有客家與部份非客家李姓人士,據說李登輝(祖籍福建永定)、李光耀(廣東大埔)、李嘉誠(福建莆田遷廣東汕頭)、…等都是,豈不怪哉?閩粵李氏,不論福、客都自認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後裔,屬隴西李,堂號〝隴西〞,李遠哲(福建南安)還因此以為他有胡人血統,說他的鬈髮有可能來自匈奴。其實李遠哲的鬈髮可能是來自在泉州的阿拉伯人或古早時在台灣與南洋的的矮黑人(他有一台灣女祖名字就叫〝番婆〞,在台灣鬈髮人不少)。福建大姓的唐代祖先都只有五、六人(宋代多一些,每個縣五、六人),例如人數眾多的陳姓(福建林14.8%陳14.0%)主要有三大派:陳霸先(南朝陳武帝)派、陳元光(唐刺史、開漳聖王)派、陳邕(唐太傅、忠順聖王)派,而他們三人的祖先又據說都是東漢穎川郡的陳實(他創了〝樑上君子〞這名詞),故陳氏以〝穎川〞為堂號。但唐代北方地區陳姓少說也有數十萬人,南北繁衍的倍數不可同日而語,福建在唐代果真是地曠人稀?而且只有這三位名人有幸能在這塊沃土上展現驚人的繁殖力?鄧曉華在<試論南中國漢人及漢語的來源>一文中說:「地方文獻明確指出,福建的幾個最大姓如林、黃、陳均系閩越土著,直至元代,閩北黃姓大族領導的起義,其頭目仍被當地士大夫描寫成〝斷髮紋身〞之狀。」閩粵黃氏據說大都是黃峭山的後代。史志書沒有記載,但黃氏族譜上大名鼎鼎,〝峭山公〞的年代與來歷眾說紛紜,較可靠的說法是五代福建邵武人。據說他是二十四孝之一的東漢江夏郡黃香的後代(有完整的祖譜為証),娶三妻,各生7子共21子,子孫遍佈閩粵浙贛湘川桂黔,超過千萬,以〝江夏〞為堂號。另蕭姓都是 西漢蕭何–南朝齊高帝蕭道成 後裔,堂號〝蘭陵〞(蘭陵郡蕭氏到唐代都還有10人當宰相);謝姓都是東晉謝安後裔,堂號〝寶樹〞(指謝安一門皆貴);郭姓都是唐汾陽王郭子儀後裔,堂號〝汾陽〞;客家劉姓則都是58漢高祖劉邦–77劉備–129寧化石壁村人劉開七後裔,堂號〝彭城〞(劉邦故鄉沛縣在南北朝屬彭城郡)……。這些正是史學家譚其驤在1932年所說的「帝王作之祖,名人作之宗」,但到今日仍有一大批男人擁抱祖譜,樂此不疲。

◎祖譜裡的祖先幾乎都與信史記載的不符
明、清的造譜者都在史書裡找祖先。網路上二十四史俱全,斷代史五代以後稱〝史〞,唐以前稱〝書〞,可打入「〝宋史〞〝黃某某〞」等查詢那些名人的出生年與出生地,就會發現到處是兜不攏的矛盾。而最明確的是上圖書館查縣誌或府誌,那裡面職官、名宦、人物、進士舉人名錄等記得清清楚楚,不會遺漏任何人,只要縣、府誌裡找不到的就是祖譜造假(子孫封贈)。例如:★如前述,蔡氏濟陽堂的總祖蔡允恭不可能到過福建,也沒當過宰相。★陳氏太傅派的始祖陳邕(646-740、675-769、…各種說法),據說是唐玄宗的老師,736年被李林甫排斥而貶福建,最後居漳州。陳邕到清代才出現在漳州府誌的古蹟志:「南山寺…唐太傅陳邕建…有太傅祠祀陳邕」。但太傅祠有可能是陳氏族人所立,不能當他建寺的証據,李竹深考証認為寺始建於宋代。真實的陳邕應是唐末宰相、太子太保陳夷行(?-843)的父親。《舊唐書》說陳夷行「潁川人 祖忠 父邑(非邕)……弟玄錫 夷實皆進士擢第」;《新唐書》說「其先江左(江東)諸陳也 世客潁川」,書中宰相世系又記「潁川陳忠 不知所承 忠 邕 夷行字周道 相文宗」,都沒說陳邕當過官。若陳夷行是世居穎川,他父親陳邕應沒定居漳州。唐玄宗712年登基時,他老師應不會低於40歲,故生年應不晚於672年。陳夷行812年登進士時玄宗老師應已超過140歲(祖譜陳邕137~166歲),不可能是陳邕,因陳夷行至少還有2位進士弟弟,並非陳邕老來得子,而陳夷行應也不是大器晚成(為官31年,登進士再老也不會超過50歲)。也不太可能被李林甫(753年1月卒)排斥,因陳夷行登進士時陳邕會超過100歲。★客家傅氏覿公派始祖傅覿,祖譜說是元朝進士,由潮州或汀州遷嘉應州,但在這三州府的州府誌中卻無傅姓進士,僅潮州府有明舉人1名、汀州府清舉人1名,嘉應州連貢生都無。傅姓在客家原鄉應是很小的姓,但在台灣客家排第29,多屬覿公派。★台灣閩語人中傅姓排第59,多屬銀青派。傅氏開閩總祖傅實866-926據說是唐末河南固始人,官階至從三品的銀青光祿大夫,官職至威武軍(福建)節度使、尚書左僕射(虛職但710年以前是左相),定居南安豐州,但南安縣誌、泉州府誌、福建通誌(職官、名宦、人物)及唐書都沒有他的名或傳。唐及五代福建官員中只有開元六年718就任福州刺史的傅黃中姓傅;尚書僕射名單中沒有姓傅的。傅實的記載應是不實。

◎各地傳說的祖先的共同發源地(移民集散地)
福建與廣東的族群的祖譜還有個習慣,就是都有一個常見的共同發源地。福建人的是河南光州固始縣,客家人的是福建寧化石壁村,廣東人的是廣東南雄珠磯巷,後兩者均作為中原南下時的中繼站。而只記得自己不是漢人但已幾乎漢化的畬族也編族譜,宣稱源自廣東潮州鳳凰山。他們心裡上可能也需要有個像黃帝那樣的共同始祖,但顯然不可能,故退而求其次把同姓的人都歸到一個祖先(這在客家尤其明顯),然後讓祖先們從同一起源地出發。而畬族則確有一個全族的共同始祖-由狗變成的槃瓠(狗是苗瑤畬的圖騰,古時瑤作猺,未必是侮辱)。當你拿著自家的一本族譜閱讀時,你當然不會查覺到這些是既定公式,你只會緬懷祖先遷徙的艱辛,其實你的祖先根本就是在地人。或你可能以為自己家族很特殊,有名人祖先,其實福建人大多自稱是名人後代。祖譜的魅力就在能使平庸男人感到奇妙的驕傲,也覺得自己無比重要。
【後註:在中國明、清代的造譜運動中產生了許多〝移民集散地〞,除上述的四個外,還有福建莆田甘蔗園(遷海南島)、江蘇蘇州閶門外、南京楊柳巷、江西鄱陽瓦屑壩、江西南昌筷子巷、湖北麻城孝感鄉、山東棗林莊、河北欒平小興州、山西洪洞大槐樹、…。】

◎祖先姓啥?社內統一姓氏(社間結派認祖)、招贅、領養、改姓、賜姓
這裡還有一件令人氣餒的事。曾被誤為陳水扁的祖居地的福建詔安白葉村全村都姓陳,但該村原來有18姓,是他們的第一代祖下了個命令:「為大家的好,全村的人一律改姓陳,否則搬出村外」,結果他成了全村人的第一代祖。漳浦縣洞野村原有詹、黃、藍三姓,乾隆老師禮部侍郎蔡世遠被賜葬在該地後族人前來守墓,今僅存蔡氏。平和縣江寨村原有賴、方、範等姓氏,後來江氏獨存。中國到處是同姓村落(甚至有詔安沈半縣、雲霄方半縣、饒平半縣詹、…等說法),隨便就一、二千人以上,這樣的事應很普遍(驗Y染色體就知道),有時還會有村社內或村社間的姓氏械鬥,清初還特別在閩粵兩省推行「族正制」,官設族長與房長,責令約束族丁,我們很難想像不識字的祖先們為了生存會作什麼樣的事,改姓應比遷居它地容易得多。再加上招贅、領養、避禍或趨吉改姓、賜姓(賜祖譜),祖先原來姓啥,或根本沒漢姓,誰也沒把握。據說胡適家族原來姓李,稱〝李改胡〞;宋美齡的父親宋耀如原名韓教准,海南島文昌人,因過繼嬸母的弟弟而改姓宋;李鴻章的祖先原姓許,因過繼而改姓。筆者也可想像一種情況,有個漢人住進了一個畬族村落,因文化較高受到村民的愛戴,尚無漢姓的畬族村民於是全都取了他的姓,那個地方就成了張坑、陳坑,他一個人的祖先就成了大家的祖先。福建大多數的村社都說是明代開基,難道今日福建的各村社在明代都只住了一對夫婦?看看各姓宗譜就會發現,明代以後的祖先居住都很穩定,但之前的幾代則是一直有人分居外地,甚至有八個兒子分居天南地北的八個地方,且都各自繁衍成大族的例子。這並不是宋、元、明間的兵亂引起,改朝換代時只有作官與當兵的才會遷移,「帝力於我何有哉」的農民是不動的。真正原因是明末清初中國曾有過〝全民造譜〞的大運動,百姓被允許立祠堂並被鼓勵編族譜後,一方面在村社內統一姓氏,一方面在同姓村社間結派認祖,先是圍繞一功名鼎盛的家族(例如詔安東城沈氏三世十一登科、饒平八角村詹氏九進士、…),最後認一漢唐名人為共同祖先,歸於一宗。
【附錄:袁義達等人曾在山西太原郊區作了一個研究:「某村的居民都姓張,附近一個廟媮晲悕^著張氏宗族的靈位。村民自稱是幾千年前某個名門之後。但從史書記錄上看,正宗張姓應分佈在河北地區,為了驗證太原張姓的來源,研究人員從村民中抽取了30份血樣,對Y染色體上的某一基因位點作了測試,結果發現,該位元點上的基因密碼分佈不一致。按照〝姓氏基因〞理論可判定,這些同姓人群應該不是一個祖先的後代,有些人是歷史上中途改姓加入進來的。」 ─ 轉載自《科技導報》】

兩千多年來,中國人口增長不超過六十倍(粗略以二千萬到十二億來估計),如果姓氏不是這樣發展,李、王、張三姓能佔全中國十二億人口的22.4%(由三個男人到1.3億個男人), 前五大能佔32.3%,前十大能佔44.1%,前一百大能佔87.2%嗎?一百個男人的後代佔87.2%,其他一千萬男人的後代只佔12.8%?中國姓氏約只有兩、三千個,當初(周代)的一千萬男人如何分配這些姓氏?

所以結論是:一、中國姓氏的發展與領土的發展一樣,也是一種擴張兼併的過程,姓氏與血緣無關。二、祖譜上關於祖先來源的說法是按照既定公式留下的垃圾,抄來的居多。祖先的世系只有明代以後的才可信,之前的都是史傳名人的大接龍,幾乎沒有一個為真。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