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研究已確認,福建、廣東、客家人都是百越民族的後代。他們先被漢人武力征服,然後漢化,再認敵人為祖,自認漢人。也就是百越人亡國又亡族,被異族殖民統治兩千年而不自知,即使體質、面貌的差異清楚可見(華北人仍有82%漢代漢人血統,且胡漢本同源)。日本人對台灣人的皇民化因時間不夠長而失敗了,但漢人對中國南方人的〝漢民化〞(漢奴化)則是史上滅族最成功的典範。

福建、廣東、客家人都是漢化的百越族,漢武帝滅閩越時福建已有超過百萬人

(摘錄<台灣人的族源>,收錄在2016/12出版的《台灣人的族源、夢經絡靈異、及其它》

◎長江南北的中國人同文不同種
現在(2002年)仍經常有人說台灣與中國同文同種,但最近十多年來,國際遺傳學界已確認中國南、北方人(大致以長江為界)分屬南、北蒙古人種,故〝華人〞是同文不同種(可參考1994年Cavalli-Sforza等著的The History and Geography of Human Genes與中國《人民网.漢族南北血緣其實不同》http://www.people.com.cn/GB/wenhua/1088/2756676.html )。日、韓、滿、蒙、回、藏才是漢人(以下專指華北人種)的近親,南方人是語言與文化被消滅的南蠻(湘鄂川)與百越(浙贛閩粵桂)民族的後代,與台灣人同種的只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越(粵)人,他們是越南人、泰國人的近親。雖然早已有〝漢族百越(粵)系〞的講法,但這跟滅了別人的語言文化後稱〝漢族高麗系、日本系〞、〝大和族漢系〞或〝英吉利English族漢系〞(西元3000年時)一樣霸道。

◎估計二族群混血比率的方法
中國閩南、客家人經常以中原南下的漢人自居,但也有民族學者認為他們是南方的土著。感謝現代的科學,這問題終於得以解答,再多的文史論述也抵不過一組科學証據。科學家使用的原理很簡單,以血型為例,假設甲與乙二族群中屬A型的人的比率分別為 P1 & P2,若丙族群有x 比率的基因是來自甲族群,(1-x) 比率來自乙族群,則丙族群中應有 Pm =x*P1 + (1-x)*P2比率的人是A型,由此可推導出來自甲族群的比率 x =(Pm-P2) /(P1-P2)。

◎中國免疫球蛋白類型的分布顯示南北方人血緣不同
但若二族群中屬於A、B、O型的人的比率都很接近,血型就不是好的指標。好的指標其頻率差異要大,且不受環境適應的影響(最好又容易分析,可得到大量樣本)。1991年中國學者趙桐茂等人(遺傳學報18(2):97-108)發表了全中國24個民族、74個群體的免疫球蛋白的異型頻率分布,發現有兩個單體型Gm1,3;5與Gm1;2的出現頻率南方人與北方人差異很大,由北向南一個遞增一個遞減。屬於這兩個型的人口比率如下表:
へへへへ摘錄1991年中國《遺傳學報》18(2):97-108趙桐茂的免疫球蛋白數據(這裡只列二個分型):
へへ省市.縣市(人數)Gm1,3;5.Gm1;2..縣市(人數)Gm1,3;5.Gm1;2
へへ河南.洛陽(149).28.26%.39.35%..商丘(112).24.04%.35.48%
へへ浙北.肖山(100).34.32%.37.34%..寧波(104).39.19%.33.16%
へへ浙南.金華(115).50.84%.19.89%..溫州(150).52.01%.25.56%
へへ湖北.黃石(126).53.91%.22.91%..武漢(116).49.99%.18.19%
へへ江西.南昌(104).54.59%.23.86%..宜春(150).59.85%.15.81%
へへ湖南.長沙(140).60.78%.21.63%..韶陽(132).63.76%.18.10%
へへ四川.重慶(136).62.94%.11.54%..成都(194).62.09%.16.84%
へへ福建.福州(088).59.47%.18.36%..廈門(115).64.55%.21.12%
へへ粵東.汕頭(110).58.46%.16.79%..梅縣(092).71.71%.11.76%
へへ兩廣.廣州(144).74.09%. 9.58%..柳州(227).66.76%.14.50%
へへ浙江景寧畬族(120).75.44%.11.06%
へへ廣西南寧壯族(113).77.19%. 3.62%
へへ廣西侗族(199)...81.05%. 4.56%
へへ貴州台江苗族(114).87.51%. 9.07%
へへ貴州三都水族(119).92.11%. 3.93%
へへ河北青龍滿族(104).18.00%.49.92%
へへ西藏拉薩藏族(103). 6.05%.56.24%
へへ內蒙呼和浩特蒙古族(106).28.55%.40.90%
若作較為保守的估計,以商丘、閩客與畬的Gm1,3;5頻率 P1,Pm & P2用上述公式計算混合比率 x,則廈門、汕頭、梅縣人分別有21﹪、33﹪、7﹪的北方人血統。若以洛陽、閩客與畬的Gm1;2計算,則分別有35﹪、20﹪、2﹪的北方人血統(廣州人的北方血統比梅縣人更低)。民族的混合是複雜、多元的,取樣上也會有誤差,結果難以完全一致,但已充分顯示閩南人(廈門、汕頭)、客家人(梅縣)的民族主體都是南方的民族(佔七成五到九成以上的基因)。

◎「中國南方人父系主要是漢族」的結論不可靠,因M122、M134的出現都超過1.2萬年
另中國學者金力等人在2000年(Human Genetics 107:582-590)與2004年(Nature 431:302-305)發表中國各省男性Y染色體(XY不同源,不能交換它們的片段,故只有Y可世代相傳而不變)與母系粒線體mtDNA(在細胞質中,由卵子提供,故只能母系遺傳)單倍型的頻率分布,結果顯示各省〝漢族〞Y單倍型的分布相近。南方各地父系與母系來自漢族的比率如下表:
へへ省市.縣市(人數)北方父系..(人數)北方母系
へへ江蘇.南京(100)0.821.....(67)0.786
へへ上海.上海(055)0.902.....(56)0.833
へへ浙江.杭州(106)0.763.....(61)0.540
へへ江西.南昌(021)0.829.....(23)0.424
へへ湖南.長沙(015)0.657.....(16)0.490
へへ四川Weicheng(063)0.713.....(70)0.498
へへ福建.長汀(148)0.966.....(54)0.248 (客家)
へへ廣東.廣州(064)0.669.....(68)0.068
へへ廣西.田林(026)0.608.....(26)0.249
福建、廣東人父系遠祖約有2/3是漢族,而母系則只有25% & 7%。但金力的父系分析主要是根據Y染色體的單倍型M122 & M134(或稱O3 & O3e),後來其他人作更多更廣泛的採樣後發現, M122其實大量分布在黃種人中,並非金力樣本顯示的漢藏特有單倍型,苗傜、壯侗每族十幾二十幾人的樣本(M122很少)可能不具代表性,因此父系2/3是漢族的結論已不可信。但母系低於1/4的結論則與免疫球蛋白的符合。 1.2萬年前冰河期結束,黃種人開始大量從南方擴散到北方,壯侗、苗瑤、漢藏都是有聲調的單音節語言,可能有共同祖先,故中國各省各型Y單倍型的分布很可能在新石器時代就已接近現代的分布,而不是因漢族南下。還有許多中國人把某些南多北少的例如O1說成是越基因,另一些北多南少的例如O3e說成是漢基因,然後大談漢、越在近2千年內如何混合,但這些型的出現都超過1.2萬年。【3000年內出現且數量夠大的可能是周文王的Y染色體,或北方人中約佔5%的白種人Y染色體,它們才可以作為北方人向南方擴散的〝追蹤劑〞。】袁義達等人<宋朝中國人的姓氏分布與群體結構分化>則發現中國南北方人姓氏的頻率分布不同,閩粵群與贛湘鄂川群先合併,再與皖江浙群形成南方大群,與北方群分開;又武夷山-南嶺形成明顯的分界線,南北兩地〝漢族〞姓氏血緣相差甚遠。

◎漢武帝滅閩越時福建已有超過百萬人,廣東二百萬以上
其實〝五胡亂華〞時,北方漢人只遷到蘇南浙北而已,離福建仍甚遠,而有所謂「八姓入閩」,可見人數不多(陳元光之父陳政帶3600人就有58姓)。上海師大潘悟云<…漢語南方方言的形成>指出《漢書》上的記載:南越王趙佗上書給漢文帝自誇「老夫…帶甲百萬有餘」;吳王劉濞造反時,說南越「皆不辭分其兵以隨寡人,又可得三十萬」;淮南王劉安向漢武帝說閩越「臣聞越甲卒不下數十萬」;西元前111年有廣西、北越的「甌駱四十餘萬口降(於漢)」。趙佗是秦始皇在西元前219年派50萬南平百越時的副將,「處粵四十九年」後的甲卒應都是本地招募。若南越「分其兵」就已三十萬,那全部兵力當然多得多;南越被閩越攻打時還需求援於漢,而漢武帝也確實派出四路大軍共數十萬人圍攻閩越,可見閩越擁兵數十萬應不假,而男女老少人口應是兵力的4倍以上,應有百萬。而廣東則應有二百萬以上。閩越早已是種稻的民族,鐵器的使用也已相當廣泛,普及到生產與生活的各方面,且能立國,當然有一套制度,福建絕不是地曠人稀。雖《史記》說漢武帝滅閩越後「將其民徙處江淮間,東越地遂虛」,但把幾十萬種稻人民送到600~1000公里的北方去種麥是不可能的,頂多只能流放統治階層。唐初(約670年)陳元光父子、唐末(約890年)王審知兄弟帶到福建的部隊只有3600人與5000人,而據《通典》,唐玄宗天寶元年742年福建已有官方統計(通常為徵稅)人口54萬,實際應多得多,故福建人的祖先其實只有極少數是來自北方。1279年蒙元滅宋時,可能也有數萬南宋官兵入閩定居,但他們多是南方人,且1079年福建已有人口428萬、1210年有625萬(見袁義達論文的表1)。

即使父系遠祖是漢族,Y染色體上的基因數只有78個,只占全部基因數(據2003年的估計在二萬到二萬五千之間)的千分之四,主要功能只是啟動男性的發育,類似一把鑰匙,與男性有關的功能仍在其他染色體上。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的後代有黑人、有白人,你說他們同種,都是Anglo-Saxon或英吉利族嗎?

◎福建、廣東、客家人的國–閩越、南越、南海(畬族)
中國學者李伯謙把代表越族的幾何印紋陶文化(涵蓋蘇南、皖東南、浙、贛、閩、粵、桂)分為七個區,其中有包括福建、浙南、台灣的閩台區,包括廣東、廣西東部的嶺南區,包括漳州、潮汕地區的粵東閩南區(目前屬閩南語區)。漢初這三個區有三個越人的國:閩越、南越與南海(以上見蔣炳釗等合著的《百越民族文化》)。唐朝以前漳州、潮州、汀州、梅州均為畬族人的聚居區,唐初與唐末漳州兩度被均是來自河南淮河地區的陳元光、王緒的軍隊征服,這些河南人在福建生根,不斷與當地人通婚,加上畬族人隱藏自已的族屬,而終致平地畬族的滅亡,取漢姓後所有人皆認北方漢人為祖(且好稱名人之後)。即使是深山裡的畬族(漳州靠海山區也仍有幾個畬族鄉)也已幾乎漢化,只差沒忘記自已的族屬而已,畬族講一種近似客家話的語言。客家人有〝不忘祖宗言〞的祖訓,但真正的祖宗言早已消失。中國六十三萬(1990年)畬族人中只剩廣東惠東一帶有九百多人使用一種被歸入苗瑤語系的畬語,但也有學者(游文良,見施聯朱等編的《畬族歷史與文化》)指出,惠東一帶的畬應是瑤或受瑤強烈影響,惠東畬語其實可能是瑤語而非畬語

歷史上的百越是指壯侗(傣Daic)語系諸民族,南蠻指苗瑤語系諸民族,這兩語系雖也是有聲調的單音節語言,但中國以外的語言學家認為它們與漢藏語系無關(屬不同的超語系,可上網查詢)。中國學者鄭張尚芳1991年發現(見董楚平的《吳越文化志》,人民出版社)西漢劉向所記錄的<越人歌>(…今夕何夕兮 得與王子同舟…)及《越絕書》中記錄的<越王句踐維甲令>的古越語發音與古泰國話相通。

◎中國客家人的主體–畬族
畬族(意指刀耕火種的游耕族,自稱〝山哈〞,〝哈〞是畬語〝客〞的意思,見《苗瑤畬…文化志》,人民出版社)自稱源於廣東潮州鳳凰山,從分布地域與考古文化上看應是百越的一支(南海越),但從Y染色體分布(金力只檢查了11人,見Am. J. Hum. Genet. 65:1718-1724)與狗祖先槃瓠崇拜上看又像是南蠻,故可能是蠻與越的混合,即閩越(閩南語的閩、蠻同音,說文解字「閩,蠻之別種」,苗、瑤人自稱Hmong 與Mien)。客家人被來自江西的人漢化(江西人的主體也是越人),故客贛方言最相近。閩南人可能是閩越人南下,當然也含在地的畬族(今日浙閩的畬族也必然包含閩越)。福建的族群很複雜,他們被來自浙江(與河南)的人漢化,但卻產生五個不同的方言。過去統稱的閩方言,現在已被語言學界分成閩南、莆仙、閩中、閩東、閩北五個方言,與粵、客、贛、湘、吳、徽、晉等方言同級。漢語方言的形成都跟原土著語言有關,代表有大量土著存在。

◎台灣人的百越與南島成分遠大於漢
而台灣的閩語、客語人,根據馬階醫院林媽利的HLA(白血球抗原)研究,則帶有約13%的高山族基因(2001年公布),或52%的南島族基因(2007年公布,見附註1)。從文化相似性上看(上述的越文化〝閩台區〞),台灣平埔族的祖先應有很多是來自福建。杜正勝<番社采風圖解題–…>:「1896年伊能嘉矩調查北投社、毛少翁社,謂其男子體貌似中國人,女子年老者差別大,年少亦無大異,…。臺北帝國大學醫學部忽那將愛、宮內悅藏和金關丈夫等學者有系統地調查平埔族的體質,包括羅東、大社、烏牛欄、新港、頭社、左鎮和萬巒等地,總結報告認為平埔族在體質人類學上,與其他高山族相近性小,而較接近漢人。」而即使是高山族也含有越的成分,因根據金力等人的研究,高山族的Y染色體頻率分布與海南黎族、上海良渚文化時期的古越人的類似【中國學者連台灣高山族的Y染色體都已研究過,必然也研究過台灣閩語人與客語人的,但結果卻一直祕而不宣,似乎成了國家機密,耐人尋味】。不管實情如何,台灣人基因中原住民(高山族+平埔族)的比率只會更高不會更低,台灣人百越與南島(高山族+南洋族)的成分遠大於漢是可確定的,故台灣人雖講漢語但不應自稱漢人(用英文溝通的人也不應就自稱英吉利人)。

◎台灣人應該是閩客化的平埔族,而平埔族有過半祖先來自漢化前的福建
從史料看,1683年滿清據台時的台灣閩南、客家人應少於5萬(滿清政府把壯丁撤回原鄉以免他們在台灣作亂),但1811年時台灣人口卻已達179萬或194萬,只歷時128年約四代人,而這期間清政府禁止人民來台,甚至禁止官員攜眷。這令人懷疑台灣人的祖先其實大多數是平埔族。林媽利教授2006年6月公布的台灣人組成:母系74%源自福建,26%源自高山族。2007年8月公布的是:母系48%福建,47%南島族(高山族+南洋族),5%日本。但近400年來的福建移民都是「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母系幾乎沒變,為何唐山母系會高達74%或48%?自然的解釋是平埔族有過半母系來自漢化前的福建!看來這結論已很難避免。四百年前的平埔族就已經長得像福建人,是百越族與南島族的混血族,台灣人的福建祖先並不是在近四百年內來台,而是在2000–6000年前。根據考古資料,6300年前「中國南部農人」開始進入台灣;而平埔族沒有漢文化的跡象,應是在福建人漢化以前就來了。

根據1990年的人口普查(可上網查詢,或 http://myweb.ncku.edu.tw/~ydtsai/immi/sini-immi.pdf ),〝外省籍〞約占台灣人口的13%,其中籍貫在古南蠻與百越地區的占75%,若不計入鄂、皖、江、浙,則有47%,還有不少人有台灣母親。所以台灣九成三以上的人都不是漢人,而屬南蒙古人種。

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周公孔子,李白杜甫,…三千年文化,四大發明,都是別人的歷史,炎、黃、蚩尤都不是我們的始祖。所謂五胡亂華,那是北方民族內部的事(附註2),且據學者估算,現代華北人仍有82%漢代漢人血統,並非南方人所稱的胡族。游牧民族一波波地南下與東進其實是始於黃帝族與周族(附註3)。所謂中原人南下(其實南京在洛陽的東偏南26度方向,只差2.6緯度,相當於台北與高雄的緯度差),只是到蘇南與浙北而已,且只是文武官兵(但今日江南人已接近北方人),到閩粵的很少。

【附註1】林媽利醫師在2006年徵求100名志願者,並加入東南亞島嶼與大陸族群,分析台灣閩客語人的基因組成,2007年8月在自由時報略述她的的新結果如下:(南島族=高山族+東南亞島嶼族群)
へへへへへへへ高山族..南島族..亞洲大陸..日本
へへ體基因...13%...52%....48%.....
へへ父系....????...????....59%.....
へへ母系....26%...47%....48%....5%
へへへへへ2006年以前..2007年...2007年..2007年
故平埔族不是百越族,而是南島與百越約各半的混血族,台灣人的南島成分提升至一半。但會不會因志願者本來就懷疑自己有原住民血統才去驗,而使樣本有偏差?或會不會有人動員原住民假冒非原住民,企圖造成台灣人都是原住民的結果?

【附註2】奇異的是與藏族最接近的反而是日(琉球)、韓(濟州島)人,他們與Einu、Eskimo、印第安人的Gm1,3;5的比例都在10%甚至5%以下,似最接近早期的北支蒙古人,而蒙古族、回族的則約有25%,與漢族的接近,所以古時候可能也有〝華亂五胡〞的現象。

【附註3】周族甚至可能含有印歐血統,因當時被稱為犬戎、月氏的吐火羅人的勢力已達周的西部與北部,即甘肅東部與內蒙鄂爾多斯高原一帶,商朝祭祠坑中就發現有白種人的頭骨;又據金力的資料,北方人中有5%的男性帶有一種推測是來自高加索種的Y染色體

【後註】有一篇研究蒙古人種粒線體DNA(mtDNA,在細胞質中,由卵子提供,故只能母系遺傳)的文章(Genetics 130:139)提到一段蒙古人種特有的9個鹼基對的缺失(9-bp deletion),一般蒙古人種中(日、韓、越南、馬來)此缺失出現的比率均約為15%(日本116人有16.4%),而台灣平地人(20人受檢)則有40%。從另一篇文章(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57:403),台灣布農、排灣、阿美族(各19,21,22人)均約為47%,菲律賓(混雜組79人)44.3%,南中國人(103人)22.3%,其他爪哇、東印尼都在25%以下。若 P1,Pm 與 P2 分別以45%、40%與22%計算,台灣平地人應有Pm =78%母系來自高山原住民,正印証了「有唐山公,沒唐山媽」的講法。但也可能是取樣有誤差(只20人)。林媽利教授2006年6月公布的結果是:台灣人的母系74%源自福建,26%源自高山族。但2007年8月公布的是:母系48%福建,47%南島族,5%日本。取樣的問題似乎不小!


7